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西方的出路在哪里?

西方的死亡之路是由它自己对中国的仇恨、歧视、无知而筑成的。西方知识分子是这条死亡之路的设计师,资本家是投资者,政治家是监工,可怜的西方人民都是他们的奴隶。天下的人民是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我们要帮助西方人民在学习和借鉴中国智慧和儒家思想中觉醒,支持他们新建民主,恢复传统价值观。全世界人民都应该携手共建自由、民主、共富的人类大同社会。

Pages

Michel de Montaigne : 真正的爱情能够鼓舞人,唤醒他内心沉睡着的力量和潜藏着的才能。 年龄,头衔,可以使谬论成为真理。它们唯一的积极意义是:让真理不成为谬论。 做学术的好处在于:既不用迎合权贵,也无须讨好庸众。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 论语 。这句被反儒分子解释成孔子的愚民政策,这完全是错误的,这里的 “ 不可 ” 应做 “ 不能够 ” 解释(梁启超),即没有办法让他们知道为何这么做。孔子把树人作为立政之本,又首创平民教育,打破知识垄断,怎么可能以 ” 愚民 “ 为政策呢?...

老一代或许有孙文的奉献精神,但不会有他的见识和智慧,新一代即使有孙的见识和智慧,但个人自由为第一,不会耐着性子苟且于庸众,国父不会再有了。 孙文的铁路计划堪称政治学大师之杰作,迄今无人能懂。 舍不得放弃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自信拥有。 政治家治学非常精彩,因为他们洞悉各群体人性又有政治实践,所以穿透力极强。同时从政者往往知识结构宽泛而高远,可以穿插各学科思想,多线条思维,可以达到纯学者难以达到的境界。 重大社会变革并不是先驱者的无畏可以造就的,而是由最懦弱的群众对死亡的恐惧推动的。 太平天国喜用 “ 天...

中华民族过于强悍,除了我们自己,神也没有办法。 中国太大太深厚,没有高贵的梦想,只盯着选票是不会有民主的。 西方赞赏的宽恕政策是为了保留他们在旧体制的代理人,也是他们对旧体制的赌注,所以西方决不会支持一个新生的民主中国。 每个国家历史出身不同,所以国家进步之目标也不同,对某些国家而言,降低了的目标反而不会容易实现,因为国家的理想必然符合国家的气质,因为他们是天然的领袖国家,即使错过百年,其复兴也必然要以 “ 全球楷模 ” 为目标。 清末的中国和今日之中国有什么根本区别?认清这个问题就可以知道什么是中国社会进步的必要视野。...

其实,在某些情况下,剧烈的社会进步之所以爆发,并不是因为有成功的可能,而是因为对旧体制彻底的绝望,这种绝望导致曾经是最卑贱最苟且的奴隶也想用最后的生命换一分钟人的尊严。 40 岁以下的中国人可以远离政治,可以假装 ” 冷漠 ” ,但不要轻易出卖灵魂, “ 殉葬 ” 是不用排队的。 西方对中国毫无办法是因为只有中国人才能对中国有办法,而美国的现实主义和美国式的骄傲从来没有重视过这些对中国有办法的中国人。 “ 官民互相寬恕,力爭和平轉型 ” 在中国只有一个可能:民间反对群体的综合实力和其精英领导层的能力和智慧不仅令官方恐惧,更关键的是令官方长老层自惭形秽。除此之外,本人浅薄,不觉得有它途。...

初学法语时的小作文,翻译成中文供大家一笑。 1906年的中国,在各个方面都有很多变化,有政治的进步,文化的发展以及科技的广泛运用,让我们换一种角度去看吧。 政治方面: 中国最后一个专制王朝清政府发布《宣示预备立宪谕》,宣布仿行宪法。 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在1906年的《革命方略》规定:一、国民皆平等以有参政权。二、大总统由国民公举。三、议会以国民公举之议员构成之。四、制定中华民国宪法,人人共守。以上四条,确定了一切国民的平等参政权,普选制度,议会制度以及法律至上的原则,条条都指向专制主义,是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的完全意义上的现代民主国家模式。这意味着几千年的皇帝统治开始走向崩溃!...

说白了,在现有体制下的成功者多半都是屌丝,因为他们是爬上位的,最终都会被扒光扔出来。中国的贵族只在民间,他们不屈服于权力和利益,恪守人的良知和中华的传统价值。 贵族以废除自己的特权为革命目标,而屌丝以获得老贵族的特权为革命目标。 阶级出身不是决定性的了,但综合来说,气质是决定性的,贵族和屌丝,这两种不同气质的革命对社会的影响已经被历史证明了。事实上,贵族更适合新时代,而屌丝依然属于旧时代。 这些 ” 华裔 “ 因为你们是中国留学生就不遵守法国最低工资标准,他们敢这样对法国人吗?当 ” 歧视问题 ”...

最近时间有限,忙于研究法国外交政策,所以不系统化和文学化本文,仅抛砖引玉几个建议: 既然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受“领导高度重视”,就先谈几句: 首先,领导重视或许只是一个姿态,表明自己有文化也有危机感,或许只是看知识界的反应来看谁是他的“忠诚“的粉丝,也或许是用这个噱头引导媒体报道来证明自己的“新存在”,你应当明白“新存在”的意思。所以不必那么“追领导”。 其次,无论领导重视与否,这本书是绝对值得一读。怎么个读法呢? 托首先是个政治家,其次才是学者,但是纯学者写书和学者型政治家写书是完全不同的,要能体会托的这个两面性,政治家写一本对他政治生涯毫无意义的书多半是因为寂寞,寂寞于自己的天赋和时代的错过,我曾经夸张的说:如果托早生...

无论革命还是改良,有一日要来无人可以阻挡,一日不来,无人可以强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当下的彼此妥协,互相尊重彼此的底线,让时间去做决定。凡是公然破坏此和谐底线的,都有颠覆现行政权的嫌疑,如果不严厉查处坨及其背后主谋,国无宁日。 在没有英雄的时代里,他们怕我们太空虚,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他们怕我们太悲伤,在没有勇气的岁月里,他们反复教育我们:人是要有骨气的。 总的来看,不少异见人士屌丝情节太重,尤其是面对西方。实际上,如果缺乏中华传统文明孕育的贵族气质是很难支撑起未来的战略构建的。 社会进步之艰难真的不是保守力量多么强大,而在于书生气过重。...

你们冲在前,我们去告密;你们去死,我们赚钱;你们挣来的民主,我们也有份。 -- 这是一个现实的中国,一个严重分裂的民间社会。 美国的成功与强大增值了它的模式和经验,欧洲的古老和困境贬值了它的价值和创新,中国的失败和苦难让我们对传统愤恨不已。此三者都是不明智的。 哪怕只是呐喊一次,也会感受到胸中的畅快,因为自由最真实的快感来自对不自由的反抗。 没有自由的自觉心,任何社会政策都无法带来平等。 力量来自实力和信念,从来不来自数量。 只有丢掉包袱才能轻装前行。今天不站出来的,永远不会站出来,错把包袱当支持力量是...

逃离法兰西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苏嘉鹏 实习生 夏以华 2013 年 1 月 10 日 1508 期 杰拉尔 · 德帕迪约: “ 法国政府将成功、创造力、才华和任何与众不同的事情都看做制裁的对象。 ” 奥朗德: “ 他应该反省申请其他国家的国籍意味着什么,因为我们为作为一名法国人感到自豪。 ” 出走的富人们 还有比这更 “ 高帅富 ” 的移民吗? 2013 年 1 月 6 日,法国影星杰拉尔 · 德帕迪约( Gerard Depardieu )在俄罗斯索契拜会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后,他到莫尔多瓦共和国首府萨兰斯克参加了俄传统的欢迎式。在那里,身着俄式长袍的德帕迪约展...

<< < 10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