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Pages

人生只有一样东西应当坚守,那就是自己认定的生命意义,虽然沉重,却便于携带,并时刻可以给自己超越一切的力量和排除万难的智慧。其他的,都是累赘。 实名制就是唐太宗召武媚娘进宫: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结果呢:小姑娘成了武则天,大唐变大周。 网络实名制是巩固并扩大真正民主力量的好方法。连网络围观都惧怕实名的基本上对推动民主无意义。实际上当局要查,实不实名都一样,为何看不破这假名伪安全呢?真正害怕的应是五毛党,看他们如何实名添腚好了。 欧洲绿党会场门口看一大胡子很可爱, 就聊了会(环保是我的弱项),有环保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比如消费更少之矛盾,...

法国政坛和新闻界这些天几乎乱成一团,所有焦点集中在一个词:降级(法语:dégradation): 法国国家主权信用被美国标准普尔公司从AAA降为AA+,这对法国是个重大打击,不仅在于提高法国在资本市场的借贷利率,还会导致银行放贷的标准更加盈利,可以说对继续复苏的法国经济再次落井下石了。而且对法国人的心理打击更大,这个骄傲的高卢雄鸡就像被活生生拔了根鸡毛一样叫唤个不停。 因为萨克奇总统一直以来把保持法国的AAA评级作为经济领域的重要工作目标之一,所以这次降级可以说是对他最直接的打击。而他的对手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奥朗德则心中窃喜,公开当然不能叫好,毕竟全法国人民都要付出代价,但他还是找到了攻击口径:“这是对萨克奇政策的降级,而不是对法国的降级!”...

联合国应当进行深度改革,在新时代,任何新成员国都必须具有民主制度,而旧成员国必须有精确的民主化进程表.联合国应该是具有共同基础价值观的民主国家之联盟,而不应该成为专制国家对抗民主和人权价值观的战场. 独立既意味着不受任何势力的干涉,也承担了无强大势力的援助, 其结果要么彻底失败,要么成功到彻底. 愿赌服输, 赢到最后. 因为我信任大众真实的需求,也坚信命运之定数. 今夜是战斗的前夜,非常兴奋,回顾自己的经历发现: 每个进步都是不合逻辑的,从小到不那么小,每次成功最高兴的就是按我的方式取代屈服于旧秩序....

海外中国人 , 包括留学生 , 都应当体现出大国国民的气质 . 这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 , 和 5000 年底蕴有关 , 不要被短短 60 年所影响 . 发现 : 所有的困难都是为了成就一个最完美的开局 . 进则海阔天空 . 巴黎是个调皮而聪明的姑娘,她知道现在的我最需要的是一套房子。安居才能乐业噢。开始喜欢巴黎了,她喜欢我,我也应该相信她。 巴黎貌似很想给我先上一课 , 犹如外表冰霜 , 内心火热的美人 . 很多时候 , 困难其实根本不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 相反却是迈向更高处的台阶 , 如同火箭的每一节燃料...

社会党在密特朗之后长达17年屈居在野党地位,况且其新闻发布内容多为法国内政,所以发布会上鲜有国际媒体参加。新闻发言人面对国际媒体的实战经验自然略显不足,在欧洲和地中海层面上可能会好些,但对于远东议题相对比较陌生。 不过自从我加入“挑战发言人”的新闻游戏中,几次回合下来,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转变。 前几天正好是朝鲜独裁者金正日和捷克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哈维尔去世,所以我今天就想借此机会问一问他们西方政府最棘手的议题:中国民主和人权。 为了帮他先开开胃,我先上了一道头盘: “今天,卡恩(前国际货币基金会主席,社会党要人)在北京参加经济论坛,他是不是奥朗德(社会党总统候选人)的特使?...

12月13日,正是法国总工会等左翼组织在巴黎举行反对资本主义游行示威的日子, 几千人参加,他们认为金融危机都是资本家和金融投机家造成的,而工薪阶级受伤最深,不应该由他们承担危机的责任。 我跟着游行队伍从巴黎8区的圣-奥古斯汀天主教堂(Eglise Saint-Augustin)出发,沿着Malesherbes大街,拐过著名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教堂马德莱娜(Eglise de la Madeleine)后, 法国工人阶级们浩浩荡荡穿越了巴黎市中心奢侈品店和豪华酒店密集的皇家大道(Rue Royale),雄赳赳地跨过协和广场(Place...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法国民主运动党(缩写MoDem)的新闻发布会,虽然该党总统候选人贝鲁(François Bayrou)在2007年法国大选第一轮得票18%,位居第三(按理说是法国第三大党),但该党一向比较低调,按政治光谱来说处于中间,即不左不右,政策相对温和宽容,这点也被对手们攻击成“温吞水”,所以缺乏过激言论来吸引媒体,又受制于法国两大党(人民运动联盟和社会党)寡头政治生态,因此并不太吸引法国媒体。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冷清也充分说明了问题,连我这个老外在内也只有四个记者参加,和社会党新闻发布会动辄20家以上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不过我倒是非常有兴趣探探这个低调政党的秘密。...

上周五欧盟27国中的26国(除了英国)刚签署了挽救欧元区的协议,而民调一直领先的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却明确表示反对,宣称2012年5月一旦当选将重新协商该条约,所以,今天的社会党新闻发布会就是围绕了这个议题而展开的。 在法国社会党发言人阿蒙(Benoît Hamon)发言的时候,我就在想:今天该出个什么题目考考他呢?要知道,在目前的金融危机之下,欧盟好不容易在最后时刻达成了协议,安抚了金融市场(周五欧洲股市是以反弹来欢迎此条约的),而奥朗德这个极有可能成为下任法国总统的候选人却公开唱反调,对金融市场肯定打击不小。...

有些人一看到批评中国人的话就义愤填膺跳出来骂你卖国,看看他们的微博,除了美食就是儿女情长,要么就是漂亮衣服。我很理解他们的气愤,因为他们代表了一个和谐的中国,代表了一群优雅的中国人,代表了中国美好的社会,代表了中国人很满意很高兴,是四个代表。 一个 13 亿人口的超级巨大的市场,居然要靠出口来养活劳工,我觉得是非常可笑的逻辑。坦言之,中国经济发展就死在倚重外贸的政策上了,富的是政府和老板,坑的是广大平民。今天通胀也好房价也好,经济上说,祸根就是过分鼓励出口的各项政策。 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个人反对中国投入巨资援助欧元,养一群懒汉不是对他们子孙后代负责任的做法。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如果欧洲人不能重新树立正确的劳...

据不完全统计:智利无附加条件赋予侨民所有等级(从地区到国家)的投票权; 乌拉圭1952起,赋予所有住满15年侨民所有等级投票权;非洲布基纳法索1993年起,满10年居住的侨民有市政选举投票权和被选举权;日韩双边承认各自侨民地区选举投票权…而在欧盟内,侨民互有地区和欧盟议会投票权,至于非欧盟侨民的投票权在不少欧洲国家也得到了实施,比如爱尔兰早在1963年就给了外国侨民市镇投票权;芬兰1996年起所有外国侨民有了市镇选举的投票权和被选举权… 相比之下, 法国白白顶着“人权国家”的美名, 却至今没有给非欧盟居民投票权,实在说不过去。...

<< < 10 20 30 31 32 33 34 35 3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