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子曰:“有教无类。 [1] ”孟子认可:“人皆可以为尧舜。 [2] ”人经过教育可不用分类别而平等,人受教育之终极而成圣得最自由。中国之平等和自由都不在物质利益或社会地位等外部标志,而以内心道德为标准。追求精神上的平等与自由,是中国教育之根本目的,这与西方向外求名利之平等与自由不同。 在西方民主社会,个人都平等地拥有法律上规定的各种自由,但是因为个人之出身及其外部成长环境不同,法律自由未必在实际生活中人人得享。比如权贵子弟生来就衣食无忧,家庭和睦,双亲疼爱,入名校,毕业后谋事也有父辈资源依仗而顺风顺水。而寒门子弟,即使努力上百倍,也未必能达到前者轻松获得的成功,法律所谓自由与平等不过废纸一张。于是西方社会主义兴起,以落实真自由为名来“劫富济贫”,而成功阶级亦以捍卫自由为名与之对抗,争斗以双赢双输收场:福利国家建立而前两者都赢,但寅吃卯粮导致两者后代皆输。而且,福利过度导致积极人生者受消极人生者剥削,整个社会风气逐年变化,社会成功者与失败者日益两极分化,民主制度本身亦岌岌可危。于是民主成为失败和动乱的代名词,专制主义随之骄横而自信,对内强化对外扩张,自现代自由奠基以来,全人类的自由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一切问题都因西方教育失败而起,只能用中华传统教育理念来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