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如果没有日本,台湾独立只是中国人的感情问题,但因为日本及其军国主义时刻准备复辟,台湾独立就是中国人和全体人类包括日本人民的生命安全问题。所以,台湾独立的唯一可能就是日本突然从地球上消失。 ​​​​

 

所谓自信,无非是对真理的追求,对智慧的敬仰,对人类命运的关怀。 ​​​​

 

过去世界对伟大中华文明知之甚少,他们无法想象中华智慧可以拯救他们的民主和自由,因此一旦他们被中华文明所折服,那么就会转变为超乎想象的,甚至是非理性的对中华文明的崇拜。这就要求我们每个中国人更加努力的复兴自己的文明,绝不能辜负世界人民对我们的期望。 ​​​​

 

人生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无法突破基层思维,如同台湾人总是陷入台湾不可能统一大陆,所以要独立的看似非常务实的自由之路。台湾人忘记了从小的教育: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只有也只要做好了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就必然能成为中国的领导力量。 ​​​​

 

法国人经常以这不法国为由来否定任何伟大改革在法国的落地,其实大革命在爆发之前很法国吗?却成为现代最法国的灵魂,所以戴高乐后法国一路衰败至今不回头。基层之所谓会变成贬义词不是因为基层本身,而是以基层思维来评估创意,如同当代法国人。 ​​​​

 

这个世界会淘汰很多有理想的人,大体有两种:一是真的只会夸夸其谈的人,任何没有落地能力的全球视野都是他们主动贬值自身能力到零的加速器,因为啥也干不了。二是真的只会落地思维的人,任何视全球视野为落地障碍都将让他们可能宝贵的落地经验迅速贬值为零,因为也啥也干不了。 ​​​​

 

中华文明是人类最先进文明,中国是最崇尚人文主义的国家,中国人民是最和平的民主,中国领土越大对世界的和平越有利,对人类的幸福越有利,任何企图缩小中国领土的行为,无论来自何方,都是对人类的背叛。 ​​​​

 

战争之可怕的根本在于文明以绥靖政策避战而导致野蛮兴高采烈地发动自信满满的战争。从某种角度说,文明最终被野蛮屠戮都是其苟且偷生不及时捍卫正义的惩罚。 ​​​​

 

民进党与日本军国主义有一共同的精神特点,他们都认真地来规划并执行一个最终必然失败且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计划。因此,对于这种既愚蠢又凶残的野心必须在第一时间予以毁灭性的警示打击,比如以武力收复钓鱼岛为核心全歼日本海军的有生力量,并粉碎日本相信美国安全承诺的幻想。 ​​​​

国无雄主,虽强国必亡如宋明。国有雄主,虽弱国必兴如大秦帝国。 ​​​​

 

台湾独立是日本军国主义复辟的第一步,而把台湾沦为保护国而成为日本的南下基地是日本军国主义复辟的第二步。 ​​​​

 

维基比fb伟大万倍。

 

 

台湾独立意味着日本军国主义的复兴,必将导致新的世界大战,而大陆武力收复钓鱼岛是避免此悲剧的有效方法。 ​​​​

 

西方文明对人性和人生的理解和中华文明差得太远了,本来他们可以进化到和中华文明相差不远的水平,可是基督教毁掉了这一切。 ​​​​

 

经济的落后,甚至社会道德的落后都是暂时的,文化底蕴的落后才是长期的。台湾去中国化后导致了文化底蕴的衰退,在未来将使其成为中国最落后的地区。

 

无数好人勤奋人努力一生而失败,究其根本原因是:他们认为中华文明与现代社会不容而应该淘汰。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远远比努力、智慧、天赋更重要。 ​​​​

 

少年时代觉得万般皆下品 惟有读书高太极端,如今才真正领悟到这是多么大智慧多么务实的极端。只要社会还没有进化到人人皆尧舜的时代,只有这样的教条才能约束懒人庸人废人成为社会主流,才能保护我们的孩子们不被他们所谋害,才能最终保障中华文明永远领先世界。 ​​​​

 

九州出版社的钱穆的《中华文化十二讲》2012年版,只有人民币24块,11万字,172页,用心读完最多20个小时。那些整天唧唧歪歪抱怨中华文明没有带给他财富和荣耀的人,舍不得20个小时和24块人民币,根本没有资格来号称自己是爱国而恨铁不成钢。如今的大陆,仇恨中华文明已经成为懒人装逼的遮羞布了。

 

佛教诞生于已经高度发达的文明体中,如果不够宽容和智慧,哪里有立足之地?基督教等一神教诞生于落后文明体中,如果够宽容和智慧,哪里有能够被人理解呢? ​​​​

 

反抗家庭约束的只有两种人,一是创世伟人,二是社会废物,所以儒家伦理在总体上是必须的,真正的伟人不会被抹杀,但社会废物会被改造。这和唾弃大学教育一样,要么成为比尔盖兹,要么成为混混,教育体系在总体上也是一个民族文明的保障。西方文明的堕落即从粉碎家庭伦理开始,乱交和吸毒为时尚。 ​​​​

 

研究中华文明到位的西方人都有非凡的智慧和天赋,也正因为有了这些,他们才能懂得一点中华文明。可惜,中华文明在西方不是显学,西方没有福分享受他们最高等级知识精英的智慧,所以面对中国屡战屡败,最终拱手让出世界的领导权。 ​​​​

 

中华文明胸襟广阔,意境高远,是为人类文明进步而生的大智慧,任何人类文明的智慧萌芽都会因为中华文明的改造而升级成为更上层更完整更具有仁爱天下的高级智慧。过去印度的佛教经由中华文明改造成为最上层的宗教,今日西方民主也必将由中华文明改造成为最完美的政治制度。 ​​​​

 

西方结社到最后都是为了小团体的利益,即从更大团体中获得本小团体的超额利益。而中国式的结社是一种扩大更大团体和其他成员利益的公益行为。好比中国人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西方人正好反过来他们是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不忧。所以,中华文明是最高等的文明。 ​​​​

 

思维方式正确对人的能力提升有多大的价值呢? 思维方式好比交通工具,而能力好比速度。一个勤勤恳恳而且绝对有天赋的职业自行车手,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让他的自行车速度超越汽车速度,即使这辆汽车的司机是一个刚刚会开车还没有拿到驾照的小朋友。今日所谓专家学者不过是在骑车而已。 ​​​​

 

有些人能力很强,但却错过了创造伟大历史的机会,是因为没有把国父遗训天下为公放在所有决策的第一位。有些人本来能力不够强,但却创造了伟大的历史,并且在创造伟大历史的实践中成为超人,是因为始终把天下为公记在心上。伟大的英雄只会诞生在为天下人谋福利的伟大事业中。

 

天下为公才是大智慧真正的来源啊!

 

没有蒋中正,绝不会有台湾民主,没有老国军,绝不会有台湾人的自由。任何以独裁指责国民政府的台湾人不是弱智就是忘恩负义之徒。因为没有蒋中正和老国军,台湾早就成为红色之下一岛而已。 ​​​​

天下没有一个民族缺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伟大,但天下没有一个民族以此来作为全民教育标准的,更没有由此全民族践行数千年而不放弃的。中华文明领袖世界是人类的福分。 ​​​​

 

天下风云起,无非棒喝一声。 ​​​​

 

安史之乱才是中华文明从鼎盛变为衰落的转折点,这是领袖文明过于自信装逼导致蛮夷崛起的第一历史教训。 ​​​​

 

弘道者自然有大智慧,因为弘道者有大胸怀。

 

事实上,古代中国皇帝对忠臣义士的封圣,首要并不是出于维护自身统治那样现实和低端的动机,这是从西方低级文明角度来看的。封圣本身是中华帝国德政教育的重要职责,帝国要长久,皇帝要青史留名必须以提高全民道德修养为己任,这是历代中华帝国政府共同的使命,所以天下的帝国唯有中华帝国是永生的。 ​​​​

 

其实,单凭人性本善这一条,中华文明就超越了其他所有文明。所以,中华文明领袖世界是惯例,中华文明落后世界是特例。

 

儒家思想确实是最高等的人类思想,其根本原因在于相信人性本善。这是其他所有思想都没有的,或没有如此重视的,最伟大的人类信仰。有了人性本善的信仰,天下的一切对人类来说都不是无能为力的,遍寻整个人类历史,从未有过如此高贵自信的思想。 ​​​​

 

西奴是一往情深的不读书的弱智。

 

所谓慧眼和悟性,99%来自博览群书和在此基础上的思考。 ​​​​

 

战略的问题比技术的问题更容易被任何人谈论,因为战略没有技术更细节,它既是长远的,又是雄壮的,可以被任何弱智用来吹牛,所以很容易被抹黑成大炮,比如螨虫日精西奴五毛都喜欢黑化国父孙文。但事无战略必败,国无战略必亡,而拥有战略远见的伟人,一个民族能五百年出一个就可永生了。 ​​​​

 

活在理想里,和,活在现实里,仅仅只有一个词的距离,那就是勇气。唯有勇气可以把理想变成现实,唯有大胆的执行方案可以把顶峰的理想建成现实的灯塔。 ​​​​

 

每天入睡前的最后一件事是庆幸,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欢乐。人生太美好,心随我愿,事随神愿。 ​​​​

几千年几百代人百亿生命使用积累的历史经验不如西方数年实验重要,这是西奴的理论。

 

看看西方那些没有信仰的人堕落在低俗变态的生活中,那些有信仰的人沉迷在神权的魔障里,就知道为何只有伟大的中华帝国可以永恒。因为他们相信人性本善,他们追求天下的和谐,他们崇尚高贵的人文精神,他们是唯一顶天立地的人类。 ​​​​

 

只要中华文明没有主导人类的教育和文化,任何传播技术进步都只最终降低了人类文明的素质。愚蠢成为网红,弱智成为领袖,变态成为时尚,这正是西方低俗文明带给人类的噩梦。

 

非常幸运,中国传统的民族主义是对人性的赞美,对人文的崇拜,对天下正义的追求。在一个唯有民族主义崛起可以抵制低俗和弱智的时代,只有非宗教神权主义起源的中国民族主义可以积极正面地推进人类文明的进步。世界因有了中国人而得到救赎,中国人因拯救世界而成为神族。 ​​​​

 

有威权才有民主,反对此论点的其实都是历史盲。任何一国民主化都以初期的威权为保障。西奴实在是连西方历史都不懂就甘心为奴了。 ​​​​

 

所谓天意,无非是对个人坚持理想的神化。

 

汉民族是伟大而善良,从不欺负人,当然也不是好欺负的。在5000年漫长的历史中,凡是欺负过汉民族的蛮族不是彻底从历史中消失了,就是沦为人类文明的弃儿,现在还在猖狂的蛮族也必将是这个结局。为何?因为上天希望人类更文明,而不是更野蛮。

 

西方式的商业化的文化,通过各种心灵鸡汤,让屌丝成为意见领袖,让亿万成人变成婴儿。西方不仅是井底之蛙,而且是弱智天堂。批判西方文化的实质是为了提升西方人民,我们的人类同胞的智商并拯救他们,使之成为真正的大人。

 

西方包括西奴日本无论政界还是学术界,除非个别,都是希望台湾独立的,而且更希望台湾文化和东南亚文化相混合后从中华文明中独立出去。中西竞争,在具有高贵传统的中国人眼里应该是智力的竞争,而在具有野蛮征服传统的西方人眼里就是赤裸裸的你死我活。 ​​​​

 

总的来看,台湾独派的支持者的素质比统派的要差很多,无论是智商、眼界、礼仪还是逻辑思维能力。但民调上独派还是要比统派高很多,这说明二十多年去中国化后,台湾人民的综合文明水平是持续下降的。 ​​​​

 

西方带给人类最终是死亡,这点毫无疑问。如果要把人类从地狱中拯救出来,非得依靠中华文明不可。 ​​​​

 

戴高乐实在是伟人,他爱人民,又看穿人民,他相信人民,又懂得人民,他尊重人民的主权,也尊重他们的弱智。天下的雄主,有如此大胸怀大冷静大智慧无出其右者。 ​​​​

 

其实,人民的命运都是咎由自取。因此,以教化为第一国政的中华文明才是关心人民命运的政治文明。

 

为什么中华文明最伟大,比如情人节:西方情人节叫Saint-Valentin,是为了纪念基督徒Valentin忠诚于上帝为人主婚而死,而中国情人节叫七夕,是人、神和神鸟一起反抗天庭法律捍卫人神爱情成功的日子。

 

汉字是确保中国人智商永远领先世界的根本因素。尤其是在一个知识爆炸各种新词汇层出不穷的时代,依托原有单个汉字的新造词模式远远比拼音字母造词更有效率和更有扩展性。可以说,人类的科技越发达,越强化了汉文明的竞争力。而且汉字的美学提升了其使用者的艺术性和灵性,汉字强化了中华民族的神性。

 

中美青年里充斥着同样多弱智,但美国的弱智诞生于民主自由制度,非但难以得救,反而将继续弱智化整个美国社会和未来的美国公民。而中国的弱智青年完全是被洗脑的结果,只要中华文明复兴,就足以把他们变得聪明,美国将永远失去和中国竞争的能力,所以他们要基督化中国来毁灭中华文明,把中国人变脑残。

 

从趋势来看,无论未来台湾地位如何,必将成为地区分离恐怖主义横行之岛。这是天然独无法面对自己无法不是中国人的事实而心理绝望的发泄。 ​​​​在民主制度下无法用专制手段强制解决,所以唯有中华文明复兴来彻底打垮他们的精神变态。中国越早成为世界的领袖,台湾的恐怖主义越早消失。 ​​​​

 

所有无足轻重的失败都是为关键性的成功提供警示以完美方案。 ​​​​

 

现在你躲在小小的屋子里纵论天下,如同你妈在2005年坚守满仓套住的股票。- 老娘如此鼓励我。

 

今天写书写得热血沸腾,有理想并努力实践中的人永远活力四射。人生的美好在于时刻奋斗着。

 

当代台湾青年和大陆青年面对世界有一个本质的区别,不认为是中国人的台湾青年仰视世界,而大陆青年俯视世界。如果台湾继续去中国化,将变得比菲律宾、越南还低等。 ​​​​

 

教育的普及几乎消灭了文盲,但西方把文化商业化后反而大幅度降低了人类的文明水准。大量弱智依靠写作技巧而发癫发痴占领了大众阅读市场。而教育的堕落使得读者把低俗当作阅读。中华文明复兴后,唯有中国人可以屹立于世界文化的顶峰,忍看西方人继续陶醉在文明的衰退里。 ​​​​

 

美国人当然可以对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在日本有强大的驻军,可以先发制人彻底摧毁日本军力。中国如在日本也有同样驻军,也可以持美国人一样的态度而静观其变。所以,没有驻日中国军队,中日永无和平友好,东亚无和平,人类亦无和平。 ​​​​

 

事实上,在民主制度下,代表人民主权的民选日本政治家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就意味着其取代了军国主义时代的天皇而公然以实际行动宣布国家神道的复活。这代表了日本神权军国主义的复辟,而且因为其民选身份,更代表了日本全民支持神权军国主义的复辟。 ​​​​

 

日本脱亚入欧后,去中华文明而建立了国家神道,赋予了神国日本在全球的绝对地位,因而以天皇名义发动的战争被美化为圣战。日本变成人类近现代历史第一个恐怖主义国家,和今日伊斯兰国相当。如果不是有残余的中华文明影响,日本在二战中的暴行将更甚,当然日本民族也将全体玉碎去地狱。 ​​​​

 

日本人拥有恶魔的内心,但被中华文明紧紧的包裹着,当中华文明强大而足以抑制其恶魔之心时,日本人就表现得知书达理如中国人。而当中华文明自身衰败时,日本人的恶魔之心就喷涌而出让日本人成为人类历史上排名靠前的凶残民族。 ​​​​

 

近代中国科技落后于西方有两个可能原因:一是中国人重精神质量远远超过物质欲望;二是中国人智商低下无能力追求科技。看遍今日世界,中国人智商最高,其次就是半个中国人的韩日智商最高。所以中国科技落后是物欲超过精神的结果,这没什么可耻的。但今日之中国要以科技与人文双料冠军来提高人类的境界。 ​​​​

 

古代中国是同时代最民主自由的国家。中华文明是最民主自由的文明。中华民族和民主自由不可分割。中国必然实现现代民主,必将成为人类新民主的灯塔。所以中国人民不需要以基督化这种灭绝文明的方式进行民主化。恰恰相反,凡是借鉴了中华文明使之本地化的国家将进入最优秀的国家行列而成为人类的先锋。 ​​​​

 

国父孙文精通中西方文明,博采众长又能结合中国实际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还能知行合一在实践中领导中国人去努力实现理想,是千年以来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人。

 

脑残神棍说中国不定期改朝换代要死好多人。这是事实,也是历史时代的局限。但中国改朝换代200-300年才死一次人,战争是中国历史的特例。而西方基督教世界200-300年才不死人一次,战争是西方历史的惯例。远的不说,最近五百年里,从宗教战争到一战二战,都是西方基督教国家发起。 ​​​​

 

国父孙文不信教以后革命成功了,蒋中正信教以后丢了大陆,痛定思痛之后于1966年在台湾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催生了台湾30年经济腾飞期。 ​​​​

 

基督教是中国民主化的敌人,虽然不是最大的敌人。因为基督教化中国而灭绝中华文明的野心和行动,使得专制主义成为保卫中华文明的合法借口。

 

基督徒不相信人性本善,认为人没有能力自律,非经过所谓的上帝指引无法有道德。神棍们为什么是脑残呢?因为他们认为在基督教创教之前的希腊人、印度人、中国人都没有道德。只有中世纪教会统治下的欧洲人最有道德了,所以把很多布鲁诺给烧死了。 ​​​​

 

基督教在法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我原来以为他们改过自新了。结果跑到中国和东亚又死灰复燃,不断向人类文明挑战。深入研究后,你不得不承认,美国的无神论运动并没有过去看来那么极端,因为他们是一群有真正智慧和勇气的美国人,在一个充满邪恶的帝国里发起的人道主义革命。 ​​​​

 

台湾虽然民主化了,但因为没有文革而保留了正统的中华文明,所以一靠其继承正统儒家思想的国民,二靠其庞大的佛教、道教和民间信仰群体足以抵制基督教灭亡中华文明的企图。而大陆人非常不幸,中华文明被摧残60年,在中华文明彻底复兴之前,不得不依靠专制权力来抵制基督教灭绝中华文明的野心。 ​​​​

 

什么样的文明基础产生什么样的宗教。判断各种宗教的先进与低劣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标准,就是看其创始人的文明背景和创始地的文明基础。低等文明土壤绝无可能产生比高等文明土壤更先进的宗教。 ​​​​

 

事实上,基督教长老回鼓励各种地区分离和独立势力的实质是缩小各人民主权的效力范围,而让跨国家的教会作为人类的主宰,把伟大的人变成神的奴隶,精确地说把伟大的人变成教会的奴隶。 ​​​​

 

天下民族习性不同如天下生物。蚊子就喜欢叮人传播疾病,而青蛙就吃蚊子。有些野蛮民族生来就是给人类作孽的,比如曾经的匈奴、维京海盗、蒙古人、满人,以狭隘民族观坚持继承本民族罪恶习性的民族迟早会如匈奴一样消失在历史长河里。但人与蚊子不同,蚊子无法改变本性,人有向善之心,可以自我改造。

 

若汉武帝取代崇祯,必以:抄家、济民、整军、灭满,八字方针重现大汉盛世。

 

在汉人占据90%的国家里不搞民主只有一个目的:要汉人世代为奴并逐步灭绝。 ​​​​

 

未来要在常州等地建立铁木真及其子孙的跪像以永远警示善良的人类。

 

汉人文明仁义不计算历史旧账,但蛮族向来把汉人宽厚当作示弱而滋生残暴再起之心。中华数千年历史惨剧皆如此,直至今日的日本要复辟军国主义和蒙古及满人要重新屠杀汉人复国。 ​​​​

 

这个世界上有行动力的人数量永远少于有才能的人。所以后者往往以嘲笑前者为生并咒骂世道不公平。其实世界很公平,因为所有不愿为人民和历史服务的才能只配孤芳自赏。 ​​​​

 

这种叛乱地区得撤旗建县,行政司法执法部门主官全部由汉人担任才对。蒙古人有历史罪孽,不彻底反省是绝不允许的。

 

铁木真是比希特勒更凶残的屠夫,凡是崇拜他的人,无论宗教信仰与种族,都是潜在的人类公敌。 ​​​​

过去、现在和将来,儒家都是中华民族最强大的守护神。 ​​​​

 

中华文明如果没有彻底复兴,有了选票的教徒是民主最大的危机,更是中国生死问题的最大威胁。 ​​​​

国籍是契约,种族是感情。有感情的契约当然是最完美的,遵守契约也是义务,但以契约来嘲笑感情就很没人性了。台湾人嘲笑入了外籍的中国人依然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属于后者。 ​​​​

 

缺乏智慧与智商但文笔技巧极好的现代作家让阅读变成了低智商社会的培养基。

 

相对勇气和智慧,行动力才是最关键的。只有行动,才能创造历史。 ​​​​

 

中国是人类第一个联邦制民主国家,以早期各部落集体确认政治领袖禅让的合法性为特征。

 

公元4世纪后半期,古代日本天皇的统一了原始神道,成为宗教权威,这是日本神权国家之始,因为是天皇既是政治领袖又是宗教祭司。因为在日本天皇制度从未被推翻过,所以日本从未脱离神权国家的本质。 ​​​​

 

在中华文明和中国强盛的时候,日本的邪恶神权会得到压制,而当前者衰弱时,日本的邪恶神权就会伸张,一旦加入了西方基督教一神教的国教思想就会彻底转变为军国主义的神权体系,这就是日本发动二战的宗教起源。 ​​​​

 

49年改国号决定了其只是一段出轨的历史。 ​​​​

 

日本神道是天皇制度作为神权政治制度的宗教基础。汉文明的传入未能完全教化已成神权国家的日本,反而在2000多年里被利用成为完善神权主义体系的思想基础。如同中古基督教利用希腊思想来强化基督神权的合法性。神道和天皇并存是制造邪恶日本的根源。 ​​​​

 

"我以前一直觉得在华尔街上班是非常高大上的,直到我来到陆家嘴上班,发现这里遍地的野鸡、山寨金融皮包公司,我猛然醒悟,华尔街跟陆家嘴本质也是一样的,只不过人家华尔街骗的是全世界的钱。"- 准确的说,只有现在的金融业彻底崩溃了,人类的经济才有救。人类的文明才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

 

 

日本这个民族还是很有干劲的,是西方化社会中最有前途的国家,只是生育率太低。关键是日本男人越来越不中用导致日本女性缺乏生孩子的安全感。虽然中国男人更靠谱,但中国女人却不愿意生孩子,所以应该鼓励中国男人多娶日本女人,为中日这两个人类文明的领先民族多留下后代以保障人类的进步。 ​​​​

 

运动式执政的核心原因是人民无权选择、监督和罢免执政者。 ​​​​

 

西方的年轻人不是有朝气,而是因为对前途彻底绝望后的堕落。中国的年轻人不完全是在愤青,因为他们坚信未来的美好而有足够自信。前者已成行尸走肉,后者只需要教育扭转思维。 ​​​​

 

中国应当没收所有非历史传统的清真寺并改建成学校或文化中心。

 

未来能实现世界统一的原始楷模是汉朝的刘邦- 汤因比 ???? 思考中。

 

日本人的信仰里既缺乏儒家的祖先崇拜,又没有佛教的因果报应,所以没有对超然世界的敬仰,没有来世对现世作恶的心理制约,也就没有善恶之心,只有耻辱与荣耀。所以他们可以承认侵略的失败,但否定侵略是一种罪行。 ​​​​

 

韩日同受中华文明影响,为何善恶截然?因为韩日对中华文明的吸收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即韩国是几乎是全盘汉化的,因此能跟随中华文明成为最文明最和平的民族。而日本只是利用中华文明来补充其传统神道思想,所以始终保留了野蛮和非理性的本性。 ​​​​

 

神道教是追随时代最新思想而更新外表的木偶,其包容性和扩张性类似儒家,但因为本质上是宗教,有对神和神的后代即日本皇室的崇拜,因此其核心是非理性的,外表的新思想并不改变其非理性,而是作为非理性落于实践的工具,所以才会屡次全民狂妄到要进攻中国和美国。 ​​​​

 

蛮夷主动汉化而成最伟大领袖的典型是楚国。近代以后最伟大的中国领袖是广东人-孙文,其次是浙江人-蒋中正,即使是毛也是湖南人,皆为楚国旧地后裔。

 

朝鲜自创文字,而不是全面汉化,固然形成了独立的国家和民族,但却永远失去了成为人类领袖的可能,也失去了成为最发达国家和最幸福国民的可能。 ​​​​

 

只要敢于对日宣战,台湾就没有胆子独立,只要占领日本,台湾也绝无可能独立。 ​​​​

 

台湾战略地位对于日本极其重要。因为日本从未真正反省对华侵略战争的罪行,所以其内心永远怀有对中国报复的敌意。因此,支持台湾独立是日本的必然选择。中国武统的对象不是作为同胞的台湾人,而是其幕后的支持者日本人。台湾宣布独立之日,就是中国全面进攻日本之时。 ​​​​

 

总的来看,日本人为战争罪行付出的代价太小了,而获得的战争利益太大了,所以必然产生新的扩张思想,最终使其在未来一次偿还过去所有欠下人类的债。

 

日本的国家祭祀是皇室和国家一体的祭祀,这就构成了其本质上的专制神权体系。而在中国是分离的,国家祭祀为社稷,而皇室祭祀是宗庙,这就确立了国家是永恒的,而皇室是可变的,如果他们不再能完成其职责。 ​​​​

 

其实绝大部分民乐不是来自域外就是来自少数民族,这才是中华音乐最伟大的地方。

 

同样信仰佛教,好莱坞的明星们喜欢藏传佛教,而苹果的乔布斯是禅宗,这个以中华文明哲学化了的印度佛教。由信仰者的智商对比即可对比出文明的先进与落后。 ​​​​

 

基于言论自由,任何民族都可以自称为人类最伟大的民族,但全世界都可以依据历史和现实来判断。比如蒙古人、满族人、阿拉伯人、德国人、俄国人和日本人要自称是最伟大的民族,那么全人类都要提高警惕,这意味着他们一旦有机会将继续通过侵略和大屠杀来灭绝所有人类及文明。

 

消灭汉民族的英雄历史是所有外来邪教和外来意识形态的共识,唯有如此,他们才能永远奴役人类最伟大的民族汉民族。 ​​​​

 

应当把维护东亚和平和驻军日本首都同时写入宪法,以永记历史教训和保护东亚各国人民的永久安全和幸福。 ​​​​

 

其实就一句话,愿意多生孩子并负责任的男人和女人最靠谱。

 

每天从各种欢乐或奇怪的梦中醒来,想想未来的世界会因我变得无比壮丽,就会感谢命运女神是有多么爱我,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放弃过掉进陷阱里的我。人生实在是太美好了。

 

这是一个弱智横行并以为睿智的时代,也是贱民招摇过市并以为高雅的社会,更是一个野蛮猖獗并以为有信仰的世界。人类陷入绝境,只有中华文明复兴来拯救。

 

为什么中国人世界上最聪明?因为每个受过正常教育的中国人都知道西方基本的历史,而每个正常的西方人则完全不知道春秋战国是中国文明最伟大的时代。

 

看完《十月围城》,其实我们今天的活着的中国人都愧对列祖列宗。中华文明要复兴啊! ​​​​

 

每一座清真寺都是叛国的基地,都是屠杀汉人的堡垒。

 

中华艺术的多元精神在于为高雅寻找不同的表达,而西方艺术的多元在于竞相加价低俗。 ​​​​

 

这些年对中国崩溃的误判根源在于对中西执政和行政集团能力的判断错误。中国贪官比西方多,做事比西方粗暴,但西方比中国愚蠢得多,因此中国虽然行政成本高且副作用大,但至少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进步。而西方则因为愚蠢完全走在错误的方向上。 ​​​​

 

雄主起于天命而无依无靠,唯有天时地利人和。 ​​​​

 

孙文最大的错误是求成功心切而过于和弱智们妥协。中华文明的复兴可以晚一点,但决不能重蹈覆辙。 ​​​​

 

天下的大事要有天下那么大的心来做才行,中国是第一超级大国,对于中国未来前途的任何设计也都要有天下第一伟大的心来想才行。 ​​​​

 

儒家的华夷之辨不是类似宗教之间的异教徒之别,而是文明与野蛮的区别,这才是中华文明最伟大的地方。

 

越来越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其实是因为我的阅读量极大,而且更重要的是:读的都是让人聪明,而不是让人脑残的好书。 ​​​​

 

在没有中华文明创造的最先进民主制度诞生之前,拒绝西方现行民主制度是中华复兴运动成功的必要选择。因为西方现行民主制度过于低等,配不上人类最高等的中华文明。但是,中华文明创造的最先进民主制度却可以拯救西方民主于死亡。 ​​​​

 

在中华文明复兴创造最先进民主制度之前,大陆没有被西方弱智民主所占领是非常悲哀的幸运。 ​​​​

 

西方文明以低俗为时尚,中华文明以高雅为基础。

 

西方民主搞了那么多零零碎碎的公民参政议政的所谓的新模式,从网络审议到公民监督,其实都是权贵阶级施舍的残羹冷炙。只有复兴中华文明,才能给人类社会带来最先进的民主模式。真正的还政于民,是未来英雄时代的基本目标。 ​​​​

 

命运女神常伴左右,可就是不亲我一下。 ​​​​

 

勇气比智慧重要一万倍。因为只有勇气才能做出决定。

 

宝刀屠龙,倚天不出,谁与争锋。其实是: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如今的民主世界腐败不堪,人民有冲动而无本领扭转现状,精英或自命清高不趟浑水,或哆哆嗦嗦如小脚女人一样患得患失,人类需要一个真正的英雄时代。

 

人生处处是陷阱,长期活着的家族其实都是命好。 ​​​​

 

这千年一遇的历史大潮为何还没有来?因为你还没下海。 ​​​​

 

今日做梦梦见去钓鱼,鱼总不上钩,我就潜水几十米下去抓了好多条鱼,而且是石斑呐!天下的事,自己的命运,主动权都要在自己手里。智商和勇气都很重要。

 

中国人为什么智商最高?文明最发达?因为汉语没有动词变位,所以通过增加补语来精确。这就代表了汉文明不受教条主义的约束而持续发展的本能。

 

只要有民主制度,中国绝对搞得起全民医保。 ​​​​

 

所谓宽松教育就是荡妇号召大家一起来浪。 ​​​​

 

所有的命运弄人都是神的宠爱。

 

国无雄主,民不尚武,必亡。

 

民国早期的那代人是现代史迄今为止最高贵的中国人。他们对西方讲述中华文明的水平和气质百年来无人能及。当时中国实力落后,但他们身上还流淌着最高贵民族的血液,而中华文明是领袖文明,非有自命为人类领袖的气质不足以理解。其后百年,中国人在出生成长在失败环境中太旧了,这种高贵的血液凝固了。 ​​​​

 

一个没有中国驻军的日本永远得不到中国的信任,也永远是战争的策源地和刽子手的产房。 ​​​​

 

反精英已经成为全人类社会大多数共识,并且将持续百年,直到新的民主制度在全球各国建立。因为当前的精英,无论各国都已经变成狗屎的代名词。 ​​​​

 

资本逐利而非逐税,尽管税是利的一部分。1、投资美国实体经济能赚钱吗?2、美国实体经济劳工还有竞争力吗?3、减税计划能挺多久?

 

中国如此大规模减税是兴国大计,美国则是亡国之举。 ​​​​

 

(台湾人)第一次辦理德國居留時,我的德文還很差。承辦的太太一句英文都不會說,說看不懂我給的英文版本獎學金證明(那是我的學校發給我的正式版本),當場對我吼道:「我不懂英文!!!」接著,她竟憤恨地把我所有遞交的文件灑在地上,讓我蹲在地上一張一張地撿。” - 在法国10年闻所未闻。 ​​​​

 

出国如投胎,除了智慧,你没有任何地板,除了你自己的胆怯,也没有任何天花板。 ​​​​

 

拯救世界难不难?不难。为何?因为人民中有智慧。拯救世界容易吗?不容易。为何?因为有魄力的人五百年一遇。 ​​​​

 

禽兽是日本的本性,只要它觉得可以战胜你,它就必然变禽兽,以史为鉴。

 

人为何会对未来迷茫?因为他们从未想过自己来决定未来。

 

日本人3分表面是人,7分骨子里是禽兽,没有资格独立掌国,需要中国来监国教化为人。

 

人生有很多劫,幸运的是每次都能过;不幸运的是,因为每次都能过,所以就无法摆脱之于人类的责任。所有的陷阱,其实都是迈向高峰的台阶。 ​​​​

 

大多数中国人和法国人一样都不懂伊斯兰教的邪恶本质,也意识不到伊斯兰化会最终导向亡国灭种。但是西方人好装逼,有着大量脑残会以暴力或非暴力形式来反对一切对邪教的整治措施,而中国人只会静观其变。所以,西方最终会被邪教占领,而中国才能独存。 ​​​​

 

正面负面综合评估世上各种文明,只有中华文明对人类做出巨大正面贡献,印度文明中性,西方文明总的来说还是略偏负面,犹太文明相当负面,而伊斯兰文明绝对负面。 ​​​​

 

当鸵鸟把头埋在沙里装作看不见伊斯兰的扩张,这种姿势就是等待被砍头的样子。这就是法国人和其他西方人的未来。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