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任何伟大的历史变革从来都是极少数有伟大人格和坚定信仰的人推动的。人数从来不是关键,重要的是这个少数群体的能力和实力。做坚定的少数,坚持理想,在当前的中国才算真正的快意人生。 为什么民生教育等都没钱,为什么社保医疗体系还不建好? 因为这个政权还没有真正到最后的生死存亡关口。手里有钱,到了最后关口给愚民们发发红包,又可以歌舞升平若干年。 面对暴力和死亡,胆怯是正常的人性,我们中国人最致命的缺点是短视和自卑,短视导致:凡是需要付出努力的,就马上需要回报,所以民主自由的智慧和他国的经验是不要学的,自卑就是永远把社会进步的责任推给他人,不认为自己也可以成为一段伟大历史的创造者之一。...

法国选举的竞选 , 投票都看过不少了 , 唯独计票还没有 . 这次法国社会党 2012 年总统候选人初选第二轮时 (10 月 16 日晚上 19 点后 ), 我特地去了一个投票站观察了一番 . 图片如下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一篇小短评登在法国 Marianne 杂志 ( 发行量 27 万 ) 的读者互动栏目 . 起因 : 卡恩 , 前国际货币基金会主席 , 回到法国以后 , 于 9 月 18 日在法国电视 1 台 ( 私营台 , 法国收视率第一 .) 对纽约事件进行解释 ( 直播访谈 ). 译文如下 : 卡恩 , 可能是克林顿的 « 我只是说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说的谎言 » 之后最好的政治公关 . 他面对媒体的天赋得到了进一步的确认 . 虽然他说他希望休息一段 ( 以后再考虑是否再次出山 ), 但是从 TF1 的访谈结束开始...

有着悠久历史的民族是多么的痛苦 , 因为他们不习惯当世的鼠辈 . 事实上,我很怀疑西方人能够站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视野高度理解我的想法。只要看看“第三条道路”里只字未提中国,就知道西方思想界始终没有放开胸怀。其实,无论是西方的汉学家,或者是东方的西学家,都应该是这场伟大变革的主角。可惜汉学家醉心于历史,西学家缺乏发展眼光。 无论投资,创新还是社会变革,初期的多数派从来没有赢在最后。 民国政府未必强过现在很多, 至少还有尊重文化之意, 民国名人未必比现在能干很多,至少还有敬畏道德之心, 民国百姓未必比现在更为开化,至少还有修身养性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