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政客只对选民负责,普通的政治家对人民负责,优秀的政治家对历史负责,伟大的政治家对良心负责。 如果在关键问题上和主流意见有分歧,那么要坚持己见,永远坚持。在历史大变局的时刻,几乎所有在大变局定局前的主流意见都只是历史注脚。主流的意义是告诉人民什么是错误的道路。 大陆民主以后,恢复中华民国,必然是高富帅 + 智 + 勇,全球人民的共同偶像。 大陆民主以后,必然尽得台湾各界精英,人才是最最重要的。两岸是否政治统一,不应当作为首要要问题考虑。 个人预感,两岸的统一是建立在法律框架内的 “ 偶像统一 “ 。...

瓦尔斯和奥朗德早年是同僚,还曾在党部共处一间办公室。但两人真正成为政治上的盟友,是从 2011 年的社会党党内初选开始的。当时,瓦尔斯与奥朗德等多名 社会党大佬角逐党内总统候选人。据法国《新观察家》杂志透露,瓦尔斯曾向奥朗德承诺 “ 我永远不会做反对你的事 ” 。果不其然,瓦尔斯在首轮出局后就选择了支 持奥朗德,这让后者颇为感动。在 2012 年的总统选战中,奥朗德一举战胜萨科齐。事后,奥朗德曾对其政治顾问伊弗 · 柯尔摩说: “ 瓦尔斯有丰富的宣传经验, 为我的选举可谓不遗余力。 ” 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后,瓦尔斯被任命为内政部长。旅法学者陶赟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这是瓦尔斯的幸运之处,因为内政部长需要相对保守和强势,这一职位与经济、就业等关键性问题关系不大。在目前法国的局势下,这是所有部长中罕有的可能得到民众认可的职位。...

作为前总统,萨科齐本不应介入市镇选举,然而半个月以来关于他的负面报道,已经给右派的选情造成了影响,所以他必须在市镇选举第一轮投票之前扭转颓势。 为 何选在 21 日这个时间点反击? 旅法学者陶赟分析说: “ 面对持续的打击,萨科齐必须反击,若不进行有效的反击,将大大挫伤 ‘ 忠实粉丝 ’ 的信念。关键是何时反击 ─ 法国市镇选举第一轮投票是在 23 日,根据选举法,从 22 日 0 点起禁止任何竞选活动,以保证选民以冷静的心态投票。萨科齐选择在 21 日成为各大媒体报道的 焦点,冲击了媒体对选举的报道,有利于右派阵营。那是能够影响选举的最恰当时间,如果晚一天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就存在违法嫌疑;提早一天发,新闻效果将会...

反抗是一生的宿命,反抗是生存的意义,反抗即自由。 希望有能时间,在中国典型乡村住上几年。 现在多关几个志士,将来中国就少几个投机政客,好事。将来决定中国命运的群体都会和监狱有关:坐牢的,探监的,劫狱的。 一切强有力的行动皆发源于生命的深处。所有个人的甚至种族的悠久过去,都为那行动的一瞬间准备了心理背景。 —— 尼赫鲁 历史的变迁往往无科学意义上的逻辑性,如同众神的 “ 大富翁 ” 游戏,而在个别时刻却有凡人而决定走向,这并非是一种偶然,恰恰说明人才是众神进行 “ 宫廷斗争 ” 所围绕的君王。 尼赫鲁对中国的幻想来源于他对中国传统文明的深刻理解,不幸的是他碰到一个对传统文明一知半解的,而推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