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海外中国人 , 包括留学生 , 都应当体现出大国国民的气质 . 这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 , 和 5000 年底蕴有关 , 不要被短短 60 年所影响 . 发现 : 所有的困难都是为了成就一个最完美的开局 . 进则海阔天空 . 巴黎是个调皮而聪明的姑娘,她知道现在的我最需要的是一套房子。安居才能乐业噢。开始喜欢巴黎了,她喜欢我,我也应该相信她。 巴黎貌似很想给我先上一课 , 犹如外表冰霜 , 内心火热的美人 . 很多时候 , 困难其实根本不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 相反却是迈向更高处的台阶 , 如同火箭的每一节燃料...

社会党在密特朗之后长达17年屈居在野党地位,况且其新闻发布内容多为法国内政,所以发布会上鲜有国际媒体参加。新闻发言人面对国际媒体的实战经验自然略显不足,在欧洲和地中海层面上可能会好些,但对于远东议题相对比较陌生。 不过自从我加入“挑战发言人”的新闻游戏中,几次回合下来,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转变。 前几天正好是朝鲜独裁者金正日和捷克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哈维尔去世,所以我今天就想借此机会问一问他们西方政府最棘手的议题:中国民主和人权。 为了帮他先开开胃,我先上了一道头盘: “今天,卡恩(前国际货币基金会主席,社会党要人)在北京参加经济论坛,他是不是奥朗德(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的特使?...

12月13日,正是法国总工会等左翼组织在巴黎举行反对资本主义游行示威的日子, 几千人参加,他们认为金融危机都是资本家和金融投机家造成的,而工薪阶级受伤最深,不应该由他们承担危机的责任。 我跟着游行队伍从巴黎8区的圣-奥古斯汀天主教堂(Eglise Saint-Augustin)出发,沿着Malesherbes大街,拐过著名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教堂马德莱娜(Eglise de la Madeleine)后, 法国工人阶级们浩浩荡荡穿越了巴黎市中心奢侈品店和豪华酒店密集的皇家大道(Rue Royale),雄赳赳地跨过协和广场(Place...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法国民主运动党(缩写MoDem)的新闻发布会,虽然该党总统候选人贝鲁(François Bayrou)在2007年法国大选第一轮得票18%,位居第三(按理说是法国第三大党),但该党一向比较低调,按政治光谱来说处于中间,即不左不右,政策相对温和宽容,这点也被对手们攻击成“温吞水”,所以缺乏过激言论来吸引媒体,又受制于法国两大党(人民运动联盟和社会党)寡头政治生态,因此并不太吸引法国媒体。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冷清也充分说明了问题,连我这个老外在内也只有四个记者参加,和社会党新闻发布会动辄20家以上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不过我倒是非常有兴趣探探这个低调政党的秘密。...

上周五欧盟27国中的26国(除了英国)刚签署了挽救欧元区的协议,而民调一直领先的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却明确表示反对,宣称2012年5月一旦当选将重新协商该条约,所以,今天的社会党新闻发布会就是围绕了这个议题而展开的。 在法国社会党发言人阿蒙(Benoît Hamon)发言的时候,我就在想:今天该出个什么题目考考他呢?要知道,在目前的金融危机之下,欧盟好不容易在最后时刻达成了协议,安抚了金融市场(周五欧洲股市是以反弹来欢迎此条约的),而奥朗德这个极有可能成为下任法国总统的候选人却公开唱反调,对金融市场肯定打击不小。...

有些人一看到批评中国人的话就义愤填膺跳出来骂你卖国,看看他们的微博,除了美食就是儿女情长,要么就是漂亮衣服。我很理解他们的气愤,因为他们代表了一个和谐的中国,代表了一群优雅的中国人,代表了中国美好的社会,代表了中国人很满意很高兴,是四个代表。 一个 13 亿人口的超级巨大的市场,居然要靠出口来养活劳工,我觉得是非常可笑的逻辑。坦言之,中国经济发展就死在倚重外贸的政策上了,富的是政府和老板,坑的是广大平民。今天通胀也好房价也好,经济上说,祸根就是过分鼓励出口的各项政策。 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个人反对中国投入巨资援助欧元,养一群懒汉不是对他们子孙后代负责任的做法。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如果欧洲人不能重新树立正确的劳...

据不完全统计:智利无附加条件赋予侨民所有等级(从地区到国家)的投票权; 乌拉圭1952起,赋予所有住满15年侨民所有等级投票权;非洲布基纳法索1993年起,满10年居住的侨民有市政选举投票权和被选举权;日韩双边承认各自侨民地区选举投票权…而在欧盟内,侨民互有地区和欧盟议会投票权,至于非欧盟侨民的投票权在不少欧洲国家也得到了实施,比如爱尔兰早在1963年就给了外国侨民市镇投票权;芬兰1996年起所有外国侨民有了市镇选举的投票权和被选举权… 相比之下, 法国白白顶着“人权国家”的美名, 却至今没有给非欧盟居民投票权,实在说不过去。...

12 月 6 日下午 17 点 15 分,在巴黎九大本来应该按时举行一场 Marine Le Pen (法国国民阵线 FN 主席 /2012 年法国总统候选人) 的演讲会 , 该校学生协会 l’Association Dauphine Discussion Débat à Université Dauphine (DDD) 邀请了她谈国民阵线的经济政策。 可是当我抵达现场的时候,看不到她本人,也没有见到听众,演讲厅了充满了反对她的口号声。原来现场已经被左派学生组织 l’UNEF 和犹太学生组织 l’UEJF...

2011年12月5日,我照例参加法国社会党的新闻发布会,今天的主题并不意外 : 反德国germanophobe. 作为反对党,法国社会党新闻发布会主题都是有针对性地对当前热点话题进行立场表态,或者对政府的决策和发言进行抨击(按中国的说法,也就是监督). 而这几天,因为执政党批评该党总统候选人奥朗德是 « 反德国germanophobe », 这和社会党历来强调欧洲一家的理念严重冲突,所以发言人自然要做出回应. 发言人阿蒙(Benôit Hamon)就首先强调了在社会党内没有一个反德分子.但是他也表达了对于法国主权的担心,比如在预算和法国模式方面等等,法国正在逐步丧失自主权而追随德国模式或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