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西方文明自由落体式的坠落,他们还不知道,也不懂得。从权利而言,戏子与士大夫是平等的,但戏子更能影响大众,本身学识却差,职业病又好装逼瞎吵吵,一旦干政必亡国灭种。所以斥之为下九流是对民主精神缺陷的补救。既不剥夺其民主权利,又最小化其危害,实在是大智慧。西方必亡,中国必兴。 ​​​​

 

不能在两代人内坚决打击肃清蛮族暴乱的民族都将灭亡

 

华夏族进化程度最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治大洪水。在全国范围内治理洪水,不仅要智慧,也要有集体协作,而且是长期高效地写作,要守纪律,安于本职工作。只有满足以上条件的基因才能活下来,任何要个人主义瞎逼逼的基因都被淘汰了。 ​​​​

 

进化早的民族基因比蛮族要文明。因为那些野蛮的基因在数千年的进化过程中被淘汰了。任何不能淘汰这种基因的民族在古代都因民族竞争中被灭亡了,比如匈奴。蒙古人和满人在和汉人融合过程中得以提前进化。今日的文明社会缺乏古代符合天道的自然淘汰机制,所以变成了野蛮同化文明,人类不断坠入深渊。 ​​​​

 

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教育要因对象而异。人类用几万年训狼,才能在今天用几个月训狗。西方人的愚蠢在于:他们以为也可以在今天用训狗的方式来训狼。中国人是最善良和平的民族,我们能活到今天没有被蛮族灭绝,是因为我们祖先的大智慧不逼逼。谨守古训拒绝舔西才能活下去。 ​​​​

 

 

学习西方先进经验不等于舔西,而舔西却永远不懂西方也学不懂真东西,这也是舔西狗永远不懂的真理。他们只会逢西必舔,逢中必黑,还自以为高大上,其实蠢到极点。但就是这种华人,反而是西方公知追捧,甚至是膜拜的对象。 ​​​​

 

最讨厌环球时报得瑟,但是它能得瑟就说明这个世界比环球时报更丑陋。 ​​​​

 

在一个腐朽的时代,所有的高贵都是名利场里的笑料。只有当高贵也屈尊变现之时,人类的英雄时代才会开幕。因为曾经乌托邦式的高贵,仅仅一字之差就变成了现实中的传奇。高贵从来未曾贬值,但依然需要在尘世里亮瞎所有的眼睛

 

互联网摧毁了精英的文化霸权,也摧毁了人类文化的进步方向。网络越发达,人类文化素质的差距越来越大。少数有追求的群体不断学习而加速进化,而大多数则不断被低俗娱乐弱智化。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搞无条件普选式的民主。反而要用有条件普选的民主改革来扭转人类文明不断退化的趋势。 ​​​​

 

 

 

西方科学家把个人科学研究的利益置于人类整体利益至上,是不考虑后果,没有伦理制约的科技禽兽。西方科学的发展超越其伦理的进化,给人类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中国古代科学虽然发展缓慢,但绝不会为科学家一己之私而发明毁灭人类的工具。没有儒家复兴来全面教化人类,人类最终会被西方人灭绝。

 

再不民主必然亡党亡国灭种了。 ​​​​

 

圣母的微笑是死神的血盆大口。 ​​​​

 

台湾上层儒家传统,下层闽南乡土文化。士大夫在位,容得下乡土文化,后者还会在上层儒家的教化下慢慢进化。选举权一开放,士大夫和土包子一律平等。决定民族文化走向的不是质量,而是数量。无条件普选导致整体文明退化是必然。 ​​​​

 

很多年轻人喜欢宣称民主自由,其实他们喜欢的只是政治八卦。青春期思想活跃是好事,无论是无政府主义还是极右民族主义,哪怕是白左的妖娆和堕落,多了解一下也无妨。但是,处于这种思维动荡期的青年,还没有在生活上独自挣扎求存的经历,心智还未成熟,就不应享有决定民族命运的投票权。 ​​​​

 

猪肉那么好吃,所以为了严禁教徒吃猪肉,必然恶意制造仇恨,贬低吃猪肉的人类,区分敌我,最终以灭绝异教徒为立教之根本。 ​​​​

 

现实情况韩国要比法国糟糕。但韩国人很顽强,不放弃,努力革命奋斗创未来。法国人,只会破罐子破摔。 ​​​​

 

昂山素季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真正有能力领导国家。为了民主自由而坐牢抗争,为了本国人民的安全和未来走进国际法院。西方和诺贝尔奖只是她服务缅甸人民的工具。与此相对,中国的大多数自由派都是舔西狗汉奸卖国贼。 ​​​​

 

无论如何宣传都是没有用的,西方精英就是要我们大汉民族灭绝。只有从经济、军事和文化上彻底碾压他们,人类才会有真正的自由、平等和正义。 ​​​​

 

 

落后文明或群体的女性往上嫁,慢慢的人类整体就进步。这是所有生物进化的规律。反之,就是退化。慢慢的,人类就灭亡了。其他生物因为不会违规选择,所以就做回了地球的主人。 ​​​​

 

星球大战在毁灭西方文明的进程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而西游记等中国的鬼怪故事却为中华文明的进步作出了积极贡献。 ​​​​

 

上天仁慈,护佑人类文明的进步。民心所向,才能王道天下。无民主,则无民心,无民心,则无王道之国。虽霸道一时,终究过眼云烟。大中华文明,历久弥新,领导人类文明的进化,靠得就是世界之民心永固。西方民主已死,其文明的内在缺陷阻碍了其进化,非援引儒家文明不能自救。过去儒家的经典民主奠基了最伟大的古代自由帝国,今日儒家的现代民主也必将创建最伟大的现代自由灯塔

 

吹牛逼容易,喊口号简单,公知只会这两样。真正要推动一点实质性进展是非常困难,也是非常寂寞的。只有天知道,地知道,连人都不知道。 ​​​​

 

坚决废除现有的现收现付制的社保体系。围绕家庭来重建积累型体系才能避免亡国灭种。多生育多积累多享受少风险,不生育者少享受多风险,无法生育者国家托底。 ​​​​

 

西方过于关注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在我看来,他们对民主知之甚少,正是因为他们善于"自欺欺人地舔"西方,欣赏"完美"的西方民主。当这些"自由主义者"被击败时,西方就失去了希望,因为它看不到中国人民为民主做些什么。他们是那些拖延中国民主化的人,因为他们否定了中国的传统,他们被人民抛弃。 ​​​​

 

 

 

 

人生瞬间,来一次多么不容易。所以要有情怀,要做有情怀的事情。不然,与蝼蚁何异? ​​​​

 

大概90%,甚至95%以上号称要民主自由的中国年轻人不过是叶公好龙耳。

 

中华传统教育最了不起的智慧就是对历史教育的重视。学习历史,就懂得一切政策的后果,就能超越个人生命之短,以千百年长度来建立思维方式。国民教育就能少出现瞎逼逼的脑残,大汉民族才能把亡国灭种的风险降到最小。如今的青年,追求时髦,反对大一统,不计后果,完全不懂得历史的教训。 ​​​​

 

秦王朝牺牲自己,勇于改革,为大汉民族千秋万代立下第一等的功劳。嬴政和李斯可算是中华第一元首与总理。 ​​​​

 

中美将有热战,除非中国能在文化,尤其是自由民主人权的话语权方面全面碾压美国。只有儒家思想的现代化更新,才能彻底粉碎美国落后文明对人类思想的霸权。儒家大复兴刻不容缓,中国回归儒家传统是确保世界和平唯一的出路。 ​​​​

 

彻底碾压西方学术界不仅是儒家复兴,中国复兴的必须,也是拯救全人类的必须。要全面改造现行的以西方低等文明为主导的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社会学、哲学等所有人文类学科。我们要争夺的不是学术的话语权,而是全人类的生存权。 ​​​​

 

艺术家不能干政,因为追求表现力是艺术家的天性。但政治事务绝对要考虑后果,而不能为追求表现力而瞎逼逼,所以艺术家的天性必然导致其追捧亡国灭种的瞎逼逼政策。民主制度要在尊重其公民权的基础上,严格限制和打击其在政治事务中的越轨行为。要让社会鄙视那些瞎逼逼的艺术家,而非追捧他们。 ​​​​

 

要让年轻人觉得过度追求时髦和另类是一种耻辱,而不是傲娇,会遭到歧视,而非追捧,一个民族才能活下去。 ​​​​

 

年轻人没脑子,追求时髦,另类是天性。没有人生经验,没有考虑后果的能力是天然。如果没有长幼体制的制约,基本上社会就被毁掉了。中华文明进化得早,没儒家思想,早一千年前就被灭族了。看看战后西方年轻人搞得各种妖娆,多元,白左和圣母运动,就知道西方社会就毁在没有制约青春冲动上。 ​​​​

 

麦当劳肯定比米其林餐厅流行,肥皂剧肯定比话剧流行,说唱目前比古琴流行,西方快乐教育肯定比十年寒窗流行,西方自由主义为何大行其道?因为低等,因为容易,足以吸引不动脑子的大众。儒家需要高智商高投入教育学习,要考虑后果反复权衡评估其推行的政策,不能瞎掰逼逼,所以只有中国人才能活下来。 ​​​​

 

没有儒家,汉人早被灭绝了。这是儒家最大的贡献。因为儒家思想最珍贵的就是考虑后果。自由也好,任何思潮主义主意政策通通要考虑后果,而不能逼逼胡来。这个是所有西方哲学里没有的,所以希腊亡了,罗马亡了,所有西方帝国都亡了,今日欧美也会死于白左之手。 ​​​​

 

香港人没有勇气也没有智慧挑战西方的知识和学术霸权,这就是殖民地人民的后遗症。但证明了他们趋炎附势的特点。要让香港人走回正道,不在理性,不在爱国,而在实力圈粉。只要打倒西方知识界,尤其是要把西方政治学和汉学界踩在脚下,香港人就会乖乖做中国人。 ​​​​

 

民意如流水吗?昨天还在挺华为的,为何今天统统251了?不是民意如流水,而是民意本来就没变过。你华为为国争光,搞高科技,人民挺你。但人民没有给你任何仗着功劳就可以威胁老百姓的特权。中国人智商世界第一,没有华为,还会由大汉高科,死掉一个专制的华为,起来更多民主的大汉高科。 ​​​​

 

我的新主权理论将是政治学和宪法学的革命,从此这两门学科的话语权掌握在中国人手里了。人类才有希望在西方低等文明的统治下解放出来而活下来。 ​​​​

 

西方的自由主义无法保持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平衡,无法延续文明传统,无法确保人类这个物种的生存,是亡国灭种的。关键愿意在于西方自由主义是只看眼前个人快乐,而完全不考虑集体、民族、人类及未来后果的。没有儒家传统来改造,西方人必然绝种。 ​​​​

 

民族的进化以千万年计。那些低智商的,高暴虐的基因在漫长的进化史中不断受到惩罚而没有留下后代,这是一个民族自我淘汰的过程。进化领先的民族就比落后的更文明更受规矩更高智商更有耐心。过去各族独自挣扎求存,各不相干。全球化后,野蛮与文明大混杂,只有坚持文明同化野蛮才是确保人类不灭绝。 ​​​​

 

大企业比政府更要警惕。任何政府,都要受到全民的监督,在道义上躲无可躲。大企业,可以利用特权躲在政府后面,天然地与全民对抗。看看韩国的大企业和总统。大企业对韩国经济的发展贡献很大,但对韩国的人权和民主的破坏也极其巨大。在目前的政体下,更加要时刻警惕中国大企业比政府更政府的嚣张。

 

日本人有礼无体,有羞耻感,无罪恶感。罪恶感是内心道德对自己的约束,羞耻感是外来的约束。日本社会所谓的高素质,是在人与人相互监督而形成的社会压力下被迫伪装出来的。而不是由高道德个体为基础。所以日本的集体主义是对内克制,对外残忍,世上没有一个民族如日本一样整体性道德低下的了。 ​​​​

 

事业哪里有孩子重要?越伟大的事业,越是别人的。所谓事业第一,大半是虚荣心使然。而孩子,永远是自己的。事业,无非是人走茶凉,孩子不会。无论是男女强人,都搞不懂这么简单的道理。 ​​​​

 

有智商的人不会去对抗新晋的老大,有尊严的人也不会去追捧他。但少有愚蠢到玩命对抗未来领袖的程度。一个民族的智慧不仅来自修养,也来自足够长的历史经验。法兰西就是有智商有尊严的民族,美利坚算是最愚蠢的西方民族了,他们看不到历史上凡是对抗大汉民族的蛮夷都没啥好下场。 ​​​​

 

华为的体制就和大陆的政体一样,在一定时期内冲到全球第一是没有问题的。但其局限性也非常明显,而且非常脆弱。真正的危机不是在冲顶过程中,而是冲顶之后。如果不能改革,这个第一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

 

中国人不要去嫉妒美国公司请印度人做高管而不找中国人。这种天大的好事,中国人应该集体狂欢才对。 ​​​​

 

如果不是毛泽东这个狗日的搞了文化大革命毁掉中华传统文明,香港绝无可能乱成这样,大陆也不会有那么多舔西狗。 ​​​​

 

原来以为台湾人没骨气,舔西精日。没想到香港人舔得更没底线,连华人都不要做了。台独即使不举青天白日旗,也好歹举个绿岛旗。香港的舔西狗却以举英国美国旗为荣的。 ​​​​

 

香港选举中的大败不能全部归咎于舔西狗。根子还在大陆这里。一味宣传已经被西方自由主义打败了的西方共产主义,让港人离心离德。没有高举复兴儒家思想的大旗,让港人以跪舔西方为荣。没有以儒家思想民主化政治制度,让港人破罐子破摔。香港已死,大陆必须深刻反省,中国到底是儒家的,还是西方思想的?

 

没有政治驾照的普选就是一个笑话。 ​​​​

 

以德配位是文明进化的法则。人的精神素质必须能够控制科技发展。西方精神文明的进化远远落后于其科技的进步,也远远没有达到中华文明的精神高度。所以在人人都是传播源的互联网时代,各种低智商流行于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形成了妖娆寻死的主流文化。中国只要复兴儒家,必然把西方远远抛在后面

 

 

 

 

 

 

 

 

 

老毛把大陆搞得那么糟糕,小蒋把台湾建设得那么好,都在白忙活。只要认定自己是中国人,总有机会翻身。只要不想当中国人,注定完蛋。台湾香港到头来还是边陲蛮地。 ​​​​

 

学习和了解,乃至比西方人更掌握西方文明,都是很重要的。但中国人,因为对自己文明的不自信,因为舔西狗遍及我们的文化教育传媒界,浪费了太多时间在无数西方脑残知识分子身上。要复兴儒家并以此为标准来删选西方作品给大众。 ​​​​

 

从文明传统来说,李嘉诚这种小商人是典型的西方资本家,而不是中国的企业家。 ​​​​

 

废青是比西方人更严重的种族歧视主义者,而且还是自我种族歧视。他们歧视中国人,自以为自己是西洋犬,就比中国人高贵,所以不愿意做中国人。所以,应该把他们送到那些支持他们的西方国家去,去美国和英国。法国不欢迎他们。 ​​​​

 

极权主义是西方文明的特征,所以才有利益瓜分式而非互补共同式的民主来对冲。极权主义是西方文明的基因,它不是以纳粹、共产、神权、政治正确等显著形式出现,就以赢者通吃的执政等默许的方式出现。只有以儒家思想为根基的中华文明才具有真正的民主基因。 ​​​​

 

全民共识不是任何一神教范畴的意识形态,而是一个民族经过数千年实践考验获得的生存智慧。西方人历史太短,还没有吃足教训,所以妖娆地嘲笑中国人太集体主义而没有自由。他们很快会碰到亡国灭种的危机。 ​​​​

 

能够自我删选的才是真正的文明。古代主要靠书籍,而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信息都被保留,文明的自我删选功能弱化,人类不断脑残化。中国先秦时代,就知识界而言已经是相对的互联网信息爆炸时代了,孔子说自己述而不作,其实就是做了文化的选择性继承工作。儒家是经过历史考验并不断复兴与删选下来的不断完善的全民共识。而西方文明还没有进化到有类似共识的阶段,互联网导致的信息泛滥就严重阻碍了这种全民共识的形成。在互联网时代复兴儒家,会把西方再一次远远地抛在后面

 

地球存在了40亿年,不知道人类已经轮回多少次了。弱智遍天下,纵容一神邪教及意识形态肆意猖獗,再来一次轮回,其实是很自然的事情。 ​​​​

 

仗着民主的金字招牌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是代表了人类自由的灯塔国更加可以随心所欲,因为世界各国皆脑残。这就是美国霸权主义的合法性来源。中国政府在处理新疆、香港、洋垃圾、一神邪教等问题上瞻前顾后,畏首畏脚的根本原因还是心虚底气不足。唯一民主才能真正保家卫国,视国际舆论为狗屎! ​​​​

 

香港废青是汉奸,那些以废青为例全盘否定民主和自由的是卖国贼。中国人吃够了极左的苦头,受够了没有民主决策而实行的计划生育、高价引进洋垃圾、宗教两面人等等,付出了数亿生命的代价,绝不允许再倒退回去! ​​​​

 

以香港废青为例来否定西方民主是不对的。西方民主有很多问题,而且已经得了绝症,但如果他们引入儒家思想,还是有救的。西方民主并没有到必须全盘否定的地步,有用的部分还要借鉴。相反,西方民主建立在法制之上,哪里能容得下废青这样的胡作非为?这只能说明只要做舔西狗,就必然智商和道德双归零。 ​​​​

 

打狗看主人。香港的事情,首先要打主人,就是那些永远抹黑中华文明和儒家文化的西方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政治正确挂帅,不学无术的汉学家。他们除了推销已经病入膏肓的西方民主给中国人,完全没有反思纠错能力。他们不仅是中国百年灾难的学术罪犯,也是阻碍西方民主进步,推动全球伊斯兰化的元凶。 ​​​​

 

看着香港被毁掉,非常痛心。我对香港感情很深。所以,要坚决清洗西奴,尤其是西奴知识分子,把他们赶出校园、媒体、各种讲台。坚决在全球领域打击抹黑中华传统文明的西方文化种族歧视分子。中国一个多世纪的厄运都因抹黑儒家传统而起。只有儒家大复兴,中国人才能真正恢复自信,恢复智商。 ​​​​

 

什么叫民主?共产党做得对的,我支持。共产党做得不对的,我反对。这是民主。逢共必反,不是民主,是专制,和逢共必舔没什么不同。 ​​​​

 

废青废香港以为筹码,自我感觉良好,认定香港对中国很重要,我们会因此而让步。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台独一样。港台其实已经成为鸡肋,甚至比鸡肋更没价值。 ​​​​

 

梁文道说2008年奥运时在中环等船,当刘翔出现在大屏幕上时,在场的所有香港人都为他而自豪。说得好像香港爱国是对中国多么大的恩赐一样。 笑话,中国人为中国奥运冠军而自豪不是正常的事情吗?这还值得吹嘘?你爱你妈妈值得吹嘘吗?为你兄弟得到奥运冠军而高兴很逼格吗? ​​​​

 

为什么废青打警察啊?” -“因为警察不会打他们”-“为什么他们不去打真正的资本家呢?”-“因为保安真的会动手-周保松说香港有经济自由,是被资本家残酷剥削的自由。钱穆这批走了以后,香港学术界没人了。 ​​​​

 

香港人还喜欢把曾经(那么爱国)的香港永远回不去了说得非常有优越感,仿佛一个过气的交际花。其实,在大陆人眼里,你香港算个啥?你们以中国人,以中华文明为耻,以跪舔西方为逼格,在我们眼里不过是一条舔西狗而言。 ​​​​

 

香港知识分子最可笑的观点是:香港独立运动是中国政府逼出来的。- 独立就是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中国5000年来,官逼民反的事情多了去了,有几个是反贼是追求籍贯地独立的? 反政府是民主权利,但独立是叛国罪行。 ​​​​

 

总之,治理香港和台湾,要有强硬手段,要把他们当作蛮夷来进行重新归化来治理。 ​​​​

 

以后治理香港有一条,凡是国语不及格的,一律不得出任公职和教职,国企香港中层以上也一律不得聘用国语不合格者。财政对媒体的补助等管制要倾向国语媒体,各级公共会议用语要必须讲国语,前三十年可以配粤语翻译,后取消。语言是陆港两分的根本原因,必须严厉打击这种语言分离主义。 ​​​​

 

香港从英到中,都是殖民地模式的治理与经济体系,所以与法国海外领土一样,都会形成本地寡头垄断。但法国海外领土仅限于经济体系,且公共财政依靠中央补助。所以政治上有中央通过财权、外派本土行政人员以及国家教育来强化控制,所以不平等的畸形经济没有香港那么严重。而且法国海外领土精英多选择到本土发展,不会留恋本地闹革命

 

昨日讲座间隙,碰到一个台湾人,年纪比我大,说:台湾文化本身就是中国文化,社会上层思想体系是老蒋按着中华儒家思想建设的,下层的各种民间思想即宗教民俗都是本省人早期从闽南带过来的。说完还补充一句,好的坏的都带过来了。我听这么有水平的台湾人不多见啊,后来知道他是眷村出生,果然

 

昨日讲座周保松提到,港独的主题歌:愿荣光归香港-  这是典型的基督教语言。中国人与天地同在,高贵自由,哪里需要基督教,或其他任何宗教的救赎? 谈自由,最高级别就是精神自由,任何一个教徒都不会比中国人更自由。 ​​​​香港人要自由,却甘做宗教的奴隶,比大陆脑残还脑残。 ​​​​

 

多么坎坷的命运,只要心中有祖先不忘本,总有复兴而扬眉吐气的那天。无论多么冤枉,多么委屈,只要背弃祖先做舔西狗舔日狗,都会遗臭万年,不值得一点同情。台湾和香港,就是这种毫不值得同情的逆子汉奸。最可怜的就是那些自认是中国人,却无法离开港台的同胞。 ​​​​

 

香港人和台湾人有一个共同的思想局限。他们都很骄傲于自己的成功,但把这些成功归咎于自己独特的港台身份:因为是香港人或台湾人而能干。其实他们忘记了因为他们是中国人才成功!他们留着祖先的血,天然继承了祖先勤劳智慧的传统。所以,一旦他们否定自己的中国人身份,就马上变得low出天际。 ​​​​

 

香港骚乱最大的恶果就是导致大陆无毛猖獗和极左化。此二者相对港独而言,对中华民族伤害更大。因为废青废一个岛而已,他们要亡国灭种。 ​​​​

 

凡是不愿意做中国人的舔西狗,都会变得不要脸,而且是公开、极端地不要脸,甚至以不要脸为荣。从台独到港独,无一例外。 ​​​​

 

香港已经成为过去式,未来就是一个破落的大渔村。香港的好运来自祖国,香港的厄运来自背叛祖宗,这几代年轻人,百年内无可救药。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