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以下译自我的法语书,法国三部曲之第一部:《中国的托克维尔在法国:12年法国民主历险记》 从西方视角来看,中国貌似是拒绝民主的。但实际上,她从未停止过学习民主和研究最佳的民主化模式。 2012年1月26日,法国总统大选期间,在巴黎的梅达露公馆(la Maison des Métallos)里,后来成为法国总理的瓦尔斯,当着20多个法国和国际媒体记者的面,表达了他对我要做“中国的托克维尔”的担心:“中国政府会允许您向中国人民介绍法国民主吗?” 他并不知道,不久以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的网站上转载了一篇我写的关于比例代表制的文章。虽然这看上去是对“西方民主”的宣传。...

未来百年,领导世界实际是一个梦想,任何强大的国家都将被邪教摧毁。因为,它们没有决心和行动来捍卫文明,后代子孙只能时时刻刻撅屁股,然后自相残杀。 哲学家和诗人长期以来一直把思想分成三个部分:信息、知识和智慧。互联网聚焦于信息领域,极大地促进了信息的传播。可是,过度抓取信息可能反而抑制了知识的获取,让智慧更加遥不可及。- 基辛格 - 网络时代就是弱智们的狂欢时代。 地域歧视是非常合理的人类保护自己的天性。因为所有的地域歧视都来自没有地域共同荣誉感的坑货。而所有的地域声誉也都来自集体荣誉感下的个人自律。尤其在经济和国际政治领域,凡是没有地域歧视概念的不是破产就是亡国灭种。...

历史学家看长周期,百年,五百年一千年。一般知识分子好逼逼,比不读书的普通人还愚蠢,因为他们只有鱼的记忆,却以上帝视角看人类,所以走向白左,白左左的亡国灭种毁绝人类的道路而洋洋自得。西方一神教世界的解决方案只能两极化,要么元首再现,要么白人绝种。只有引入儒家更新西方思想才能得救。 封闭国家的时代,落后地区的高出生率被医疗水平、战争等因素造成的高死亡率制约,人口的增长不会超越其经济发展水平和土地承载能力。而在全球化下,各国封闭体系被打破,落后地区得到国际医疗等各项援助后的婴儿死亡率大减,人口增长迅猛,大大超越其文明进化、经济增长及土地承载能力,大量人口就汹涌奔向相对文明、生育率低下的发达国家。其结果就是人口和文明大替换,人类末日...

今日台湾大选,蔡英文获得了 817 万票,遥遥领先韩国瑜的 552 万票,创下历史最高记录,显著超过马英九 2008 年的 765 万票。 首投族几乎都是天然独, 40 岁以下绝大多数都是仇中反中,还有香港反送中等等,各种因素下,蔡能赢,不意外,但赢那么多,实在令人震惊。可以说,从民意而言,台湾是彻底丢掉了,而且随着天然独的增加,老一代中国人的离去,台湾必将成为汉奸日奴之岛。所谓“统一”,已经不可能了,只会是“收复”。 因此,全体爱国者都应该深刻反思,为何在祖国大陆全面大复兴,重登世界顶峰,而台湾日益没落的情况下,我们居然失去了台湾的民心?...

如今的时代,学术界被西方脑残统治,知书未必达理,女性是西方弱智思维的第一受害人。通情才能达理,人生幸福的秘诀。 传统伦理没落,西方拜金主义猖獗,人类最高贵的文明变成低俗代名词,人类最伟大的民族变成小心眼。所谓成功者的标配没有一项是关于文化。作为21世纪的中国人,读过钱穆的书才是真正的标配。 儒家传统凋零,士农工商崩溃。如今的时代,有钱人放屁都是香的,钞票成了智慧的同义词。人类因而越加愚蠢,大难临头而不自知,依然群魔乱舞,狂欢夜夜。 颜色革命之所以能成功,就是举国上下无一人有水平有胆识可以绝对自信地说:你们连何为民主与自由都不懂,还搞什么运动?先认认真真开一个民主自由的国际论坛再说。...

法国以国家之名把伟人们请进巴黎的圣贤祠而封为共和国的神。而我却推崇一个没有进入“封神榜”的《反抗者》。 他就是 阿尔贝·加缪 (Albert Camus) 。 实际上,是其子 让·加缪 (Jean Camus) ,给我带来对先贤祠与法兰西共和国精神最深刻的印象。 阿尔贝·加缪于 1960 年 1 月 4 日因车祸去世, 2010 年 1 月 4 日是其 50 周年的忌日。 2009 年 11 月,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希望在此时把加缪的遗体请进圣贤祠作为纪念,却被其子 让·加缪拒绝了。理由是:进入圣贤祠非其父所愿。...

早上,当晨曦唤醒了巴黎,她对我说: - 我做梦梦见了你,赟。 - 太好了,快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 - 嗯 … 这可是个秘密。 - 不 ~ … 这,女人的特权! ~ … - 是耶 ~ … 现在,给我写下你的姓名吧。 我于是写了 : Tao Yun - 噢,不是用法语字母,请用中文。 给我“画”下汉字里的你的姓名吧。 我就这样“画”了:陶 (táo) 赟 (yūn) - 这是什么意思呢 ? - 陶 (táo) 是家族的姓氏。关于它的起源有不同的说法,其中最古老的是来自 4300 年前关于帝尧的传说。当尧还是王子的时候,一座叫做“陶”的城市是他的第一个封地。在那里,他也作为制陶的手艺人和平民一样工作。后来,他又搬迁到了另一个封地:“唐”...

我喜欢法国风,但我是个中国人。 法国风,是选择的权利。中国人,是肩负的责任。爱情把权利变成责任,自由把责任变成权利。 我来法国是为了民主,我回到中国是为了自由。我从未忘记初心,所有的轨迹都通向这一终点。 我不喜欢离开罗马的安东尼,但我尊敬为共和国捐躯的西塞罗。登陆西方,就是为了带着所有的希望在某一天回到孔子的天下。 出生于 1974 年,我属虎,它是森林之王。它的故乡在辽阔的亚洲大平原。那里诞生了它英雄般的灵魂。 作为中国人,我是龙的子孙,它象征着和平与幸福。太平洋才是它传奇般的世界。 最终,我要回到中国,那里有我...

在法国的第一次游行示威是和法国总工会。10年了,2009年10月22日巴黎,在法国经济部前面。当年做了这个视频,还上传到了63省的官网上,后来文档丢了。刚刚居然在FB的历史贴里找到了。 - cgt20091022.mp4

“ 我希望所有中国人大团圆的日子早点到来 … …” 台北, 2018 年大年初一(西历 2 月 16 日)上午 10 点 21 分,我站在国民革命忠烈祠的大殿前许愿。 忠烈祠是为了纪念自辛亥革命(始于 19 世纪 90 年代)起,为了中华民族之自由而牺牲的英雄们的,尤其是在抗日战争中捐躯的烈士。它坐落在台北市的中山区,靠近圆山大饭店。 根据中国传统,所有家庭成员都会在春节团聚,就和西方人过圣诞时一样。而我在台湾是个游客,所以就去给这些永垂不朽的同胞们拜年了。 和其他所有国家一样,中国也为烈士们建了很多共和国的“神殿”。但是她并没有和法国一样为了纪念那些国家伟人而建圣贤祠。这是为何呢?...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