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极权制度下,经济是会发展的,比如前苏联早期和大陆最近这30年。但是任何制度都有其经济发展的极限,即使是今日民主自由的西方。西方民主如不能升级,西 方经济也不会真正反转,而大陆的改开制度已经到达了该体制下经济发展的极限,非政改而无法反转。所以从中期来看,中国和世界都将面临严重危机。 在相当频繁的历史时期,左派用以建立伟大道德形象的眼泪是为了他们亲手或非亲手屠杀的人类而流。有时候你真的不能否认他们流泪的时候是真心的,但也必须承认他们屠杀人类的时候也是真心的。 永久停建清真寺是不对的,但在伊斯兰教成为合乎现代宪政要求的宗教之前停建是对的。...

在所有反对或者质疑法国大革命的论据中有一条是相当有说服力的,就是大革命时期的恐怖专制,以雅各宾派专制为顶峰。在大革命的同情者中也存在着对恐怖政策的反思。而对大革命的毫无保留的支持者来说,恐怖政策是必须的。以上三者其实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下即:恐怖是法国大革命的必然。而这一论断往往被出于各种目的引申为:恐怖是革命的必然。 我是反对以上观点的,这些都是对历史和历史演变过程的无知,至少不是认真研究和思考的结论。 恐怖肯定不是革命的必然,从历史经验而言也不是法国大革命的必然,只能算是法国大革命的偶然。 首先要说明历史研究的两个关键的,但长期被忽略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