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2008年1月1日我在阿尔卑斯山上度过了来法国后的第一个新年,2019年的今天是第十二个了。为了庆贺这样一个小轮回,我翻译了法语自传《一个中国人的法国民主历险记》中的一节,和大家分享我在法国最初的日子:第一次在法国过圣诞和新年的有趣故事。法语标题为《Bienvenu chez les Fǎguórén 》,取自法国最卖座的喜剧影片《Bienvenu chez les ch'tis》(欢迎来北方)。 2007年12月23日早上,在11个小时的飞行之后,我直接坐上了去里昂的高铁。火车横穿了半个六角形的国土,如同在世界上最大的花园里漫游,而不是在到处是工厂的西方发达国家。我喜欢大自然,看着风景和奶牛,我相信决定经济发展水平的是环境和生活的质量。法国的外省比我想象得要美丽得多。...

今天在 44岁生日之际,我完成了法语版自传的最后一轮检查,接下来将由法国朋友进行法语的审核。该自传主要介绍了我在法国民主社会的10年“冒险”,其中穿插了中法文化和习俗的各种对比和我在中国的经历。其中有我和法国社会各阶层的互动:朋友、同学老师、知识分子、普通人、各政治人物从各党派普通党员、积极分子到领导人如极右的勒庞、极左的梅朗雄以及前总统奥朗德等等。当然,也有我对法国和西方的理解及看法(面对法国和西方受众),其中有一节是“假如我是法国总统”来“测试”法国社会的反应,还“宣传”了中华文明的伟大,“揭示”了中国重回世界巅峰的秘密,预言了法国和西方、中国乃至世界的未来。...

自从发了一条关于我的强直性脊柱炎在法国几近痊愈的围脖后,陆续收到些咨询,特撰写该短文作答。这是我的个人经历分享,我是患者,不是医生,本文不是任何医学意见,所以不承担由阅读此文产生的任何医学上或其他方面的后果。 强直性脊柱炎可能是由于血液遗传的,无法根治,但可以长期减缓到足够高龄也不至于恶化,但有医生嘱咐我小心不要摔 跤,我到目前为止对学骑马还是很犹豫就是这个原因。减缓的主要办法是吃药和坚持体育锻炼。我围脖里说的 几近痊愈的意思是:一年总计吃20粒药就没事了,在天气潮湿的时候发病的时候吃,不发病不吃。一般我吃药的情况是阴雨天和雨雪天(巴黎),或在中国舟山海钓时。...

2014年10月11日是我四十岁生日,如何过已经考虑很久了,最终用“千金难买”的方式,人生第一个全程马拉松来纪念,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下面和各位跑友分享一些心得。 我是独自一个人沿着公园的跑道绕圈跑,一圈为5,5公里,所以跑了8圈,总路程就比全马多了一点,44公里,总时间为4小时58分,达到我预期的5小时之内,但没有在我理想中的4小时30分内完成。11公里62分,22公里2小时12分,33公里3小时28分。全程无抽筋损伤,最后5,5公里因感觉有抽筋预兆半走半跑,最后20米左右跑步完成“冲刺”。当日雨过天晴,公园是小石子道路略有潮湿,大部分路段都是在丛林中,只有小部分路段会有顶风或侧风。当日气温在20度。路段有起伏,大约5-10米左右。...

初学法语时的小作文,翻译成中文供大家一笑。 1906年的中国,在各个方面都有很多变化,有政治的进步,文化的发展以及科技的广泛运用,让我们换一种角度去看吧。 政治方面: 中国最后一个专制王朝清政府发布《宣示预备立宪谕》,宣布仿行宪法。 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在1906年的《革命方略》规定:一、国民皆平等以有参政权。二、大总统由国民公举。三、议会以国民公举之议员构成之。四、制定中华民国宪法,人人共守。以上四条,确定了一切国民的平等参政权,普选制度,议会制度以及法律至上的原则,条条都指向专制主义,是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的完全意义上的现代民主国家模式。这意味着几千年的皇帝统治开始走向崩溃!...

1 个月内两赴巴黎,匆匆而过,两周后,又要去会她。巴黎应该并不是个多雨的城市, 至少在我曾经停留的 4 个月里,我没用过雨伞。可是这次短短 2 天 , 她一直在落雨 , 幽幽忧忧的 , 也无须雨伞 . 在 1 年半内 , 每次我有事不得不回来的时候 , 总是匆匆而过 , 也从未有所留恋 , 我只是在地下世界里穿梭的一个硕大的异国老鼠 , 克城清新的空气已经让我非常不适应巴黎的混浊 , 时间一长 , 我几乎要晕倒在巴黎的地下铁 . 也从未再次光顾那些我曾经依恋过的地方 , 时间从来不是一个理由 ,...

1 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