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最孤独的是:只能和山啊海啊,花花草草,还有那些死人对话。神啊,给我一次穿越吧。 我是个农民,在田头劳作,在产业链的最底层。 不要天真以为美国佬和任何一个西方政府会真正关心中国人,他们只关心和 中共当局有交易价值的棋子。保护我们自己只有我们自己的坚强和信念。 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始终和权力保持距离,批判社会和任何一个当权派,而不是支持或反对某一政党掌权。实际上,无论谁当政,知识分子应当是永远的反对党。 西方,只有朴实善良的人民,没有忠诚于信仰的政治家,他们连自己的国民都糊弄欺骗,怎么可能操心中国人的命运?绝大部分媒体的报道只是炒作和饭碗,和新闻信仰及人权都无关。...

《凤凰周刊》 2012年15期 《凤凰周刊》 特约撰稿员/陶赟 “他要打贸易战?”这是笔者对法国新任总统奥朗德关于中法关系问题首次表态的第一反应。当时他还只是社会党总统初选的候选人之一。 2011 年 6 月 17 日, 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刚开始,奥朗德到中部城市克莱蒙费朗进行竞选活动,记者在社会党地区总部的聚会上问他: “您的博客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关于中法关系的言 论。今天,经济上我们需要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当局并不喜欢我们谈论民主和人权话题。如果您是总统,将如何平衡这两个议题:金钱和价值观?”...

我看不惯这个丑陋的世界,除非有机会改变它,否则宁可躲在山里让它也管不到我。顺便发发围脖。 不要相信西方政客们,他们清楚地知道:和几个掌权者打交道比 15 亿握有选票的人民容易得多。中国人的民主最终要靠我们自己。 相信民众觉悟的一定会被当作人血馒头,不为民众根本利益着想的一定会遗臭万年,所谓民主抗争在初期只能是自娱自乐。 为了给国内媒体写篇亲历花絮,翻看了半年的记录,越来越讨厌政治。因为我带着纯朴的心来到这个以虚情假意为竞争力的剧场,只是为了一个自由的梦想,如果实现梦想必须忘记本性,我情愿从未开始过。...

1 个月内两赴巴黎,匆匆而过,两周后,又要去会她。巴黎应该并不是个多雨的城市, 至少在我曾经停留的 4 个月里,我没用过雨伞。可是这次短短 2 天 , 她一直在落雨 , 幽幽忧忧的 , 也无须雨伞 . 在 1 年半内 , 每次我有事不得不回来的时候 , 总是匆匆而过 , 也从未有所留恋 , 我只是在地下世界里穿梭的一个硕大的异国老鼠 , 克城清新的空气已经让我非常不适应巴黎的混浊 , 时间一长 , 我几乎要晕倒在巴黎的地下铁 . 也从未再次光顾那些我曾经依恋过的地方 , 时间从来不是一个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