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民主

Pages

法国以国家之名把伟人们请进巴黎的圣贤祠而封为共和国的神。而我却推崇一个没有进入“封神榜”的《反抗者》。 他就是 阿尔贝·加缪 (Albert Camus) 。 实际上,是其子 让·加缪 (Jean Camus) ,给我带来对先贤祠与法兰西共和国精神最深刻的印象。 阿尔贝·加缪于 1960 年 1 月 4 日因车祸去世, 2010 年 1 月 4 日是其 50 周年的忌日。 2009 年 11 月,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希望在此时把加缪的遗体请进圣贤祠作为纪念,却被其子 让·加缪拒绝了。理由是:进入圣贤祠非其父所愿。...

早上,当晨曦唤醒了巴黎,她对我说: - 我做梦梦见了你,赟。 - 太好了,快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 - 嗯 … 这可是个秘密。 - 不 ~ … 这,女人的特权! ~ … - 是耶 ~ … 现在,给我写下你的姓名吧。 我于是写了 : Tao Yun - 噢,不是用法语字母,请用中文。 给我“画”下汉字里的你的姓名吧。 我就这样“画”了:陶 (táo) 赟 (yūn) - 这是什么意思呢 ? - 陶 (táo) 是家族的姓氏。关于它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其中最古老的是来自 4300 年前关于帝尧的传说。当尧还是王子的时候,一座叫做“陶”的城市是他的第一个封地。在那里,他也作为制陶的手艺人和平民一样工作。后来,他又搬迁到了另一个封地:“唐”...

我喜欢法国风,但我是个中国人。 法国风,是选择的权利。中国人,是肩负的责任。爱情把权利变成责任,自由把责任变成权利。 我来法国是为了民主,我回到中国是为了自由。我从未忘记初心,所有的轨迹都通向这一终点。 我不喜欢离开罗马的安东尼,但我尊敬为共和国捐躯的西塞罗。登陆西方,就是为了带着所有的希望在某一天回到孔子的天下。 出生于 1974 年,我属虎,它是森林之王。它的故乡在辽阔的亚洲大平原。那里诞生了它英雄般的灵魂。 作为中国人,我是龙的子孙,它象征着和平与幸福。太平洋才是它传奇般的世界。 最终,我要回到中国,那里有我...

在法国的第一次游行示威是和法国总工会。10年了,2009年10月22日巴黎,在法国经济部前面。当年做了这个视频,还上传到了63省的官网上,后来文档丢了。刚刚居然在FB的历史贴里找到了。 - cgt20091022.mp4

1895年2月21日,国父孙文与革命先辈们在香港成立兴中会。3月16日,首次干部会议决定先发动广州起义,并采用陆皓东设计之青天白日旗为起义军旗。 由此到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16年间,孙文发动十次武装起义中,有六次是以香港为基地秘密发动的。香港,不仅策划革命,而且是各种革命活动的交汇中心,也是每次起义失败后革命党人的避难地。辛亥革命,推翻满清,恢复中华正统,以超越西方民主的中国模式而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香港,曾经是当之无愧的革命中心。 1950年,钱穆,二十世纪的孔子,流亡香港,创办新亚书院,以继承和传播中华儒家文化。昔时,香港受大历史影响而风雨飘渺,新亚书院从一无所有起步。但在钱穆等儒家大师的坚持下,中华传统文明绝迹中原而在香港幸免并发扬壮大,为我华夏正统留下了宝贵的血脉。香港,曾经是当之无愧的中华圣城。...

虚心挖掘和学习对手、合作伙伴、乃至所有人的智慧,为我所用,是中央帝国昌盛万年的基石。 2019 年 7 月 3 日,由 5 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领衔撰写并得到 95 位美国专家、学者和前官员联署的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会议员的公开信在《华盛顿邮报》发表。 这是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它不仅代表了美国乃至西方真正“有本事的”精英对川普对华政策的反思,更代表了他们对中国登顶之路的看法。其对影响登顶的中国自身之缺陷的分析虽略有瑕疵,但深刻到位。无论其动机如何,从结果来看,是一份“魏征式的谏言”,认真研究并选择对的意见进行改正是完成登顶伟业的基本功课。书院学生收藏必读。...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年6月, 封面中间口号:当法国被一个中国人觉醒,世界将为之震撼! [1] 封底文字:我理想中的法国 – 法国式的《开放与改革》! [2] 中文简介及目录 [3] 自从民主之风吹遍全球,第一次一个亚洲人怀着成为 “ 中国的托克维尔...

2008年1月1日我在阿尔卑斯山上度过了来法国后的第一个新年,2019年的今天是第十二个了。为了庆贺这样一个小轮回,我翻译了法语自传《一个中国人的法国民主历险记》中的一节,和大家分享我在法国最初的日子:第一次在法国过圣诞和新年的有趣故事。法语标题为《Bienvenu chez les Fǎguórén 》,取自法国最卖座的喜剧影片《Bienvenu chez les ch'tis》(欢迎来北方)。 2007年12月23日早上,在11个小时的飞行之后,我直接坐上了去里昂的高铁。火车横穿了半个六角形的国土,如同在世界上最大的花园里漫游,而不是在到处是工厂的西方发达国家。我喜欢大自然,看着风景和奶牛,我相信决定经济发展水平的是环境和生活的质量。法国的外省比我想象得要美丽得多。...

阿 Q 精神及鲁迅风格的作品 阿 Q 及鲁迅的绝大部分作品都是对中国文化的过度反思。每个民族都有其缺陷,有些缺陷是主流比如教族一体之民族,比如文明未进化完全之族。而有些缺陷是芸芸众生之多面性之一,非主流,小比例,阿 Q 即属于此类,对此进行反思是一个民族通过自我批判来进步的必须,但不必抬高到民族劣根性的地位。鲁迅的作品是必须品,是警示钟,但不是旗帜和灯塔,因为他就是把丑陋的特例反思成了中国的主流国民性,类似如柏杨《丑陋的中国人》。 我的专业是史学,史学用事实即结果来说话。天下大民族大帝国很多,从罗马到阿拉伯、蒙古、荷兰西班牙英法殖民帝国等,没有一个在灭亡后复兴过的。只有中华帝国能够死而复生:五胡乱华、蒙元、满清等,也只有中华民族可以不断走出失败而重回世界巅峰,这些历史事实证明了中华文明的主流是伟大的有着第一流的竞争力,一个阿...

今天在 44岁生日之际,我完成了法语版自传的最后一轮检查,接下来将由法国朋友进行法语的审核。该自传主要介绍了我在法国民主社会的10年“冒险”,其中穿插了中法文化和习俗的各种对比和我在中国的经历。其中有我和法国社会各阶层的互动:朋友、同学老师、知识分子、普通人、各政治人物从各党派普通党员、积极分子到领导人如极右的勒庞、极左的梅朗雄以及前总统奥朗德等等。当然,也有我对法国和西方的理解及看法(面对法国和西方受众),其中有一节是“假如我是法国总统”来“测试”法国社会的反应,还“宣传”了中华文明的伟大,“揭示”了中国重回世界巅峰的秘密,预言了法国和西方、中国乃至世界的未来。...

<< < 1 2 3 4 5 6 7 8 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