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任何伟大的历史变革从来都是极少数有伟大人格和坚定信仰的人推动的。人数从来不是关键,重要的是这个少数群体的能力和实力。做坚定的少数,坚持理想,在当前的中国才算真正的快意人生。

 

 

为什么民生教育等都没钱,为什么社保医疗体系还不建好? 因为这个政权还没有真正到最后的生死存亡关口。手里有钱,到了最后关口给愚民们发发红包,又可以歌舞升平若干年。

 

面对暴力和死亡,胆怯是正常的人性,我们中国人最致命的缺点是短视和自卑,短视导致:凡是需要付出努力的,就马上需要回报,所以民主自由的智慧和他国的经验是不要学的,自卑就是永远把社会进步的责任推给他人,不认为自己也可以成为一段伟大历史的创造者之一。

 

我最讨厌那些吹捧民众的言论,什么有爱心,围观也是力量,人民伟大等等,都是独裁不好,都是他们有军队警察,笑话,人民真那么伟大又力量,还由得他们撑到现在? 不承认人民的懦弱和自私,绝不可能找到成功的民主道路。

 

靠一群流氓建立的政权必然用流氓手段治国.

 

因为显然的风险,当所有人放弃的时候,就应该坚持,而因为显然的利益,党所有人争取的时候,就应该放弃。

 

巴黎是永远伪装出含情脉脉的少妇,实质是未经世事的童男。

 

同样支持民主政治的,有学历不够高的实践派,也有所谓的公知们,相互掐是不对的.但问题的关键不在实践派,我相信没有长期读书的本领是做不好实践的,只不 过没反映在所谓的狗屁学术上,而公知们倒是要深刻检讨,自己是否鄙视实践呢? 还是摸准当局政策,不敢实践呢? 如果问心有愧,被实践者骂几句也应该承受的.

 

很多人欺负屠夫没学历,读书不够多,不会说话,有理在手,也说得不够圆滑,我倒是觉得这是真性情的表现, 他战斗在第一线,对那些只懂嘴不懂手,妄自尊大的"指使分子"自然有不满,我们不仅要理解,更要反思. 哪些还在体制内靠皇粮供养的砖家到底在干吗? 我看绝大部分等着摘桃子呢.

 

有人以法国政坛丑闻来攻击民主不好,我觉得恰恰相反.因为政治和民主不是一个概念,如果说政治是名词,那么民主和专制就是定语. 自古以来,政坛中的黑幕,倾轧都存在, 而人类社会努力创造并坚持了民主制度, 靠民主制度的优越性,才能尽可能净化政治和监督政治家. 而政坛丑闻的曝光恰恰证明了这点.

 

撒切尔夫人说,二十一世纪不可能是中国人的世纪,因为中国无法向世界贡献新的思想。 我觉得她说的不对, 21世纪不会是中国屁民的世纪,但真的会是中国人的世纪,而且必然向世界贡献新的思想. 撒切尔女流, 怎么知道英雄暮年,如果壮志未酬, 岂能僵死于病榻?

 

 

 

中国民主进程其实是一段伟大的世界史,所以道路选择和理论构架乃至实践推动,都要跳出大中华的疆界,放到全球范围内看待. 在这样的视角和视野下,就会发现其实我们担心的很多问题其实并不存在.

 

不少人貌似道行高深的说"世上从来就没有民主." 其实,这种说法和"世上从来就没有爱情"一样可笑.

 

 

不在今天,就在明天,谁也不知道那天突然会到来,但肯定不远,而且一定比五毛们的寿命要短,我奇怪的是,居然还有那么多五毛前赴后继去争宠,傻不傻? 即使自私一点,不敢发言可以,也不用给自己断了后路呀。有这么一大群sb支持的组织,确实也差不多了。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