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今天在44岁生日之际,我完成了法语版自传的最后一轮检查,接下来将由法国朋友进行法语的审核。该自传主要介绍了我在法国民主社会的10年“冒险”,其中穿插了中法文化和习俗的各种对比和我在中国的经历。其中有我和法国社会各阶层的互动:朋友、同学老师、知识分子、普通人、各政治人物从各党派普通党员、积极分子到领导人如极右的勒庞、极左的梅朗雄以及前总统奥朗德等等。当然,也有我对法国和西方的理解及看法(面对法国和西方受众),其中有一节是“假如我是法国总统”来“测试”法国社会的反应,还“宣传”了中华文明的伟大,“揭示”了中国重回世界巅峰的秘密,预言了法国和西方、中国乃至世界的未来。

考虑到法国受众以及出版社的“水平及接受能力”,该书以讲故事讲笑话为主为先,思考建议为辅押后,由浅入深展开。说实话,讲好有水平的故事要比写一本纯粹的学术作品难得多得多。所以,今天完成终稿就非常开心,特地翻译了第一章第一节和大家分享我的快乐来庆生。我相信今天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

 

第一章 Impossible n’est pas français[1], ni chinois “不可能”不法国,也不中国!

1974年10月11日:出生在上海

2005年7月5日:开始法语课程

2006年12月:申请入学巴黎政治学院

2007年3月:在北京通过面试

2007年6月:收到学校的有条件录取

2007年7月:辞去公职

2007年12月22日23点55分:离开上海

2007年12月23日6点40分:抵达巴黎

当法国人醒来,我就将在法国重生。

 

第一节 Je m’appelle Serge 我叫Serge

2005年7月5日是个大日子,我有了一个法国名字:Serge。

我选择它,就是因为它短,非常简单。我并不知道碰巧和法国国宝级歌星Serge Gainsbourg 同名。他后来成为我最喜欢的法国歌唱家,其作品《Les femmes c’est du chinois》(女人们都很难懂如中文)很搞笑,而其说唱版法国国歌《马赛曲》的故事在我看来却是那么严肃[2]

但是,成为Serge而自豪另有其他缘故,因为我可以发出法语字母的R音。这让上海法语联盟的老师非常高兴,因为中国人的舌头虽然能够熟练地处理鱼刺,但发出R音却有点困难。

  发音是学习一门外语的第一挑战,比如«RER en grève » (城郊快速火车正在罢工中)之于中国人,« Hěnhǎo »(很好)之于法国人,因为法语中的H是不发音的。尤其是汉语的四声音调要强迫法国人来歌唱:« mā, má, mǎ, mà »。但是法语中联诵却让中国人迷失在季节里:«en-hiver, en-été» (在-冬天,在-夏天)。更有甚时,法语会导致口头犯罪,比如当我说:« j’aime bien manger les champions (champignons) »  (我喜欢吃“冠军”(蘑菇))时就少了鼻子(鼻音)。这就说明: « je suis étrange (étranger) » (我很“奇怪”(外国人)),因为我没有喉咙(喉音)。

  法语是一种生物学的语言,因为它把性别赋予了所有名词。我知道“太阳”是男人,如同在中华文化里它代表了“阳”,以及“月亮”是女人,因为它代表了“阴”。但是,我完全无法理解为啥“中国”是女人,而“日本”是男人。难道法国人在很久以前就预知了日本会成为其中国母亲的逆子?

  法语一种浪漫的语言,因为它掌握了爱情的精髓。美国人说« I love you »,同样的词序,中国人也说《我爱你》。对他们而言,一对爱侣是通过爱而结合在一起的。但是,法国人却说« Je t’aime » (我-你-爱),正是爱情,它消除了人与人之间的所有障碍而推动了两人靠在了一起。

  法语是一种贵族的语言,因为它准备了超过30套不同的服装(动词变位/时态)给主人(主语)。每个国家都有其特有的等级体系,“篡位”把我变成了“文盲”。每个场合都要求相应的服饰,“错配”把我变成了“小丑”。我时常感觉自己如同一个野蛮人闯进了法国皇宫,因为汉语里没有动词变位/时态。

  法语是一种外交的语言,因为它能够说服那些不懂它的人。有一次我在美国旅行,和当地的租车公司发生了一点不快。我很不满意狡猾的美式商业伎俩,但是我英语口语不好,而美国员工也不懂中文。然而,在我用法语发表了一分钟庄严的演说之后,我们双方达成了妥协,尽管美国人也听不懂法语。如果中国和美国能用法语沟通,我想贸易战就可以避免了。

Speaker french, faisons l’amour, Vive la Paix !  Bàng jí le ! (Magnifique !)

(讲法语,做爱,和平万岁!棒极了![3]

  …

  所有在明日我们可以一笑了之的故事在今日却都是磨难。

  « Bonjour, je m’appelle Serge, j’ai 31 ans, enchanté. »

  (日安,我叫Serge,我31岁,幸会。)

  31岁可不是学第二门外语的好年纪。年轻人有着很好的记忆力,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复读听到的。而之于我,如果没有看过拼写,我就无法复读新单词。我经常会忘记刚刚学的,所以就需要把一个单词背诵六遍才能记住。第一遍是在学习的当天,第二遍是次日,第三遍是在第四天,第四次是在第七天,第五次是在第十四天,第六次是在第二十八天。我就用了数千张小卡片来记单词,并把他们按背诵次序而排列来“环法”。

  但是总有一些单词我始终记不住。我经常忘记“贵族”如同我一直在“第三等级”(人民),以及“专制”如同中国人从未在这样的体制下生活过。

  事实上,我相信我真的没有讲法语的天赋,如同熊猫无法打鸣。法国是我那迷人的玫瑰,但她的弟弟,法语却不让我爱她。

  令人欣慰的是,对中国人而言,英语是商业语言,而法语代表了文化。所以,我们这些法语学习者就非常骄傲。和法国人不同,他们以说英语为荣,尤其是在政治圈里,在一句法语里蹦出一个英文单词才能代表其精英身份。而在中国,在讲英语的人当中,讲法语的如同贵族般的鹤立于商人般的鸡群。这就激励了我继续这种贵族生涯。

  每周我上两次法语课:周二和周四,18h30-21h00。但是我要化上至少20个小时/周来吸收课程。这对于一个政府部门的新闻负责人而言并不轻松。每年我们要发布大约200篇新闻稿给超过30家媒体。而我却并没有工作越多赚的越多[4],因为我是公仆。而且,通常我要在晚上回复媒体的询问,我在自己家里为2300万上海市民服务,双倍于比利时国王的苦工[5]。所以,自从上了法语课,缺课成了家常便饭,而我也告别了周末休息。

  然而,最大的障碍并不是学新语言本身带来的挑战,而是我比幸福之王,法国人还惬意的个人生活。

  年轻人去法国留学可以获得文凭,再回到中国找一份好工作。相反,作为稳定而强大的体制内的年轻官员,去法国既不能给我带来金钱,也没有好工作,哪怕是最棒的文凭也无法补偿我放弃的条件。离开中国,如同马克·安东尼离开罗马[6]。尤其是要学习什么民主,这将成为我的滑铁卢,我将输掉一切。家人们为我担心,朋友们怀疑我的决定,其他一些则嘲笑我。所有人都认为我变成了唐吉柯德一样的疯子。然而,对法国的爱和对民主的梦想值得我去历险。自由在热情地召唤我!

  坦率说,我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有毅力的人。我在语言方面的低能一直让我失望。我曾经想要放弃过多次。2006年9月在法语考试前,我用了10天休假来准备。我对自己许诺:“如果我通过了考试,我就继续下去。否则,我就放弃吧。”我把命运托付给了上天,正如一句中国谚语说的:“尽人事,知天命”。幸运地是,我得到了60分,刚刚及格,法国老师就这样转达了天意。

  这天是2006年9月13日,法语对我说:“来吧,法国爱你!”从那时起,我就再也没有放弃过,直到登陆法国的那一刻。我不再是Serge了,我就叫陶赟,这是刻在法国学生证上的官方正名。

 

 

 

翻译很难,中文太强大,哪怕是翻译自己的外语作品,感谢所有给我们带来他山之石的翻译家们。

 

[1] “不可能不法国“是拿破仑的名言,既代表了法国人的积极进取之精神,也意味着法国是奇迹诞生地。

[2] 这个改编国歌的故事在法国曾是非常有争议而轰动一时的大事件,歌手本人还因为辱没国歌的严肃性而收到了死亡威胁,最终成为法国艺术创作自由的象征性案例而载入史册。

[3] Make love, not war60年代源自美国的反战运动口号法语版在法国60年代尤其是1968年学生运动中非常流行。

[4] “工作越多赚的越多”是2007年法国总统选举中,萨科齐的竞选口号。

[5] 比利时人口1135万。

[6] 马克·安东尼(公元前83-30),罗马共和国末期政治家军事家,凯撒继承人之一,后三巨头之一,与屋大维(罗马帝国开国君主)争权,离开罗马后,与埃及艳后死于埃及。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