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如果说自由可以促进德行,那么一个社会的德行高低就和自由度成正比。回顾几千年来的历史,就可以说明,中国古典宪政时期比现在更自由。 今天的人拥有更多的资讯和智慧,甚至是历史教训,是可以达到 “ 古代主角 ” 的水准的,即使只有少数史学家;同时因为我们自己也可以反思自己过去历史中的思想 形成和行为依据,所以自然也可以想像他人的,在一个历史断面上, “ 过去的我 ” 和 “ 过去的他 ” 有区别吗? 如果视人类为一个整体的 “ 我 ” ? 对 collingwood 史学观的批判其实很容易理解:历史学家远远多过恺撒,而没有接近恺撒智慧的历史学家很难去理解他的思想。退一步说,可以这样比喻那些批判:他们不了解人心,却批判洞悉人心不...

中国的民主运动不仅将重新定义革命,还将重新定义自由。 韩战美军阵亡 36 , 570 , 越战 58 , 209 ,总数近 10 万,都是因民国失去大陆而生。如美军在 46 年直接干预内战,不足 5 万阵亡的代价就可以捍卫一个自由中国。也就不会有后来的 5000 万大陆遇难者,也不会有金氏朝鲜,红色高棉,共产东欧等。这说明有勇气有远见而使用暴力手段绝对可以避免更大的人道灾难。 把法国大革命同俄国革命,大陆革命相比较,实在非常荒谬。法国大革命是争自由民主人权,是俄国暴动能比的吗?像朝鲜这样的政府,任何人在任何时候用任何手段推翻它都是合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