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微言集

声明

本博客是作为文明之道书院创办人的陶赟之中文博客,不是作为法国总统候选人的陶赟之官方中文版网站。

本博客面向中华文明体系之公众,重点介绍儒家传统,促进中外文化互通,推进儒家民主化和普世民主模式-中庸式民主,与博主在法国的政治竞选活动无关。有关其竞选活动的内容纯属信息公开或学术交流。

欲了解其法国政治系统内的具体政纲与思想,另请移驾访问法语版竞选网站 www.tao2022.fr    和订阅YouTube陶总统频道 视频配有中英文字幕。

Pages

西方的出路在哪里?

西方的堕落之路是由它自己对中国的仇恨、歧视、无知而筑成的。西方知识分子是这条堕落之路的设计师,资本家是投资者,政治家是监工,可怜的西方人民都是他们的奴隶。天下的人民是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我们要帮助西方人民在学习和借鉴儒家思想和中国历史经验教训中觉醒,支持他们振兴民主,恢复传统价值观。全世界人民都应该携手共建自由、民主、共富的人类大同社会。

西方人研究民主,研究集体决策,细致到非洲小部落全体部民会议和印度古乡村的议事会。中国古代社会文明高度发达,怎么就没有看到研究朝廷决策的细节,也没 有乡村自治的细节?是我孤陋寡闻,还是国内压根就没人重视本土 “ 民主模式 ” ? 对正当防卫定罪就是禁止公民自发反抗犯罪,一要打击民间正气,其后果是制造人民内部矛盾以转移焦点;二要加强公民对官方暴力机构的依赖,成为真正的奴隶,且不会,不敢反抗任何压迫。 民生艰难,连活命都是奢望了,那些改良派,宽容派,我看都是投敌派。 看了几个相关研究,非常失望。强调一下我的观点:未来中国民主制度的研究和设计一定要向前看。现有制度经验都是工具,而不是标准。...

视野的局限在每一次对主流的反抗中得到突破。在全球化网络化的新时代,主流是限制人类进步的枷锁。革命是社会更新的常态。 中华文明清正高远,当担世间公义之责。悲奸邪窃国久已,吾辈当奋力自救,复国而后济世。余有此愿,与诸君共勉!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 大唐的气质才是我中华的气质。 政治学,社会学和法学研究的务实性可以用以下一个浓缩案例来说明:士兵面对示威群众是否开枪的决策,并不取决于个人良心,而是对开枪与否的风险和收益评估的结果。 启蒙时代以后,为何西方世界还没有出现同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因为学术规则把...

知识分子要做对人民有用的事,而不是仅仅对私人名誉有用的事,是谓公心。要走出象牙塔,站在现实的土地上,而不是陶醉在乌托邦的幻想里,是谓有大脑。 关注绝大多数人无视的领域才能享受一个时代的伟大。 不能依靠军阀打军阀。 - 警钟须长鸣 1971 年民国政府退出联合国是民国的光荣,不与那些被现实政治抹杀了正义的国家为伍。 1971 年的大陆还在反人类的文革中, 10 年前刚刚有 3600 万人 死于大饥荒。联合国可耻,这样非正义的国际秩序需要民主后的中华和所有真正的正义国家联盟来修正。 革命永不会过时,因为社会进步不会停止。革命既无法预见,也可以预见,因为人民对社会进步的要求可以预见。革命因此是人类的宿命,没有人可以怂恿,也没有...

中国人的精神是成为:灵魂自由的倡导者,善其身而济天下的贵族,人文文明的守护者 贤哲的智慧不因国家之弱而失去力量,不因当时的功败垂成而失去光辉,不因无知的反对而失去影响。 勇气是在最悲观的时候看得到赢,智慧是在最失败的时候看到怎么赢,坚忍是在最成功的时候看到还没有赢。 在我眼里的世界是一个即将巨变的精彩无比的世界:中国的民主化,世界民主的更新,全球性的文明进步。我非常庆幸可以亲眼看到这一连串的历史奇迹,很难理解那么多悲观情绪从何而来。 政治学研究要解决现实的问题,而不是想像中的问题。当代西方民主制度堵住了政治学家进入权力岗位的可能,政治学研究就越发脱离实际,成了象牙塔里的纯学术。另一方面,政治学研究越脱离实际,民主的危机就越加剧,得不到解决。...

如果说自由可以促进德行,那么一个社会的德行高低就和自由度成正比。回顾几千年来的历史,就可以说明,中国古典宪政时期比现在更自由。 今天的人拥有更多的资讯和智慧,甚至是历史教训,是可以达到 “ 古代主角 ” 的水准的,即使只有少数史学家;同时因为我们自己也可以反思自己过去历史中的思想 形成和行为依据,所以自然也可以想像他人的,在一个历史断面上, “ 过去的我 ” 和 “ 过去的他 ” 有区别吗? 如果视人类为一个整体的 “ 我 ” ? 对 collingwood 史学观的批判其实很容易理解:历史学家远远多过恺撒,而没有接近恺撒智慧的历史学家很难去理解他的思想。退一步说,可以这样比喻那些批判:他们不了解人心,却批判洞悉人心不...

中国的民主运动不仅将重新定义革命,还将重新定义自由。 韩战美军阵亡 36 , 570 , 越战 58 , 209 ,总数近 10 万,都是因民国失去大陆而生。如美军在 46 年直接干预内战,不足 5 万阵亡的代价就可以捍卫一个自由中国。也就不会有后来的 5000 万大陆遇难者,也不会有金氏朝鲜,红色高棉,共产东欧等。这说明有勇气有远见而使用暴力手段绝对可以避免更大的人道灾难。 把法国大革命同俄国革命,大陆革命相比较,实在非常荒谬。法国大革命是争自由民主人权,是俄国暴动能比的吗?像朝鲜这样的政府,任何人在任何时候用任何手段推翻它都是合法的。...

政客只对选民负责,普通的政治家对人民负责,优秀的政治家对历史负责,伟大的政治家对良心负责。 如果在关键问题上和主流意见有分歧,那么要坚持己见,永远坚持。在历史大变局的时刻,几乎所有在大变局定局前的主流意见都只是历史注脚。主流的意义是告诉人民什么是错误的道路。 大陆民主以后,恢复中华民国,必然是高富帅 + 智 + 勇,全球人民的共同偶像。 大陆民主以后,必然尽得台湾各界精英,人才是最最重要的。两岸是否政治统一,不应当作为首要要问题考虑。 个人预感,两岸的统一是建立在法律框架内的 “ 偶像统一 “ 。...

反抗是一生的宿命,反抗是生存的意义,反抗即自由。 希望有能时间,在中国典型乡村住上几年。 现在多关几个志士,将来中国就少几个投机政客,好事。将来决定中国命运的群体都会和监狱有关:坐牢的,探监的,劫狱的。 一切强有力的行动皆发源于生命的深处。所有个人的甚至种族的悠久过去,都为那行动的一瞬间准备了心理背景。 —— 尼赫鲁 历史的变迁往往无科学意义上的逻辑性,如同众神的 “ 大富翁 ” 游戏,而在个别时刻却有凡人而决定走向,这并非是一种偶然,恰恰说明人才是众神进行 “ 宫廷斗争 ” 所围绕的君王。 尼赫鲁对中国的幻想来源于他对中国传统文明的深刻理解,不幸的是他碰到一个对传统文明一知半解的,而推崇...

儒家伦理强化了君臣不可逾越的秩序,即使是在抵抗外来入侵中拯救全民族的大英雄,也不能成为君王,反而要冒不得善终的风险。所以在危机时刻,作为臣子的英 雄既缺乏足够的动力反抗侵略,反而有安全性的顾虑而归顺。所以儒家社会非有一场彻底的失败,不足以催生大英雄。 90 年代以后,美国统治阶级对专制政府和利益集团的支持是实质性的,而且极其巨大,而对自由运动的支持都是在演戏。既欺骗全世界,也欺骗美国公民。美国公民 如果不能自我进步惩治这样的统治阶级,那就只能和他们一起背背 “ 美国黑锅 ” 了。 研究伊斯兰教对失业的解释,发现一句:穆斯林的时间是很精确的,时间要么花在工作上,要么照顾家人和自己的需要,要么祈祷赞美安拉。同时要求失业者:要求...

不要太关注于路径,我基本不研究路径,而关注结果,因为路径太偶然,是随机而自发的,但结果是确定的。真正需要研究是什么样的结果:即民主以后怎么办,国 家政体,政策等。但往往人民在不知道路径的前提下,对结果毫无信心,更不可能去研究民主后了。年轻一代知识青年最好要“主动乐观”。 中产阶级精明得很,吹捧他们对于民主进步的作用是无法忽悠他们的,他们始终跟随“紧握权力”的一方,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跳船的。好笑的是:当他们后知后觉 跳船(因为他们和体制关系紧密,不会相信平民有能力对抗他们眼中”强大的统治者“),却被所有公民鄙视。...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