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从历史来看,社会的进步并不在于大多数人有进步的意识,而在于少数人有强烈的进取心。 对西方人来说,东方文明显得非常神秘和复杂,因此即使是民主和自由这样普世的问题,绝大多数西方人只能局限在西方的文明背景里去思考。而对于熟知西方文明 的东方人而言,却有更全面的思维优势,因为他们天然地横跨东西方两个世界。混血儿很漂亮。 有些东西写完之后,自己都会被感染。只是在非常多的同胞眼里,我和非常少的同胞其实都是傻子,而法国人却不会这么想,他们天真地以为向往民主和自由应当是人类的天性。 一般法国有时会怀疑中国人怎么能理解民主呢,他们可从来没有享受过啊。我说:那些从未拥有过民主,长期忍受专制,一直为民主而奋斗的人,才能那么深刻理解民主的意义。...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00-11-01 不是学术模式的书评,是我的私人读书笔记和大家分享。引号部分为原文,按先后顺序排列;——后为点评,红色部分是要点。 “因为中华世界有‘皇帝型权力结构’的历史与文化。因此中华世界的政治从无任何‘民意’可言。如今,台湾挣脱了从中华世界的这种传统束缚,发展出截然不同的体制。这不仅对中华世界的政治文化传统大相径庭,对其政治秩序,也是一大挑战。” ——这是以现代民主在台湾实现来突出台湾文化已经“自成体系”:虽然台湾文化源自中华世界(他不愿意用中华文明这个词),这点是运用任何政治营销或学术辩护都毫无可能否认的,但已经不是中华文化了(因为中华文化里没有民主)。须知道没有文化的独立,就没有国家的独立,只有建立了台湾本土文化,才有可能有独立的台湾国。(这并不意味着“只要”:只要有本土文化就可以独立)。所以,李必须抹黑中华文化,即使撒谎也再所不惜。从这点来看,就可以理解为何1989年,时任立法委員的陳水扁要挑起“素书楼事件”,迫使95岁高龄的钱穆搬家,一年后逝世。因为根据钱穆对中华文明的诠释:中国是有着古典宪政和民主传统的。...

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可以用来单纯提高自己的修为,可以用来休息,娱乐,锻炼身体,或者赚钱。而有些事情真的是事倍功微,但人不是完全理性而精确计算实效的机器人,所以有意义的事情即使收效甚微,还要做一做。 坚持理想非常重要,但坚持理想不等于不求实效,尤其不等于走一条失败的路。能唤醒最多民众的路从来不是因牺牲而感动的路,而是一条可以赢的路。 大众是最现实的,不要期望理想和道德可以指导他们的行为,那个悠远的时代已经早就过去了。今天和明天,拯救这个奇葩式的国家只能靠胜利者来说话,而这一次 的胜利者必须是那些真正值得尊敬的人们,而不是那些鸡鸣狗盗之徒,且值得效仿的方式。所以理想主义者一定要走一条能赢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