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Pages

科技发展超越想象,未来几年若封网技术被淘汰,内地变天之技术条件完全成熟。 - 科技与自由同步 。 现代科技的发达可以最大程度在不可避免的革命暴力和社会稳定之间取得平衡,所有历史档案可以保证既不放过一个也不会冤枉一个。 “ 只有斗争路上的战友,才是爱 人 ”- 摘自围脖。向香港占中的爱情致敬 民主力量不是分裂,而是更纯洁了。 2017-2022 高危险时期,不准备革命或镇压革命的,从个人安全出发能走的最好走了。 革命来无可逃避,革命不来无法煽动,如果革命一定会来,今天要做的一切努力就是不让人民来承担最大的代价。用幻想犹豫矛盾的时间建立监督和治理能力,以确保革命之后的社会稳定和发展。...

上篇 « 年轻人能为中国民主化做什么 ? » 是我这个系列文章的开篇,按计划应该开始讲具体的议题研究了,但我思来想去还是要先谈谈方法论即务实,因为在我看来这既是人类历史上所有“品质高尚”人士改造社会失败的根源,中国也不会是“所有中”的例外,也是未来中国社会进步将会面临的最大风险。至于加上“年轻人”这个词只是我以为中国的希望真的更在于年轻人,而目前他们却因为“谦虚好学”的美德被所谓的主流意见偏离了务实原则,这确实令人非常担心。因为有志于社会进步的中国青年真的不多,其实很稀有,每一个都是我们民族的宝贝。...

中华政治文明之成熟很早就超越西方政治的左右之争,目前不得不借用左右概念是中国无现代民主之故,但如果不能超越左右的概念,那么中国民主进步是很难的。这不仅是政治理论和文明的脱节,也是西方民主模式进步的障碍。 启蒙应当是科学,是政治科学,法学,历史学等学问,而不是政治。为了政治即使是民主自由的政治诉求而扭曲学问和事实本身决不可取。而目前关于自由民主制度 尤其是关于西方宪政进步史的启蒙有相当部分是胡说八道。有些和专业学术无关,只需网上多化分钟搜搜就可以知道的常识也被扭曲。 工人运动的局限性在于短视,对于基本维权是应当短视而现实的,但对于整体社会的进步则要按社会本身的规律来渐进,违反社会规律而强行推进必然要用到极权专...

一个民族要获得世人的尊敬是需要代价的,不是所有人都自愿承担这种对整体民族有利而牺牲自己的代价。在一个正常国家即使是最自私的人至少也会公开尊敬这些牺牲者,而在大陆,人们公开嘲笑他们。 根据法兰西二共时期各地区的投票倾向分析,在那些佃户占优势的地区投票更保守,因为佃户被贵族地主所挟持,他们并不能自由投票。而在自耕农占优势的地区,就是共和派的领地,因为他们是独立的土地所有者,有自由选择权。 缓慢渐进的社会革命既没有实际成效,因有连绵不断的反抗,也导致富人和保守阶级的恐惧而导致经济危机,既因为时局不稳,也由于他们有希望等待旧体制...

这是我在不惑之年的生日和诸君分享的心得,未必够长够细节,但应足以对未来至少半个世纪的全球自由和民主的进步有概述性的诠释。注 : 中国民主化和全球的进步是一体的,这是本文核心的大局观,下文详述。 本文并不遵循逻辑论证严格的学术要求,原因有二,一是我并不想说服谁,无论从启蒙或者观点争议而言,在2014年10月11日的今天, “说服”和启蒙一样除了浪费同仁的精力和时间别无它用,第一建议就是诸君应当把主要精力放在提高自身的实力上,要务实讲效率,因为需要准备的事项非常多,诸君也应当有愉快的私人生活,时间很宝贵的;...

2014年10月11日是我四十岁生日,如何过已经考虑很久了,最终用“千金难买”的方式,人生第一个全程马拉松来纪念,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下面和各位跑友分享一些心得。 我是独自一个人沿着公园的跑道绕圈跑,一圈为5,5公里,所以跑了8圈,总路程就比全马多了一点,44公里,总时间为4小时58分,达到我预期的5小时之内,但没有在我理想中的4小时30分内完成。11公里62分,22公里2小时12分,33公里3小时28分。全程无抽筋损伤,最后5,5公里因感觉有抽筋预兆半走半跑,最后20米左右跑步完成“冲刺”。当日雨过天晴,公园是小石子道路略有潮湿,大部分路段都是在丛林中,只有小部分路段会有顶风或侧风。当日气温在20度。路段有起伏,大约5-10米左右。...

在伦理颠覆的大陆,成功的资本家鲜有正直人,所谓的慈善和捐款不是政商投机就是下注是买人利用。而关于中国社会进步的研究,启蒙事业始终人才资金都匮乏, 深感忧虑。所以,在时机合适的时候还是要努力赚钱,用干干净净的资金投入到干干净净的事业中。 曾经以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不会缺少资金,但实际上不要说没有人愿意为一个伟大民族的未来投入,即使有也是政治投机,这些在旧体制下如鱼得水,又想分民主进步 的红利,这样的钱和人怎么能要的?最终还是要自力更生,才能根本上保障未来制度的公平和正义。 气质,真正有未来的气质不过是可以用未来人的视野看待今天,无须穿越太多,两年足以...

西方人研究民主,研究集体决策,细致到非洲小部落全体部民会议和印度古乡村的议事会。中国古代社会文明高度发达,怎么就没有看到研究朝廷决策的细节,也没 有乡村自治的细节?是我孤陋寡闻,还是国内压根就没人重视本土 “ 民主模式 ” ? 对正当防卫定罪就是禁止公民自发反抗犯罪,一要打击民间正气,其后果是制造人民内部矛盾以转移焦点;二要加强公民对官方暴力机构的依赖,成为真正的奴隶,且不会,不敢反抗任何压迫。 民生艰难,连活命都是奢望了,那些改良派,宽容派,我看都是投敌派。 看了几个相关研究,非常失望。强调一下我的观点:未来中国民主制度的研究和设计一定要向前看。现有制度经验都是工具,而不是标准。...

视野的局限在每一次对主流的反抗中得到突破。在全球化网络化的新时代,主流是限制人类进步的枷锁。革命是社会更新的常态。 中华文明清正高远,当担世间公义之责。悲奸邪窃国久已,吾辈当奋力自救,复国而后济世。余有此愿,与诸君共勉!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 大唐的气质才是我中华的气质。 政治学,社会学和法学研究的务实性可以用以下一个浓缩案例来说明:士兵面对示威群众是否开枪的决策,并不取决于个人良心,而是对开枪与否的风险和收益评估的结果。 启蒙时代以后,为何西方世界还没有出现同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因为学术规则把...

知识分子要做对人民有用的事,而不是仅仅对私人名誉有用的事,是谓公心。要走出象牙塔,站在现实的土地上,而不是陶醉在乌托邦的幻想里,是谓有大脑。 关注绝大多数人无视的领域才能享受一个时代的伟大。 不能依靠军阀打军阀。 - 警钟须长鸣 1971 年民国政府退出联合国是民国的光荣,不与那些被现实政治抹杀了正义的国家为伍。 1971 年的大陆还在反人类的文革中, 10 年前刚刚有 3600 万人 死于大饥荒。联合国可耻,这样非正义的国际秩序需要民主后的中华和所有真正的正义国家联盟来修正。 革命永不会过时,因为社会进步不会停止。革命既无法预见,也可以预见,因为人民对社会进步的要求可以预见。革命因此是人类的宿命,没有人可以怂恿,也没有...

<< < 10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