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美国的国家凝聚力是建立在其全球霸权基础上的。一旦失去霸权,则解体无法避免。唯有进行文化、经济和政治的全面改革才能救美国。由于西方文明自身之局限性,美国只有吸取儒家之长处和借鉴进化程度更高的法国文明才能完成这三个改革。本文主要讲其政治改革。 美国政治改革之根本目的是要从各种极端主义的掌控中解放其民主,而建立美国新政体。 作为年轻民族,美国天然存在的首要危机是其文化的多样性,虽然这也是一种优势。围绕着独立、联邦制、奴隶制、孤立主义、以及直到今天的黑命贵和戴口罩等议题,美国的 “内战”在各个领域进行着。...

总统竞选的政纲书不是学术政论,要更简单直接通俗易懂,所以其写作难度要比学术书难得多。学术书可以用 5页讲清楚的内容,政纲书只能用2页。而且我的政纲理论核心是:戴高乐主义+儒家思想=理想社会。所以,这是对政治智慧和学术功底的全面而彻底的检验。我的母语为汉语,且大部分法国人对中国和儒家思想都不甚了解,虽然儒家思想和孔子在法国公众印象中非常正面,比现实中国正面百倍。所以,法语的表述是我的另一个挑战。因此,时刻做民调,听取法国公众的意见是日常工作。换句话说,我的政纲也是来源于法国人民的智慧。 政纲第一部分是论述法国外交政策。第一章《世界末日还是新的创世纪》要对全球形势进行分析,其中的第一节就是分析中美关系:《儒家王道与美国霸权主义》。其中有一段讲到基于儒家思想的中国传统外交。写完后,我想知道法国人是否能理解,所以又做了一个调查,没想到这么专业的议题,却获得了调查以来最多的赞和分享。...

要当美国总统,必须得出生时就是美国公民,后来入籍者是没有资格的。这是美国民主一大缺陷,因为它根据出生时的国籍把全体公民分成两个拥有不同权利的群体,严重侵犯公民权的平等。 这一限制条件同另两个限制条件 -年满35岁及在美国居住14年不同,后者不是先天不可更改的条件。唯独第一个原籍国条件是因出生而先天决定的,这就剥夺了后天入籍者的民权,是反民主的。 此条款虽然源自于美国建国初期的现实顾虑,但竟然 200多年没有任何改动。同样,参议院大小州代表权不平等问题,以及赢者通吃的总统选举制下产生少数派总统违反民主的多数原则等等,足以证明美国民主所谓的纠错机制是非常不完善的。...

方案之要点: 1. 百日行动方案以制止川普在任期内动武,维护世界和平。 2. 制定全新战略以彻底扭转中国外交被动局面,增加中西方了解与互信。 3. 全面复兴儒家,作为中国特色民主化的核心理论和发动机,并为世界民主进步做出表率。 背景与我们的立场 我们判断川普有极大概率在 11 月选举前伺机与中国爆发武装冲突,而且我们看不到中美之间有缓和冲突的有效举措。这是所有关心世界和平的政治家所不愿意看到的,我们必须有所行动。 法国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朋友,唯一一个可能超脱于中美对抗阵营之外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它有义务在此危机时刻,尽全力来缓和两国关系,既不应该站队某阵营更不应该袖手旁观。...

从现在起到未来 50 年内即中美完成各自的新角色定位,中美关系是最重大的国际问题,它直接关系到世界和平及人类的未来。 按目前的形势发展,两国已经陷入冷战,而热战也不可避免。这是所有爱好和平的政治家和世界公民所不愿意看到的。 我们都应该尽各自能力来帮助两国恢复友好关系,而不是站队或旁观。法国及其领导的欧盟义不容辞地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 18 世纪末,法国全力支援了美国的独立运动,法国志愿军为美国人民赢得自由而浴血奋战。 20 世纪初,法国援助了孙文革命,有助于其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 - 中华民国。法国的国家格言:自由、平等和博爱也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重要理念。...

在民主国家,可以说新闻媒体决定了政治家一半的生命。因此,媒体沟通能力就是政治家最重要的职业能力之一。 我研究民主的方法是 “ 知行合一 ” 。特别关心在实践中如何确保公正公平的选举和选出最能干的人。重点研究如何赢得选举和当选后如何做好工作。而这离不开专业的议员培训。 根据法国法律,议员每年有 20 小时的职业培训权利:参加内政部认定的有资质机构的培训,完成课程考勤,国家买单。该培训和国内党校培训完全不同,都是实战,教议员如何赢得选举和议会斗争,以及作为少数派议员如何运用法律、传播等工具来监督多数派和捍卫民主制度。...

西方集体反华,我们怕不怕?绝对不怕。我们要不要一个友好的西方?当然还是要的。 中华文明要照亮天下,而不是与天下为敌。有智慧的文明可以化敌为友,而只有最高贵的文明才能教化天下。 今日之西方有两个绝对的政治正确,第一是赞美伊斯兰,第二是批判中国。前者引发西方社会内乱,后者使之无法受益中华智慧和中国经验。因此,西方正在末路上狂奔不止。 两百年来,西方一贯反华。中国贫弱时,他们嘲笑我们。中国强盛起来后,他们就天天羡慕嫉妒恨。 但是,自去年香港问题和今年疫情以来,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抨击是火力越来越猛,覆盖面也越来越广。即使在过去相对友好的法国,也是如此。不过,这里有正负面两个现象要先加以特别说明。...

虚心挖掘和学习对手、合作伙伴、乃至所有人的智慧,为我所用,是中央帝国昌盛万年的基石。 2019 年 7 月 3 日,由 5 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领衔撰写并得到 95 位美国专家、学者和前官员联署的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会议员的公开信在《华盛顿邮报》发表。 这是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它不仅代表了美国乃至西方真正“有本事的”精英对川普对华政策的反思,更代表了他们对中国登顶之路的看法。其对影响登顶的中国自身之缺陷的分析虽略有瑕疵,但深刻到位。无论其动机如何,从结果来看,是一份“魏征式的谏言”,认真研究并选择对的意见进行改正是完成登顶伟业的基本功课。书院学生收藏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