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2012:复国元年! 民主后的中国,海外华裔精英必然蜂拥而来,国内无耻之徒定然仓皇出逃:中国将汇集天下英豪,欧美却成垃圾收容所。试问那时天下,谁主风流? 在当前这个时代,所有自以为牛逼,却畏惧谈论民主自由,或回避人民心声的粪子和静蝇们都是可耻的装逼。 革命根本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趋势. 那些叫嚣要革命,或者伪善地否定革命的, 既不明白何为革命,也没读过历史. 孙中山的教训是身体不够好,活得太短;蒋介石的教训是太爱面子,个人名节高于国家利益;中国人民的教训是幼稚可笑,居然不相信胡适的话;大清王朝的教训是投诚不够及时,慢一步,满盘皆输。...

本报特约撰稿 陶赟 发自巴黎 《 青年参考 》( 2012年02月22日 09 版) 相对右派而言,左派并不擅长经济,中国对他们来说还过于遥远,而的确有很多法国企业迁移到中国生产,并导致法国本土工人失业。再加上左派更看重人权等问题,所以 “反华”能讨法国左派选民喜欢。 在总统大选民调中长期遥遥领先的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被许多人认为将是下一届法国总统。目前还很难说,他对中国采取的保守、强硬态度,会如何影响将来的法国对华政策。 缺乏外交经验是奥朗德公认的弱项。奥朗德生于1954年,曾长期负责党务工作,现职为法国一个中部山区省的议会主席和国民议会议员,从未担任过政府部长,所以也没有真正亮相过国际舞台,这和外交明星萨科齐完全不对等。...

本报特约撰稿 陶赟 发自巴黎 《 青年参考 》( 2012 年 02 月 22 日 09 版) 萨科齐阵营宣称“坚持改革到底”,试图从舆论上给民众一个印象: 2012年的法国大选已经不单纯是一场普通的政党轮替之战,而是未来的国家方向之争,涉及法国将选择何种方式面对变化中的世界。 法国总统萨科齐终于开始了寻求连任的竞选之旅。2月15日,他在法国电视一台宣布参加竞选,2月19日,他参加了在马赛召开的第一场万人造势大会。 但人们并不看好他——萨科齐创下了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在任总统最低的民意支持率:20%。...

陶赟 (旅法学者、政治观察家) 《 青年参考 》( 2012年02月15日 02 版) 法国的多党制给了极端政党合法的存在空间,这才能避免极端思潮因找不到合理“出口”而导致可能的暴力行动。 民主制度虽然都基于古希腊和启蒙时代的理论基础设计而来,但在实践中依然呈现丰富的姿态。从国人了解度而言,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美国民主和新近举行了“大选”的台湾民主,而对法国民主却比较陌生。 这也许是因为台湾说国语,而英语的普及性较强,法语则相对是小语种。再加上美国强大的影响力和台湾因为天然血脉相连带来的冲击力,这两种模式成为绝大部分国人更熟悉的领域。...

中国人浪费了多少精力和时间去研究改良还是革命,去设计一条通向民主的路径。却不肯勇敢地迈出第一步,或许书斋里的不屑于实践。他们根本不知道:伟大的路径都是走出来的,决无可能设计出来。 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我们的视野应当超越狭隘的民族利益观,以全球人民之期望为我们之方向。中国应当成为捍卫真理和正义的决定性力量。 革命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伟大号角,是充满激情的伟大理想,只要这个世界仍然存在不自由不平等不公正,革命就决不会退出历史舞台。今天,我们害怕革命一词是因为:所有共产主义革命其实都是反革命。 华盛顿是个没学历,没文化的粗人....

协会(法语:association)是法国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一般分为文化体育比如各类体育俱乐部、话剧团等;社会工作,比如环保组织、援助流浪者组织等等;专业研究,比如智库、基金会等;政治类,比如某党派议员联盟、对外关系协会等;还有一类以族群组建,以捍卫本族群在法国社会的利益,基本是少数族裔,比如穆斯林组织、阿尔及利亚裔协会、亚裔协会等。这些协会以民间社团形式弥补了政府行政职能的不足,丰富了法国公民的业余生活和改善社会不平等现象。因此几乎所有协会都或多或少地享受政府补贴,以支持其日常活动,比如我参加的击剑俱乐部拥有一个含有7条标准比赛剑道的活动场,还有免费的专业教练,却只要每年200欧(1700rmb)的会员费,正是得益于当地市政府的赞助(相当于一半的俱乐部支出)。...

本报记者 殷楠 《 青年参考 》( 2012年02月08日 15 版) 中国留学生小沙,3年前来到法国攻读热门的计算机工程师学位。此前,他的留学经历顺风顺水,毕业后留法工作似乎也并无障碍。然而,法国内政部长盖昂发布的限制毕业留学生在法工作的通函打乱了他的规划。 眼下,法国接收外国留学生的标准变得更为严苛,外国留学生在法办理各种行政手续也更像是在“受难”。一些外国留学生甚至因为办不到工作签证而成了“新黑户”。 “除非中国留学生应聘做中餐馆大厨,否则,很难获得工作签证” 小沙,25岁,3年前从北京一所大学毕业,前往法国攻读计算机工程师学位。由于这类人才在法国比较稀缺,每年都会有几千个缺口,所以在当时来看更容易在法国找到工作。今年,他本打算暂停学业,先在法国工作一年再继续深造,这样对他毕业后找工作更有利,但现在,他的计划因为法国政府的一纸“通函”而不得不做出调整。...

陶赟(旅法学者、政治观察家) 《 青年参考 》( 2012年02月08日 03 版) 正如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败选演讲中提到的“需要反对的声音”,民主即使无法避免弊端,也给反对的声音提供了空间,保障了人民充分的知情权。 协会是法国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体育俱乐部、话剧团等文化体育类协会,环保组织、援助流浪者组织等社会工作协会,智库、基金会等专业研 究协会,党派议员联盟、对外关系协会等政治类协会,以及穆斯林组织、亚裔协会等以族群为基础组建、捍卫本族群在法国利益的协会。 几乎所有协会都或多或少地享受政府补贴。而根据法国法律,所有对协会的赞助,必须经过相应级别的议会批准。因此,出于吸收协会会员选票的目的,法国各大政党和议员都跟相应协会有密切联系,动用公共财务补贴来换取选票和支持是家常便饭。...

人生只有一样东西应当坚守,那就是自己认定的生命意义,虽然沉重,却便于携带,并时刻可以给自己超越一切的力量和排除万难的智慧。其他的,都是累赘。 实名制就是唐太宗召武媚娘进宫: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结果呢:小姑娘成了武则天,大唐变大周。 网络实名制是巩固并扩大真正民主力量的好方法。连网络围观都惧怕实名的基本上对推动民主无意义。实际上当局要查,实不实名都一样,为何看不破这假名伪安全呢?真正害怕的应是五毛党,看他们如何实名添腚好了。 欧洲绿党会场门口看一大胡子很可爱, 就聊了会(环保是我的弱项),有环保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比如消费更少之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