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民主

Pages

西方从未有过成功推翻现有统治者的平民革命 , 又深受宗教统治的毒害甚久 , 所谓物极必反 , 当受压迫的平民不能成功改朝换代进行暴力革命的同时 , 受压迫太深太久以后 , 就向压迫的根源 ---- 制度开刀 , 从而以制度革命的胜利来取得自由 , 因为在不摧毁制度的前提下 , 平民没有可能更替执政党 . 而中国因为实行儒家 ,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 , 应该是最优的稳定的选择 . 同时在中国基本未有过任何宗教战争与宗教压迫 , 儒家是一种相对宽容的信仰 . 而根据儒家经典 , 君轻民重 , 人民有权推翻不仁义的暴君...

尊重法国人民的选择,我希望法国有新的一页,但打败勒庞并不意味着打败伊斯兰化和贫困。我们赢的不是选举,而是重建祖国的责任。 本次法国大选最大赢家:个人是不能亲自上阵的卸任总统奥朗德,而政治思潮的最大赢家是接近第三条路的社会民主主义即社会主义中的右派,克林顿、施罗德和布莱尔是代表。 奥朗德是法国的代表之一,但法国左翼极其强劲,所以始终无法如布莱尔改组工党一样改革社会党。因此党内右翼众大佬通过支持表面中间的候选人小马跳出社会党党内初选而独立参选,从而达到破坏了社会党传统建制的目的。比如社会党初选胜选的官方候选人阿蒙在第一轮只获得了6%的选票,创下最低得票记录。小马为头马(选举需要明星候选人,不是有实力的大佬就可以登场的)的社会党右翼根据民意的提高和对手的愚蠢,在选战之中不断重组政治力量,达到实现法国式第三条路的目标。...

川普对中国民主化的贡献是“巨大的“,我曾经发过两条围脖说过其战略意义:第一条是2016年11月10日:“在历史的关键时期,只有真正的实力派而不是装逼派才能胜出,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川普当选对大陆民主化是巨大的利好,因为这一雄辩的事实彻底粉碎了装逼学院派对民主方向的垄断,他们的光环破了,人民和未来的中华栋梁才能找到真正的方向和方法。大美不亡,中华更兴! ” 第二条是2017年1月31日:“ 川普废除对全球民主化的支持是大陆民主化的特大利好!在过去的体制下,民主派并不以中华文明复兴为基础来研究民主化战略,而是以西方落后文明和价值观为准绳,导致了数十年连续失败。如今西奴和西粉们断了粮,却可以激励他们反省而重新认识到中华文明的价值,因此大陆民主事业真正走上了胜利的道路!...

目前无论中国还是西方,无论学术界还是政治圈,无论草根民主派还是装逼公知派,无论美粉还是欧粉,无论是反民主的大陆派还是民主的港台本土派,“中华文明传统是反民主的”这一观点是具有统治地位的。只有极少数人认为中华文明传统是有利于民主化的,笔者有幸属于这些非主流派,而且我认为中华文明比西方文明更有利于民主制度的建立和运行。在2017年元旦,我可以宣告西方模式的民主已经丧失了内部更新的能力,必须由中华文明作为新的动力输入而复兴。未来的新民主模式是以中华文明为主导的,借助西方民主而复兴的中华文明将是整个21世纪人类文明进步的灯塔。今天只是以一篇博客类型的短文作为开篇,先重点讲讲“人的自由”。...

选择Samuel Huntington, Democracy’s Third Wave ?(1991) 中的 部分 观点进行批判。 200多年前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指出中国是 专制政体,这一观点影响了几乎全部的西方和东方学界,使得中华文明被彻底而相反地误读至今。而亨廷顿对全球的学术和政治圈的影响也非常巨大,其对儒家(他说的儒家可以代指中华文明,本文亦如此)的错误看法也深刻而广泛地影响着人类对民主和中华文明的认识。虽然此文写于26年前,但这些错误看法继续统治着东西方学界,是今日人类文明持续堕落而找不到出路的根源之一。当然,这不能把责任算到他这个不懂中文的学者身上,汉学家和中国人是最应该首先反省的,尤其是中国人自己。...

儒家思想对政府所持的伦理观点是妨碍民主反对运动发展的重要障碍。这种观点乃是,政治上的妥协是令人厌恶的,认为知识阶级领导国家是天经地义、责无旁贷之事(不承认有相互竞争的各种利益),对国家采取集体主义与有机论的概念(不利于政治竞争规则的建立。) - James Cotton, 1997. 这是西方学者夜郎自大的典型,既不懂西方文明及民主的本质,也不懂儒家就敢于贸然下定论: 1. 西方民主有着利益之争的希腊罗马实践起源,但经过亚里士多德“因个性而作出的决定才是符合伦理”的理论改造和伯克的诠释“议会辩论不是围绕利益的讨价还价”已经形成了非利益之争的民主理论。而现行西方民主中各利益集团之争实际上是对民主的背叛,是今天西方社会分裂和动乱的根源。西方正应该好好虚心从儒家基于哲学共识基础上激进与保守的个性之争中学习如何补救自身缺陷。可惜几乎所有西方学者都因无知和自大错过了拯救民主的机会,直到今天依然不思悔改。...

在所有反对或者质疑法国大革命的论据中有一条是相当有说服力的,就是大革命时期的恐怖专制,以雅各宾派专制为顶峰。在大革命的同情者中也存在着对恐怖政策的反思。而对大革命的毫无保留的支持者来说,恐怖政策是必须的。以上三者其实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下即:恐怖是法国大革命的必然。而这一论断往往被出于各种目的引申为:恐怖是革命的必然。 我是反对以上观点的,这些都是对历史和历史演变过程的无知,至少不是认真研究和思考的结论。 恐怖肯定不是革命的必然,从历史经验而言也不是法国大革命的必然,只能算是法国大革命的偶然。 首先要说明历史研究的两个关键的,但长期被忽略的因素。...

今日巴黎正有百万人游行来表达自由对恐怖主义的顽强,我没有去参加游行,而用一篇反恐政策研究文章来进行更务实的反思,这符合我的行事原则,但在我的未来国家政策系列论文中,把反恐作为开篇是很令人沮丧的,因为原先准备讲教育政策(教育在我看来是最优先的公共政策),但在了解法国、西方世界和中文领域的关于本次袭击事件的诸多评论之后,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用反恐政策作为开篇,原因有三 : 一、在可预见的未来,是反恐而不是传统上的战争成为未来相当长时期的国家安全问题,相对西方人,中国人对反恐的敏感度和知识还远远不够,处于非常危险的无意识和无认识状态,有必要及早警醒;...

上篇 « 年轻人能为中国民主化做什么 ? » 是我这个系列文章的开篇,按计划应该开始讲具体的议题研究了,但我思来想去还是要先谈谈方法论即务实,因为在我看来这既是人类历史上所有“品质高尚”人士改造社会失败的根源,中国也不会是“所有中”的例外,也是未来中国社会进步将会面临的最大风险。至于加上“年轻人”这个词只是我以为中国的希望真的更在于年轻人,而目前他们却因为“谦虚好学”的美德被所谓的主流意见偏离了务实原则,这确实令人非常担心。因为有志于社会进步的中国青年真的不多,其实很稀有,每一个都是我们民族的宝贝。...

这是我在不惑之年的生日和诸君分享的心得,未必够长够细节,但应足以对未来至少半个世纪的全球自由和民主的进步有概述性的诠释。注 : 中国民主化和全球的进步是一体的,这是本文核心的大局观,下文详述。 本文并不遵循逻辑论证严格的学术要求,原因有二,一是我并不想说服谁,无论从启蒙或者观点争议而言,在2014年10月11日的今天, “说服”和启蒙一样除了浪费同仁的精力和时间别无它用,第一建议就是诸君应当把主要精力放在提高自身的实力上,要务实讲效率,因为需要准备的事项非常多,诸君也应当有愉快的私人生活,时间很宝贵的;...

<< < 1 2 3 4 5 6 7 8 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