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儒家伦理强化了君臣不可逾越的秩序,即使是在抵抗外来入侵中拯救全民族的大英雄,也不能成为君王,反而要冒不得善终的风险。所以在危机时刻,作为臣子的英 雄既缺乏足够的动力反抗侵略,反而有安全性的顾虑而归顺。所以儒家社会非有一场彻底的失败,不足以催生大英雄。 90 年代以后,美国统治阶级对专制政府和利益集团的支持是实质性的,而且极其巨大,而对自由运动的支持都是在演戏。既欺骗全世界,也欺骗美国公民。美国公民 如果不能自我进步惩治这样的统治阶级,那就只能和他们一起背背 “ 美国黑锅 ” 了。 研究伊斯兰教对失业的解释,发现一句:穆斯林的时间是很精确的,时间要么花在工作上,要么照顾家人和自己的需要,要么祈祷赞美安拉。同时要求失业者:要求...

不要太关注于路径,我基本不研究路径,而关注结果,因为路径太偶然,是随机而自发的,但结果是确定的。真正需要研究是什么样的结果:即民主以后怎么办,国 家政体,政策等。但往往人民在不知道路径的前提下,对结果毫无信心,更不可能去研究民主后了。年轻一代知识青年最好要“主动乐观”。 中产阶级精明得很,吹捧他们对于民主进步的作用是无法忽悠他们的,他们始终跟随“紧握权力”的一方,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跳船的。好笑的是:当他们后知后觉 跳船(因为他们和体制关系紧密,不会相信平民有能力对抗他们眼中”强大的统治者“),却被所有公民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