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1022,3万各行业工人从全国每个省来到巴黎举行游行, 要求发展工业和就业岗位. 现场持续4个小时, 很是热闹, 游行该有的都有了, 标语, 口号, 乐队, 烟花, 鞭炮,大鼓, 超少量警察. 唯独缺了媒体. 纸媒没看, 但是网站上看不到任何消息, 收视率第一的法国120点新闻10秒空镜头, 收视率第二的france2 台没播, 奉总统之命禁播工运(2台属政府所有, 总统说过, 让大家就当没发生过游行), 收视率第三的315秒空镜头,而我在现场和采访的3台记者聊过, 原来准备1分半短新闻. 而专业24小时新闻台BFM根本没播.

 

游行组织者法国总工会(CGT)的新闻部门对我说早就给媒体们发了整个游行的所有安排程序. 我以为可能因为游行在法国太普通了,因为连交通管制都没有, 沿街都没有警察, 直到终点法国经济部大楼前才有警察封锁. 所以媒体没有兴趣, 但实际上媒体的缺位也大大超过CGT的意料之外了. 23日总书记在工会网上公开申明指责媒体故意回避, 让我们的民主衰败的行为”. 最后很有礼貌但是措辞强硬的请各编委会自省 非常有趣的申明, 但也充分说明了, 工会运动在法国的日渐衰落.

 

其实表面上主要原因2, 1是当天有个爆炸性头条, 23岁的太子晚上黄金档接受2台采访宣布放弃竞选欧洲最大商业区la defence的管委会主席. 此前法国媒体已经爆炒了2. 临时的突发新闻让所有媒体砍掉了不那么重要的其他新闻. 2 是本次游行虽然有几条建议,但是没有1条有新意, 也没有任何后续谈判的要求,既没放火烧轮胎(上周法国农民到香街烧干草抢了很多镜头)也没有封掉交通要道(总书记很郁闷说, 难道要干这些暴力事件才够上报纸吗 嘿嘿)说白了,除了3万人在大街上热闹走了2个多小时, 基本没有新闻点. 我在现场拍照片和DV都没有兴致,不用说专业记者了. 这是纯技术层面的.

(注:www.falanxi.org 法国观察站) 

 

 

 

 

但是究其实质, 不能不让人深思, 这是工薪阶级(我不太想用无产阶级, 太过革命化, 但事实上就是无产阶级),尤其是法国工薪阶级全面被资本家打败的一个缩影. 1984年英国煤矿工人大罢工被撒切尔代表的大垄断资本家们残酷镇压以后, 英国的工运就死了. 冷战结束后, 资本家开始复辟,从我口里说出来,这决不是中国的文革语言, 是真的复辟. 冷战时期西方资本主义的福利是建立在对本国工运恐惧基础上的收买, 为了防止出现新的社会主义国家. 民主和福利从来不是资本主义的本质, 只有利润才是. 看看法国的人权历史, 每一个进步都是无产阶级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 而由里根执政开始的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就是赤裸裸的劫贫济富”, 伴随着第三世界的开放, 资本可以无国界的寻求低工资低工人福利保障的高投资收益地区, 这是美国,英国这些执行劫贫济富政策国家发达的根源, 而法国所有的危机并不在于其本身的竞争力, 恰恰在于其对人权的保障导致了法国在这轮垄断资本导演的新奴隶贸易下的溃败. 如同君子与小人之争, 君子就从来没赢过小人, 守规矩输了, 从左派的密特朗执政开始就输了. 20多年来, 今天的法国已经输不起了, 所以作为工人阶级福利最好的国家,法国也开始向国际垄断资本全面投降. 这次游行中媒体的反应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我一直很怀疑游行的实际效果, 要知道在577个法国国会议员里,属于工人成分只有可怜的1. 游行中和米其林工会负责人聊了很多, 他说他相信上街就能解决问题, 在法国几十年来一贯如此. 而本省工会负责人可能当我自己人了,说了句除了游行,我们别无他法”. 我沉默, 再也没有问其他同志们, 相反我还要让他们相信我也相信游行是一定有效果的.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加缪和萨特, 他们都去过苏联, 加缪回来以后告诉世人一个真实的残酷的极权统治. 而萨特却极度赞扬. 曾经很鄙视萨特的行为, 现在突然理解了他, 因为如果没有一个用美丽谎言包装出来的苏联, 就没有现在的法国社会福利, 他们都没错, 真话和谎言都是正确的, 但是萨特更深刻地理解什么叫做资本主义和资本家的本质.

 

    游行结束后下午4点多, 大家在大街上靠着bus吃中晚饭, 同志们逐渐对我热情起来, 原来可能猜我只是来看节目的, 而现在他们可能觉得我已经和他们并肩战斗过了. 我们这条街停了百多辆来自各省的bus,大家都在路边啃面包, 我从头走到尾, 马赛的同志们要来回20多小时只为了在巴黎大街上走2个小时. 突然感觉了到了他们的激情和无奈. 资本家从不游行,因为他们掌握足够的社会资源,政治发言权, 立法权, 媒体话语权. 他们牺牲无产阶级的生命和鲜血从封建贵族那里夺取政权, 建立民主, 然后又用民主的方式进行合法的掠夺. 用文明外衣下议会政治的方式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 而劳工呢? 劳工没有技术能力去掌握政权, 也没有技术能力去立法, 如果要表达意见,只有走向街头,这是他们唯一能采取的有效方式.

 

    如果说资本家追求更少的成本和更高的利润没有错, 那么工薪阶级希望少干活多工资就一定是错了吗? 两者都是一回事.

 

2009年10月日记

 

现场视频: 法国观察站版权所有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