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2011年8月18日-8月20日我在法国中部山区城市克莱蒙费朗参加了欧洲绿党的夏令营. 闭幕式上,欧洲绿党各要人 欧洲绿党2012年法国总统候选人Eva Joly 绿色和平组织征集废除核电的民调 说明 : 一. 法国每年8月份假期结束前,各政党都会举办l’université d’ été, 直译为夏季大学, 我称之为夏令营. 实质是选择某地,集中举行2-3天的培训和研讨,为了新年度(从9月到次年暑假)的政治活动做准备. 因为参加者要交纳数十欧元报名费,加上来回交通和几天的住宿等费用都由自己承担,...

社会进步是需要精英的,比如法国启蒙时代的知识分子, 比如美国的开国政治家们,但是当下中国社会对精英的定义完全错误,精英不是看其当下所成,而是看其能否走在时代进步的前列. 精英也不看学历资历,而是看思想进步,鼓舞绝望中的人心. 因此夏杨两位大侠,胜过马云成龙之流亿万倍. 信仰不需要证明,只要努力坚持。 每次世俗世界的no,都是上帝的yes,正是这些信号带领我们走向一条有未来的道路上。 当下中国投机分子大行其道,他们一方面在体制内如鱼得水,一方面在游戏规则内抨击朝纲,取悦于无知百姓。他们利用体制内的权力和影响力,掌握着各类政治和...

“当然要监督他们怎么花我们的钱啦。”这是一个法国大学食堂的厨娘和我说的。 刚来法国没多久,一次从巴黎回外省,在火车上和邻座一法国阿姨聊天。慢慢就说起他们的民主制度,从罢工到选举,后来聊到了公众如何监督政府,我问她:你们知道政府怎么花钱的吗?她说:知道呀,每年预算都会公开登在报纸上,还有专门的公众介绍会可以参加,她经常去听,有时还会提意见。“多麻烦呀,就算你提出疑问,也不会改变当年预算的,议会都投票通过了呀。“你说的不对,要是没有人去经常敲敲他们,不知道哪天就出问题了。这是我们的权利,都是我们纳税人花钱养他们,当然要监督怎么花我们的钱啦。”她执著地我解释,还说了一堆道理和监督出成果的故事。按我在国内的人生经验,这个阿姨起码是个知识分子,后来她说在大学工作,我马上就想到她或许是什么教授,结果她告诉我,她在大学食堂做饭。晕,我绝对没有看不起厨师朋友政治觉悟的意思,但是一个法国厨娘能够像中国知识分子一样:讲出相对专业的监督和议政之道,确实让刚到法国的我吃了一惊:他们太清楚自己的公民权利和行使权利的方法了。...

毛泽东任北大图书馆助理员,月薪只有8元(北大教授月薪二三百元)。直到1936年他还告诉斯诺:“我的职位低微,大家都不理我。我的工作中有一项是登记 来图书馆读报的人的姓名,可是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我这个人是不存在的。”.当年北大知识分子如果对这个乡下青年尊重一点的话,中国历史会不会改写? “在中国生存的最好方式就是忘记” gaz de schiste,页岩气,一种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研究绿党政策还要考地质学,想想那些议员也真不容易呀。但是,法国已经成为第一个禁止开采页岩气的国家, 因为开采需要耗费大量水资源和能源等环保原因。而国内却把它作为一项新能源发展来考虑,丝毫没有提到副作用。请专业人士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