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Michel de Montaigne : 真正的爱情能够鼓舞人,唤醒他内心沉睡着的力量和潜藏着的才能。 年龄,头衔,可以使谬论成为真理。它们唯一的积极意义是:让真理不成为谬论。 做学术的好处在于:既不用迎合权贵,也无须讨好庸众。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 论语 。这句被反儒分子解释成孔子的愚民政策,这完全是错误的,这里的 “ 不可 ” 应做 “ 不能够 ” 解释(梁启超),即没有办法让他们知道为何这么做。孔子把树人作为立政之本,又首创平民教育,打破知识垄断,怎么可能以 ” 愚民 “ 为政策呢?...

老一代或许有孙文的奉献精神,但不会有他的见识和智慧,新一代即使有孙的见识和智慧,但个人自由为第一,不会耐着性子苟且于庸众,国父不会再有了。 孙文的铁路计划堪称政治学大师之杰作,迄今无人能懂。 舍不得放弃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自信拥有。 政治家治学非常精彩,因为他们洞悉各群体人性又有政治实践,所以穿透力极强。同时从政者往往知识结构宽泛而高远,可以穿插各学科思想,多线条思维,可以达到纯学者难以达到的境界。 重大社会变革并不是先驱者的无畏可以造就的,而是由最懦弱的群众对死亡的恐惧推动的。 太平天国喜用 “ 天...

中华民族过于强悍,除了我们自己,神也没有办法。 中国太大太深厚,没有高贵的梦想,只盯着选票是不会有民主的。 西方赞赏的宽恕政策是为了保留他们在旧体制的代理人,也是他们对旧体制的赌注,所以西方决不会支持一个新生的民主中国。 每个国家历史出身不同,所以国家进步之目标也不同,对某些国家而言,降低了的目标反而不会容易实现,因为国家的理想必然符合国家的气质,因为他们是天然的领袖国家,即使错过百年,其复兴也必然要以 “ 全球楷模 ” 为目标。 清末的中国和今日之中国有什么根本区别?认清这个问题就可以知道什么是中国社会进步的必要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