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人工智能永远无法战胜人类,技术层面是的可以的,但人类具有神性,机器不会有,即使如围棋,千万次的运算未必能战胜一次人类的觉悟。如果人类输给机器,那只是人类还没有足够发现自己的神性。

2016是巨变的开始,神在偷偷乐,而魔鬼也在狂笑。

穆斯林少数族裔以教法强行干涉所在社会的自由,遭到反抗后,就伪装成自己是大多数异教徒的受害者,这是他们惯用且管用的伎俩。正如当中国人反对清真立法时,穆斯林却指责中国人反对他们吃清真食品。

在穆斯林为少数的地区,他们就包装成受害者,来获得白左的同情,因为大部分这些地区基本上为文明社会,无法抗拒白左以民主或半民主手段的进攻;而在他们为 多数的地区,他们就尽情压迫异教徒,因为白左不愿动用暴力手段维护人道主义,而这些地区往往非动用暴力手段不足以维护和平。

古兰经禁止利息,伊斯兰银行的储户要么等通货膨胀后钱贬值,要么和银行一起去冒险(投资分红是可以得),这本质上是政教合一体系对穆斯林个人财富的严格控 制。与其说是银行不如说是神权P2P。即使是沙特也不热衷伊斯兰银行,因为这意味着其他银行都是非法的。而在大陆,居然还要鼓励发展。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以穆斯林兄弟创始人哈桑·班纳的外孙Tariq Ramadan为代表的穆斯林知识分子和社会活动家鼓吹的欧洲穆斯林公民身份觉醒运动,其实是利用民主制度进行伊斯兰扩张的借口。民主国家公民身份没有让 他们珍惜人权和自由,反而成为他们用公民权利去限制全体非穆斯林群体公民权利的工具。

黄俄如此纵容绿教的根本原因是为了将来用穆斯林做雇佣兵来镇压要自由的非穆斯林。

买了房的,或赌了房的,或在股市中赌赢的,最底线是偷偷乐,还是不要去嘲笑那些没买房没从股市中赌赢的同胞。大陆是一个肮脏的赌场,吃人的绞肉机,人人都在为生存搏命,有幸活得好一点没有错,但因为自己活着就赞美吃人的机器是对的,就非常不好了。

“90平米的房子,在2003年需要耗费这个年轻人不吃不喝90个月(7.5年)的工作血汗;在这个朋友已经很努力工作的前提下,现在呢,同样90平米的房 子,需要耗费这个不再年轻的人450个月(37.5年)的血汗……从7.5年到37.5年——这个朋友30年生命被谁偷走了?”

年轻时没有人生经验,也不够智慧,不能坚信和觉悟命运,浪费了太多的生命。所以年纪大了,虽然放弃很多东西还是心怀感激,至少还有机会补回来。

传统上阿拉伯语是穆斯林礼拜和传教用语,但是凯末尔决定土耳其穆斯林在公开的礼拜和正式宣教中必须使用本民族语言-土耳其语,这点至今在土耳其还有争议。- 大赞,任何母语非阿拉伯语的穆斯林都应该如此。

1930年凯末尔和历史学家共同编纂的土耳其历史书中明确指出:伊斯兰教是漫长土耳其历史中的一个事故; 生命是化学和物理的自然演化,和任何超自然外力无关;宗教是重要的社会和心理现象。他希望他的人民能够相信他们作为人的自身能力,并且继承伊斯兰教诞生之 前的土耳其文明遗产。- 为今日土耳其默哀。

凯末尔还通过历史教科书的编纂来去伊斯兰化: 土耳其民族远远早于伊斯兰教的诞生,伊斯兰教通过抹杀各民族的民族性而统一在一个所谓的阿拉伯民族之下,而土耳其民族主义正是要推翻伊斯兰教的地位。- 伊斯兰教的扩张就是建立在摧毁其他文明的基础上的,它毁灭了各民族的根以建立阿拉伯的神权专制。

虽然凯末尔对土耳其去伊斯兰化的改革对建立现代文明土耳其意义非凡,但伊斯兰主义依然死灰复燃,因为经过独立战争后的人口大交换: 超过100万原奥斯曼帝国基督徒公民(大部分是帝国的经济文化和技术精英)迁出,30多万外国穆斯林迁入),土耳其在历史第一次成为一个纯穆斯林国家。- 前车之鉴。

凯末尔改革有一项关键内容就是将土耳其语去阿拉伯化,改用拉丁字母(英语法语拼音等),从根子上切断土耳其语和伊斯兰文化的联系。- 新疆维吾尔语也必须同样去阿拉伯化和拼音化。

一些人说我是犹太人,因为我出生在Salonica(犹太人聚集区)。但是人们不要忘记拿破仑还是意大利人(拿破仑是科西嘉人,该岛刚从意大利转为法国领 土),但是他死的时候是法国人,并以法国人身份载入史册。人应该服务于那个让他们真正发现自我的社会。-- 凯末尔。

最初凯末尔还试图说服人民现代文明和伊斯兰教是相容的,但很快他就是失去了兴趣,不仅是因为他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哈里发体系,而且因为他觉得人民对伊斯兰教 的热衷严重阻碍了他的土耳其现代化文明化的改造。事实上他的想法是旧奥斯曼帝国时期数代改造者的综合,但只有他有魅力和实力去实现先驱的理想。

在一个大动荡的时代,拥有英雄是一个民族的幸运,他们不能彻底扭转一个民族的命运,但他们的努力却可以延缓失败降临从而给下一个英雄的诞生争取时间。

生命中的奇迹是神的杰作,因为他们厌倦了人类的无趣演出。他们抽签之后决定了新的主角和不知道结局的剧本。·

绝望的实质是:并不真正了解人民的渴望,也没有努力去为了实现这些渴望而努力学习,提高知识和能力,没有把自己投入到自己宣称的理想中。相信上帝而绝望于他为啥不给中国人一个奇迹,而不相信自己就是那个奇迹的创造者之一。

Salih Bozok, 凯末尔的忠粉,在反思1908年土耳其革命(建立君主立宪的奥斯曼帝国)时说:我们的错误在于只把立宪作为目标,一旦实现就没什么好做了。- 今天中国自由派还在犯同样的错误,他们忽略了人民具体的渴望。更糟糕的是,他们的绝望也在于此,他们忘了应该为实现人民具体的渴望而加强学习。

自由社会的根基确实是人类公共道德的文化进步。但宗教垄断人类公共道德文化的时代在启蒙时代之后就结束了。在西方以法国大革命为标志,而在东方,应以汉字的实际运用为标志。·

政治学者,过多研究极权及其集团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们终会淘汰。重要的是,民主来临之后,究竟以何种理念去执政?政治学到底是什么?国家和社会的关系到 底如何处理?更细节化一点,政党政治和民主制度之关系如何调整?这些都需要对民主理论进行更新,在没有答案之前,任何放弃都不足取。

抗争,重要的是坚持先完善自己,历经70年摧残,未来中国三观正且有实际能力的人才奇缺,努力提高自己,学好外语尤其是英文,努力出国深造或培训或感悟或 实践都是毫无风险的抗争。每个有志青年都应该先问问自己,那天来临的时候,我能为祖国贡献什么?我现在还需要为这种贡献能力还学什么?

中国民主化的道路一定是匪夷所思的,即使坚信2022大变局的我们在今天也无法预测具体的形式,因为这不仅是人类千年以来最伟大的奇迹,也是人类迎接未来 千年挑战最壮丽的开幕。所以,任何放弃和失望都辜负了中国人之于人类的使命。坚持并努力着,我们是如此幸运,如同神一样乐观。

文明成功的标志是国家竞争的成功不是绝对的,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要素。如希腊亡国2000年,但源自希腊文明的现代欧洲就是国家竞争成功的典范,又如孔子时 代的儒家文明不能保证列国竞争的成功,但秦汉一统以后的儒家文明就成就了一个千年帝国。以近现代中国之失败而归于中华传统文明的失败也是不对的。

在多元主义的皇帝的新衣下,旧的宗教和世俗的冲突替换了新名词。伊斯兰教和世俗化原则的冲突,被民主制度下的多元主义诠释成了种族歧视,反对非自由化的伊 斯兰教成为种族歧视的代名词,而坚持政教分离原则变成了对穆斯林群体的仇视,这是可笑也是恐怖的倒退,是伊斯兰主义利用民主制度进行扩张的借口。

毛毛虫要变蝴蝶是需要蜕皮的,蜕皮的过程是很痛苦的,上帝一手给你成功,另一手在索取你的付出。

西洋是强贵族服平民之服,中国则许平民服贵族之服,所以其美观与否,大相径庭。。。以中西服饰相较,大体上,自以中国的服饰为较适宜。现在崇尚西装,不过一时风气罢了。- 吕思勉。

宋代募兵制度于经济政治均有价值,除去诸多史家评论外,其核心缺陷在于养兵虽多但战事过少,无论北南均苟安一时,最终导致养兵为患却不能战。战争虽然人员费用牺牲极大,但如控制得度会使国家保持整体活力,当代如美帝就深谙此道。·

"唐朝强盛时,何尝有什么藩镇?到玄宗设立藩镇时,业已因国威陵替,改取守势了。从前对外之策,重在防患于未然。必须如汉之设度辽将军,西域都护,唐之设诸都护府。。。其设置全然在夷狄境内,而不在中国境内的,此之谓“守在四夷。是为上策。”"-吕思勉。

华夏亡于异族根本原因还是武备松懈,人民苟且安宁,忘记当兵义务,而执政者体恤民心为一时之利,居安却不思危,累世之弊终酿亡国亡族700年之惨剧。不愿 当兵的人民亦遭异族屠戮亿万。-人民愚钝可以理解,但华夏族700年无雄主却是悲剧的根本。·

民主救国方式多样是个人的权利,但我还是建议年轻人不要去举牌,应该先努力学外语好好工作赚钱,下定决心出国留学,先提高自己的能力和视野,在民主国家切身体验了之后自然知道中国民主的路在哪里了。

黄俄窃政多年对华夏文化而言是大大的退步,台湾格局过小致使领袖性质的华夏文化无施展空间,因此也是退步的。所以华人社会的文化自1949以来都是退步的。

人和人之间难以相处往往并不是个性相对,而是层次分明。因为人是理性的,但各自层次却决定了他们的理性程度,比如大陆自干五和港台公民之间就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他们都在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汉字是人类文明的诺亚方舟。

宇宙万有是灵魂的具体化。无论生命在哪里,灵魂都以各种各样的外表与生命相伴。- 爱默生。 - 似曾相识。

世界似乎总是等待着它的诗人。- 爱默生

“你们自己是圣灵新的诗人,你们要将所有循规蹈矩的习性抛之脑后,使众人面对面地与神相识”- 爱默生在神学院的演讲。--- 与其说是传道,不如说是教化。

美国错过了爱默生,法国没有错过雨果。

汉字是神迹,赋予了一个神圣的民族,作为人类文明最危机时刻的保护者。

自罗马占领希腊到现代希腊独立,希腊亡国2000年,可是没有人会否认古代希腊高度发达的文明,至今西方世界依然视古代希腊为西方文明的起源。即使在对现 代民主制度的研究中依然不亦乐乎地引用雅典民主。可是,中国人却要否定自己的传统文明,即使该文明是人类史上唯一一个历经千年的头号帝国之灵魂。

西方人对自然的恐惧迫使他们选择宗教作为保护者,只有科技的进步才能帮助他们走出宗教的桎梏。但是中国人对自然只是敬仰,并能融入于其中,因此不需要宗教的庇护,而能靠自身的觉悟提供精神保障。或许,具象的汉字本身就让古代中国人对自然的恐惧消失了。

“文化能使信仰从心里产生。”- 经过了千年的进步和积累,西方文明终于诞生了爱默生,使之有希望可以赶上了中华文明2000年前的水平。

人类文明的进步,使得对神的信仰转变成了对人自身精神上的信仰,诗人就取代了传教士。这就可以理解为何今天在西方文明社会越来越式微的基督教到了中国大陆尤其是农村地区就反而受欢迎的原因: 农村的文化水平没有达到可以借助诗歌和文学作为精神依托的程度。

学院憎恨天才,正像修道院憎恨圣徒。- 愛默生 - 因为天才和圣徒是神迹,在他们的光辉下学院和修道院失去了世俗的权威。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