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美国的国家凝聚力是建立在其全球霸权基础上的。一旦失去霸权,则解体无法避免。唯有进行文化、经济和政治的全面改革才能救美国。由于西方文明自身之局限性,美国只有吸取儒家之长处和借鉴进化程度更高的法国文明才能完成这三个改革。本文主要讲其政治改革。 美国政治改革之根本目的是要从各种极端主义的掌控中解放其民主,而建立美国新政体。 作为年轻民族,美国天然存在的首要危机是其文化的多样性,虽然这也是一种优势。围绕着独立、联邦制、奴隶制、孤立主义、以及直到今天的黑命贵和戴口罩等议题,美国的 “内战”在各个领域进行着。...

要当美国总统,必须得出生时就是美国公民,后来入籍者是没有资格的。这是美国民主一大缺陷,因为它根据出生时的国籍把全体公民分成两个拥有不同权利的群体,严重侵犯公民权的平等。 这一限制条件同另两个限制条件 -年满35岁及在美国居住14年不同,后者不是先天不可更改的条件。唯独第一个原籍国条件是因出生而先天决定的,这就剥夺了后天入籍者的民权,是反民主的。 此条款虽然源自于美国建国初期的现实顾虑,但竟然 200多年没有任何改动。同样,参议院大小州代表权不平等问题,以及赢者通吃的总统选举制下产生少数派总统违反民主的多数原则等等,足以证明美国民主所谓的纠错机制是非常不完善的。...

我在法语版的法国三部曲之二《新公民论语》里讲了下面一个故事: 2018 年 11 月 16 日我在巴黎政治学院参加《世界人权宣言》发布 70 周年的纪念会。 […] 作为参加这次人权会议的唯一的中国人,因此我必须让大家能够听到中国的声音: “ 当我们谈论自由与人权时,中国并没有缺席。我是中国作家,我带着成为 “ 中国的托克维尔 ” 之梦想来到法国。这对我们(每个人)的未来都很重要 ……” 可能是我的法语还不够流畅,这个声明并没有让与会者情绪稳定。一位巴黎政治学院的教授指出: “ 我们研究过很多中国古代文献,知道在中国,有法家和儒家。但是关于人权的表述很少。...

方案之要点: 1. 百日行动方案以制止川普在任期内动武,维护世界和平。 2. 制定全新战略以彻底扭转中国外交被动局面,增加中西方了解与互信。 3. 全面复兴儒家,作为中国特色民主化的核心理论和发动机,并为世界民主进步做出表率。 背景与我们的立场 我们判断川普有极大概率在 11 月选举前伺机与中国爆发武装冲突,而且我们看不到中美之间有缓和冲突的有效举措。这是所有关心世界和平的政治家所不愿意看到的,我们必须有所行动。 法国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朋友,唯一一个可能超脱于中美对抗阵营之外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它有义务在此危机时刻,尽全力来缓和两国关系,既不应该站队某阵营更不应该袖手旁观。...

在民主国家,可以说新闻媒体决定了政治家一半的生命。因此,媒体沟通能力就是政治家最重要的职业能力之一。 我研究民主的方法是 “ 知行合一 ” 。特别关心在实践中如何确保公正公平的选举和选出最能干的人。重点研究如何赢得选举和当选后如何做好工作。而这离不开专业的议员培训。 根据法国法律,议员每年有 20 小时的职业培训权利:参加内政部认定的有资质机构的培训,完成课程考勤,国家买单。该培训和国内党校培训完全不同,都是实战,教议员如何赢得选举和议会斗争,以及作为少数派议员如何运用法律、传播等工具来监督多数派和捍卫民主制度。...

西方集体反华,我们怕不怕?绝对不怕。我们要不要一个友好的西方?当然还是要的。 中华文明要照亮天下,而不是与天下为敌。有智慧的文明可以化敌为友,而只有最高贵的文明才能教化天下。 今日之西方有两个绝对的政治正确,第一是赞美伊斯兰,第二是批判中国。前者引发西方社会内乱,后者使之无法受益中华智慧和中国经验。因此,西方正在末路上狂奔不止。 两百年来,西方一贯反华。中国贫弱时,他们嘲笑我们。中国强盛起来后,他们就天天羡慕嫉妒恨。 但是,自去年香港问题和今年疫情以来,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抨击是火力越来越猛,覆盖面也越来越广。即使在过去相对友好的法国,也是如此。不过,这里有正负面两个现象要先加以特别说明。...

以下译自我的法语书,法国三部曲之第一部:《中国的托克维尔在法国:12年法国民主历险记》 从西方视角来看,中国貌似是拒绝民主的。但实际上,她从未停止过学习民主和研究最佳的民主化模式。 2012年1月26日,法国总统大选期间,在巴黎的梅达露公馆(la Maison des Métallos)里,后来成为法国总理的瓦尔斯,当着20多个法国和国际媒体记者的面,表达了他对我要做“中国的托克维尔”的担心:“中国政府会允许您向中国人民介绍法国民主吗?” 他并不知道,不久以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的网站上转载了一篇我写的关于比例代表制的文章。虽然这看上去是对“西方民主”的宣传。...

今日台湾大选,蔡英文获得了 817 万票,遥遥领先韩国瑜的 552 万票,创下历史最高记录,显著超过马英九 2008 年的 765 万票。 首投族几乎都是天然独, 40 岁以下绝大多数都是仇中反中,还有香港反送中等等,各种因素下,蔡能赢,不意外,但赢那么多,实在令人震惊。可以说,从民意而言,台湾是彻底丢掉了,而且随着天然独的增加,老一代中国人的离去,台湾必将成为汉奸日奴之岛。所谓“统一”,已经不可能了,只会是“收复”。 因此,全体爱国者都应该深刻反思,为何在祖国大陆全面大复兴,重登世界顶峰,而台湾日益没落的情况下,我们居然失去了台湾的民心?...

法国以国家之名把伟人们请进巴黎的圣贤祠而封为共和国的神。而我却推崇一个没有进入“封神榜”的《反抗者》。 他就是 阿尔贝·加缪 (Albert Camus) 。 实际上,是其子 让·加缪 (Jean Camus) ,给我带来对先贤祠与法兰西共和国精神最深刻的印象。 阿尔贝·加缪于 1960 年 1 月 4 日因车祸去世, 2010 年 1 月 4 日是其 50 周年的忌日。 2009 年 11 月,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希望在此时把加缪的遗体请进圣贤祠作为纪念,却被其子 让·加缪拒绝了。理由是:进入圣贤祠非其父所愿。...

早上,当晨曦唤醒了巴黎,她对我说: - 我做梦梦见了你,赟。 - 太好了,快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 - 嗯 … 这可是个秘密。 - 不 ~ … 这,女人的特权! ~ … - 是耶 ~ … 现在,给我写下你的姓名吧。 我于是写了 : Tao Yun - 噢,不是用法语字母,请用中文。 给我“画”下汉字里的你的姓名吧。 我就这样“画”了:陶 (táo) 赟 (yūn) - 这是什么意思呢 ? - 陶 (táo) 是家族的姓氏。关于它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其中最古老的是来自 4300 年前关于帝尧的传说。当尧还是王子的时候,一座叫做“陶”的城市是他的第一个封地。在那里,他也作为制陶的手艺人和平民一样工作。后来,他又搬迁到了另一个封地:“唐”...

1 2 3 4 5 6 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