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今日台湾大选,蔡英文获得了 817 万票,遥遥领先韩国瑜的 552 万票,创下历史最高记录,显著超过马英九 2008 年的 765 万票。 首投族几乎都是天然独, 40 岁以下绝大多数都是仇中反中,还有香港反送中等等,各种因素下,蔡能赢,不意外,但赢那么多,实在令人震惊。可以说,从民意而言,台湾是彻底丢掉了,而且随着天然独的增加,老一代中国人的离去,台湾必将成为汉奸日奴之岛。所谓“统一”,已经不可能了,只会是“收复”。 因此,全体爱国者都应该深刻反思,为何在祖国大陆全面大复兴,重登世界顶峰,而台湾日益没落的情况下,我们居然失去了台湾的民心?...

如今的时代,学术界被西方脑残统治,知书未必达理,女性是西方弱智思维的第一受害人。通情才能达理,人生幸福的秘诀。 传统伦理没落,西方拜金主义猖獗,人类最高贵的文明变成低俗代名词,人类最伟大的民族变成小心眼。所谓成功者的标配没有一项是关于文化。作为21世纪的中国人,读过钱穆的书才是真正的标配。 儒家传统凋零,士农工商崩溃。如今的时代,有钱人放屁都是香的,钞票成了智慧的同义词。人类因而越加愚蠢,大难临头而不自知,依然群魔乱舞,狂欢夜夜。 颜色革命之所以能成功,就是举国上下无一人有水平有胆识可以绝对自信地说:你们连何为民主与自由都不懂,还搞什么运动?先认认真真开一个民主自由的国际论坛再说。...

法国以国家之名把伟人们请进巴黎的圣贤祠而封为共和国的神。而我却推崇一个没有进入“封神榜”的《反抗者》。 他就是 阿尔贝·加缪 (Albert Camus) 。 实际上,是其子 让·加缪 (Jean Camus) ,给我带来对先贤祠与法兰西共和国精神最深刻的印象。 阿尔贝·加缪于 1960 年 1 月 4 日因车祸去世, 2010 年 1 月 4 日是其 50 周年的忌日。 2009 年 11 月,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希望在此时把加缪的遗体请进圣贤祠作为纪念,却被其子 让·加缪拒绝了。理由是:进入圣贤祠非其父所愿。...

早上,当晨曦唤醒了巴黎,她对我说: - 我做梦梦见了你,赟。 - 太好了,快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 - 嗯 … 这可是个秘密。 - 不 ~ … 这,女人的特权! ~ … - 是耶 ~ … 现在,给我写下你的姓名吧。 我于是写了 : Tao Yun - 噢,不是用法语字母,请用中文。 给我“画”下汉字里的你的姓名吧。 我就这样“画”了:陶 (táo) 赟 (yūn) - 这是什么意思呢 ? - 陶 (táo) 是家族的姓氏。关于它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其中最古老的是来自 4300 年前关于帝尧的传说。当尧还是王子的时候,一座叫做“陶”的城市是他的第一个封地。在那里,他也作为制陶的手艺人和平民一样工作。后来,他又搬迁到了另一个封地:“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