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我那么聪明,如果不刻苦尽全力,如何对得起老天? 俄国明智的战略是放弃其以往的野心而不动声色地退回欧洲。任何试图保留在世界第一集团国家的努力都将耗尽其资源,只能加速其最终的大崩溃。俄国人从建国之日起就是他们自己愚蠢而狂妄野心的牺牲品。不仅自己死掉数千万人毫无价值,还拖累整个人类。俄罗斯民族是人类史上最凶残而愚蠢的民 族 一国之命运真的寄予一人啊!倘若孙文能活到蒋中正的年纪是88岁,能执政/影响中国到1954年。别说中国了,世界局势也有天地之别。人类的命运其实也寄予大国领袖一人而已。 知轻重缓急是一条巨大的封锁线,淘汰了绝大多数的进取者。...

大家好,现在播出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 14讲:第二部分第四章:印度文明。 印度文明是在5000年多样文化不断层层叠加而形成的,仍然在成长中的青少年文明。 “印度教包括了一神教、多神教、泛神论、万物有灵论和精灵崇拜。有能力的人只崇拜梵天,但如果他没有办法,还可以崇拜时母或者毗湿奴;如果依然没有办法,还有其他可以崇拜的对象。印度人把一切都放到了宗教里。” [1] 法国诗人亨利·米肖( Henri Michaux )在《一个野蛮人在亚洲》一书中如此概括印度教的精神。印度教对多样化是宽容的,因为印度教把所有崇拜起源于印度的宗教之教徒都看作是印度教教徒,尽管其他人并不同意这种看法,比如佛教徒从不会认为自己也是印度教徒。...

大家好,现在播出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 12讲:第二部分第二章:西方文明 “ 在西方出现宗教与科学的冲突。科学每前进一步,宗教便后退一步;它的权威在科学前进的历程中不断被削弱。 ” [1] 这是冯友兰对西方文明非常精确的评估,他指出了西方文明的核心特征是“斗争”。西方文明进步的结果或由科学征服宗教的胜利而表现,或由两者的妥协而形成。所以,我说西方文明是一种围绕着斗争而进化的文明。这种斗争性本质让西方成为当前世界领导者的同时,也暴露了其无法解决的自身缺陷。 首先,人与自然之间的斗争推动了西方科技的进步,但也造成了环境问题。而纳入希腊哲学的基督教思想宣告了早期西方道德共识,但也关上了自由思考的大门。...

大家好,现在播出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 11讲:第二部分第一章:人类的危机和文明的分类。 今日人类不是在生活,而是在挣扎求存。 神权主义背叛了与人为善的宗教宗旨,用伊斯兰化和恐怖主义来威胁我们的生命,这是灵性文明与野蛮宗教的冲突。各种既得利益集团背叛了人类的道德,用贪婪和自私来腐蚀我们的品质,这是精神文明与野蛮特权的冲突。各种专制主义背叛了人类的天性,用暴力和洗脑来剥夺我们的自由,这是社会文明与野蛮政治的冲突。不平等与不正义背叛了人生的本质,用贫困和社会分裂来破坏我们的和谐,这是物质文明与野蛮资本主义的冲突。这些都是人类各文明共同面临的危机,而作为目前的领导文明...

在民主社会,个人都平等地拥有法律上规定的各种自由,但是因为个人之出身及其外部成长环境不同,法律自由未必在实际生活中人人得享。比如权贵子弟生来就衣食无忧,家庭和睦,双亲疼爱,入名校,毕业后谋事也有父辈资源依仗而顺风顺水。而寒门子弟,即使努力上百倍,也未必能达到前者轻松获得的成功,法律所谓自由与平等不过废纸一张。于是西方社会主义兴起,以落实真自由为名来“劫富济贫”,而成功阶级亦以捍卫自由为名与之对抗,争斗以双赢双输收场:福利国家建立而前两者都赢,但寅吃卯粮导致两者后代皆输。而且,福利过度导致积极人生者受消极人生者剥削,整个社会风气逐年变化,社会成功者与失败者日益两极分化,民主制度本身亦岌岌可危。于是民主成为失败和动乱的代名词,专制主义随之骄横而自信,对内强化对外扩张,自现代自由奠基以来,全人类的自由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一切问题都因西方教育失败而起,只能用中华传统教育理念来拯救。...

大家好,今天播出《中华文明通俗讲话》系列第 10讲:第二部分:今天的世界及其主要文明之开篇。 “我们纵认为世界文化诞生之第一步骤,由于近代西方文化之控制与领导,则此一步骤,殆将过去。其第二步骤,将为世界各地域、各民族、各文化系统之得从此控制下解放出来,经此一番鞭策与警惕而各自新生。将来之新世界,将以各地之文化新生,代替以往之西方文明之传播;再将以各地文化新生中之相互交流,代替以往西方文明传播中之经济摩擦。各地域、各民族之秩序与组织,将由各地域、各民族之文化新生而完成。斗争性的世界史,将渐转为组织性之世界史。然后由于各地域、各民族之各得重新完成其秩序与组织,而转进到世界之大融合。...

“除非有一新的领导世界的文化出现,现有世界的一切纠纷仍将永远延续。病象尽可有变化,病根还是存在,将永远作梗。 …… 除非中国文化,有一彻底的新生,中国近百年来种种失败,种种苦痛的历史,也将继续推演;而且将愈演愈烈,愈演愈烈。根据上述开放, 无论中国乃及世界问题,都使我们要着眼到文化问题上去。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产生。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解决。 [1] ” 这是钱穆在 1950年12月于台湾省立师范学院讲演文化学的开篇。67年世界格局的变迁,无论是伊斯兰教的全球扩张,还是狭隘民族主义的反制;无论是资本寡头的贪婪,还是劳工阶级的愤怒;无论是专制主义的嚣张,还是民主主义的变质;无论是西方文明的衰退,还是东方文明的沉睡,一切都验证了钱穆的预言。有文化始有人类社会,无民族文化无民族国家,无世界文化,无和谐世界。200年来世界文化即所谓的普世主义有西方文化充当,但从未让人类社会有片刻的安宁,可以说,西方这个200年的世界执政文明应该下台了。但是,世界却依然缺少一个有能力执政的新执政文明,因为中华文明依然在沉睡中,既没有随着时代而全面更新其理念,也没有得到中国和世界的足够重视,甚至还被中国人自己敌视。所以,今日依然由西方领导的世界仍然把人类继续推向灾难的深渊。中华文明的复兴,不仅是我们中国人要自救,而且要救全人类。中华文明复兴是人类文明复兴的发动机,也是世界执政文明轮替的基础。而中华文明执政中国和世界的原则就是以文化而治国平天下。...

未来中华文明复兴,乡村的教育机构要成为本地的权力核心。教育家要成为当地的县长、镇长、乡长和议长、教师要成为最有影响力的议员。要用一切政策鼓励本土籍贯的精英青年从国外,从一线城市回来建设家乡,并创造一切条件让他们掌握实权。 小粉红思想质朴,他们只是纯真的爱国,而暂时分不清国、政府、党和狗官的区别,但狗官们会不断教育他们什么是真正的爱国。而其他思想精明人物则不同,他们把以上分得非常清楚,只是他们既不会去爱国,也不会去爱他们的同胞,他们只关心自己的钱包而已。所以这样的人再聪明都于复兴大业毫无意义。 为何我越来越觉得中华复兴的真正希望还在于现在和曾经的小粉红与自干五呢?因为已经西化的思维模式有问题且难以二次觉醒,而其他的只会数钱从不关心民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