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法国左派和中国左派一样吗? 完全不同,法国左派把个人自由放第一位,反对权威,而中国左派却要将集体主义,树立权威,和全球左派截然相反。这是下午和一记者的通话,晚上琢磨了一下,突然觉得用这个词来形容中国左派最恰当: 纳粹! 中国未来之巨变不仅要恢复中华文明的正义和平等,也要彰显世界的公正。奖励始终坚持自由价值观的行为,惩治那些投机分子,民主中国不仅有能力也有责任为人类坚守信念。 改变血统或当包衣奴才,不如改变游戏规则,年轻人要对自己和民族的未来有信心,努力提高能力和格局已应未来之巨变。 男人靠人生赢得爱情,女人靠爱情赢得人生。...

本报特约记者 陶赟 发自巴黎 《 青年参考 》( 2012年05月09日 06 版) 一个毫无国际经验的法国新总统,拖着国力日益下降且濒临破产的法国,却要在全球力量分布已经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国际社会中维系法国的影响力,还要满足国民 “ 伟大法国 ” 的旧梦,这是何等艰难。 5月6日,4600万法国选民中的大多数,最终决定选择左派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在未来5年里领导法国。 当然,无论总统是谁,法国面临的危机都一样。但因为总统个人因素和施政方法的不同,法国将面临的某些挑战会更加突出。 弱势的奥朗德如何攥住权力...

本报特约记者 陶赟 发自巴黎 《 青年参考 》( 2012年05月09日 07 版) 两个糟糕的执政数据,早就为萨科齐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当前,法国的失业率是10%,公共债务总额占GDP的85%,不管有多少客观理由,没有实现竞选承诺的总统,在连任选举战中总是先带伤上阵。 但是,法国问题其实是法国旧模式长期无法适应全球化竞争的必然结果,经济危机只是催化剂而已。 赶上了经济危机的萨科齐,成了这一模式的祭品。 当 10年前莱茵河对岸的德国大刀阔斧进行改革之时,法国依然陶醉在法国模式的“美梦”里。但严酷的现实不断提醒法国人:企业竞争力下降,失业率高企,高福利...

本报特约记者 陶赟 发自巴黎 《 青年参考 》( 2012年05月09日 07 版) 法国总统是靠选票上台的,即使奥朗德真正了解中国,其对华政策也会受国内民意的制约。由于法国媒体更多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法国公众对中国的认识有片面性。 奥朗德是31年来第一个从未踏足中国的新总统。他外交经验的缺乏,选举时表现的“惧华”心态,以及更坚定的价值观,都将使中法关系面临一个磨合期的考验。 法国对中国的需求会降低 人权问题会成为未来中法关系的重要障碍,除非双方找到一个巧妙的沟通方式。由于法国左派一直自豪高福利的法国模式,对变化的世界缺乏足够的...

陶赟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展望奥朗德当选之后的中法关系 “ 先了解后制定更完整更务实的对华关系 ” CCTV1 ,2, 4 ,新闻频道 2012 年 5 月 7 日播出: 东方卫视转播视频版 1分20秒起 央视网站视频链接: 1 分 34 秒起 http://news.cntv.cn/world/20120507/103064.shtml 旅法学者 陶赟:他近日也说过,一旦当选,会在今年年底或秋季就访华。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因为他本人没有到过中国,而社会党又长期在野,对中国的了解是不 够的。在制定对华政策当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因为对中国的不了解而导致对华政策的偏差。他在还没当选的时候,就已经排定了访华的日程表,他希望能够先到中国了...

“法国人不是在选总统,而是不选谁当总统。 ” CCTV 新闻频道 新闻直播间 2012 年 5 月 5 日播出 1分30秒起 http://news.cntv.cn/world/20120505/106039.shtml http://news.cntv.cn/world/20120505/106039.shtml 解说: 一直在研究法国大选的旅法学者陶赟说,在法国总统大选历史上,还没有一位选前一个月民调落后的候选人,最后翻盘。 采访:旅法学者 陶赟:多年来存在的反萨科齐的思潮集中在选举的时候爆发,而这一点又被社会党的候选人奥朗徳利用了,充分扩大了。因此,本次大选中最大的特点就是选民们投票给奥朗徳,实际上是为了反对萨科齐连任,就是说,法国人他不是在选总统,他是在“不选”谁当总统。...

仇恨是革命的种子,民主可以让人民充分讨厌总统,但却掀不起一场革命,选下来就是了;专制却在祖国大地到处洒满仇恨,在欢笑和沉默背后的仇恨,在冤屈与忍辱之下的力量。 世界之和平不是专制主义,极端宗教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勾搭成奸相互妥协的产物,和平需要的是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信仰,那就是人类个体的自由。没有自由的和平永远维系不了,自由是和平真正的保证。 未来的中国军队应当是人类自由的护卫军,如果要战,一定是为自由而战。未来民主中国作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超级大国,捍卫人类的自由不仅是中国的使命,也是中国自己的核心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