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声明

本博客是作为文明之道书院创办人的陶赟之中文博客,不是作为法国总统候选人的陶赟之官方中文版网站。

本博客面向中华文明体系之公众,重点介绍儒家传统,促进中外文化互通,推进儒家民主化和普世民主模式-中庸式民主,与博主在法国的政治竞选活动无关。有关其竞选活动的内容纯属信息公开或学术交流。

欲了解其法国政治系统内的具体政纲与思想,另请移驾访问法语版竞选网站 www.tao2022.fr    和订阅YouTube陶总统频道 视频配有中英文字幕。

Pages

西方的出路在哪里?

西方的堕落之路是由它自己对中国的仇恨、歧视、无知而筑成的。西方知识分子是这条堕落之路的设计师,资本家是投资者,政治家是监工,可怜的西方人民都是他们的奴隶。天下的人民是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我们要帮助西方人民在学习和借鉴儒家思想和中国历史经验教训中觉醒,支持他们振兴民主,恢复传统价值观。全世界人民都应该携手共建自由、民主、共富的人类大同社会。

反抗是一生的宿命,反抗是生存的意义,反抗即自由。 希望有能时间,在中国典型乡村住上几年。 现在多关几个志士,将来中国就少几个投机政客,好事。将来决定中国命运的群体都会和监狱有关:坐牢的,探监的,劫狱的。 一切强有力的行动皆发源于生命的深处。所有个人的甚至种族的悠久过去,都为那行动的一瞬间准备了心理背景。 —— 尼赫鲁 历史的变迁往往无科学意义上的逻辑性,如同众神的 “ 大富翁 ” 游戏,而在个别时刻却有凡人而决定走向,这并非是一种偶然,恰恰说明人才是众神进行 “ 宫廷斗争 ” 所围绕的君王。 尼赫鲁对中国的幻想来源于他对中国传统文明的深刻理解,不幸的是他碰到一个对传统文明一知半解的,而推崇...

儒家伦理强化了君臣不可逾越的秩序,即使是在抵抗外来入侵中拯救全民族的大英雄,也不能成为君王,反而要冒不得善终的风险。所以在危机时刻,作为臣子的英 雄既缺乏足够的动力反抗侵略,反而有安全性的顾虑而归顺。所以儒家社会非有一场彻底的失败,不足以催生大英雄。 90 年代以后,美国统治阶级对专制政府和利益集团的支持是实质性的,而且极其巨大,而对自由运动的支持都是在演戏。既欺骗全世界,也欺骗美国公民。美国公民 如果不能自我进步惩治这样的统治阶级,那就只能和他们一起背背 “ 美国黑锅 ” 了。 研究伊斯兰教对失业的解释,发现一句:穆斯林的时间是很精确的,时间要么花在工作上,要么照顾家人和自己的需要,要么祈祷赞美安拉。同时要求失业者:要求...

不要太关注于路径,我基本不研究路径,而关注结果,因为路径太偶然,是随机而自发的,但结果是确定的。真正需要研究是什么样的结果:即民主以后怎么办,国 家政体,政策等。但往往人民在不知道路径的前提下,对结果毫无信心,更不可能去研究民主后了。年轻一代知识青年最好要“主动乐观”。 中产阶级精明得很,吹捧他们对于民主进步的作用是无法忽悠他们的,他们始终跟随“紧握权力”的一方,不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跳船的。好笑的是:当他们后知后觉 跳船(因为他们和体制关系紧密,不会相信平民有能力对抗他们眼中”强大的统治者“),却被所有公民鄙视。...

可以做一个假设:过几年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民主国家以后,全球都会研究中国,然后觉得政治也好,文明也好,都很好,对西方也大有借鉴意义。但是中华古 代文明的价值一直在那里,并没有因现代中国的政体改变而改变。简单讲:穷人变土豪了,连放的屁都变香了。 未来如果有中西竞争,那西方基本是要失败的。因为中国人比如我,是带着小学生般的谦逊去学习他们的现代民主制度,而西方人目前为止,依然带着大教授的姿态来审视东方的古老文明。 中华文明讲究知行合一,同时中国古代有相当言论自由和实践的自由(包括对个人修行方式选择权的尊重),所以凡是在实践中被淘汰的思想,没有必要流传下来,...

文明有责任回应现实社会的需求。 西方的人性文明用了 2000 年才赶上中国 2000 年前的发达程度,而今天的中国反而要借助西方文明来重新复活我们古老的智慧。这个世纪是伟大的,是东西方普世价值观真正合流一统的伟大时期。 中国需要文明复兴,这是民主进步的必要条件,是前奏而不是后果。 中国的知识分子需要明白:向西方或其他任何一个文明学习都是必须的,文明之美在于交流互动,文明之进步在于相互补缺:在某些领域要虚心做小学生,而在某些领域也不妨坦然当大教授。 任何一个国家民主进步的经验都要学习,但都无法效仿,因为中国肩负着领导世界的天然责任。无论是甘地,曼德拉,昂山素季,还是戈尔巴乔夫,即使是华盛顿再...

自由主义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而保守主义则是阶段性的,它唯一的作用是避免自由主义过激的向左的冒进。 这是我的私人读书笔记,不是完整的书评。摘录一些有意思的原文(加引号部分),也记录自己的有感而发(注一)。 “反对英王的贵族声称他是侵犯臣民权利的革新者,大宪章只是系统表述和肯定了这个王国古代的法律和传统。” —— “托古改制”是人类社会进步不可避免的伎俩,如果单纯从大众心理学出发来看的话,那只是革命的技术手段,但实际上是战略的和实用的,因为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各方面条件的成熟,那些古人的“乌托邦”理想可以在千年以后的世界运用。因此回到过去实际上意味着前进。...

真正的新自由主义(注一):社会革命 这是我的私人读书笔记,不是完整的书评。摘录一些有意思的原文(加引号部分),也记录自己的有感而发(注二)。 Hobhouse 提议把教育放到促进平等和自由的首位,把军费节约下来放到非宗教的,免费的,普及的教育。支持殖民地自由,反对 “ 自由契约 ” 对人权的漠视:反对童工的使用。 Hobhouse : “ 如果幸福可以用勺子喂给每一个人,那么恩赐的专制就是最理想的制度。 ”“ 如果人们必须为拯救自己出一份力,就必须号召他们参与社会共同的工作中去 ” (普选权),...

从我研究法国民主之始,法国人的怀疑就从未间断多,我从不反驳他们 “ 客观的偏见:中国人只爱钱 “ ,这本身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但至少我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 明:中国人还有对自由和理想的追求,我是他们其中之一。当我在广场上派发传单鼓励法国人去投票时,几个法国人跑来谢谢我,我就知道他们会看懂的。 在这里生活了 5 年,上海之外的第二个生命中的城市,我的美丽安详的法国童年结束了。我知道巴黎必然是我在法国的起点和终点,但从来没有想像过会以这样的方 式回到巴黎。当年我没想离开却因种种原因而离开,现在我还没准备回来,却被她以神的手段召回,看来她是厌倦了这么多年的平静。...

从历史来看,社会的进步并不在于大多数人有进步的意识,而在于少数人有强烈的进取心。 对西方人来说,东方文明显得非常神秘和复杂,因此即使是民主和自由这样普世的问题,绝大多数西方人只能局限在西方的文明背景里去思考。而对于熟知西方文明 的东方人而言,却有更全面的思维优势,因为他们天然地横跨东西方两个世界。混血儿很漂亮。 有些东西写完之后,自己都会被感染。只是在非常多的同胞眼里,我和非常少的同胞其实都是傻子,而法国人却不会这么想,他们天真地以为向往民主和自由应当是人类的天性。 一般法国有时会怀疑中国人怎么能理解民主呢,他们可从来没有享受过啊。我说:那些从未拥有过民主,长期忍受专制,一直为民主而奋斗的人,才能那么深刻理解民主的意义。...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00-11-01 不是学术模式的书评,是我的私人读书笔记和大家分享。引号部分为原文,按先后顺序排列;——后为点评,红色部分是要点。 “因为中华世界有‘皇帝型权力结构’的历史与文化。因此中华世界的政治从无任何‘民意’可言。如今,台湾挣脱了从中华世界的这种传统束缚,发展出截然不同的体制。这不仅对中华世界的政治文化传统大相径庭,对其政治秩序,也是一大挑战。” ——这是以现代民主在台湾实现来突出台湾文化已经“自成体系”:虽然台湾文化源自中华世界(他不愿意用中华文明这个词),这点是运用任何政治营销或学术辩护都毫无可能否认的,但已经不是中华文化了(因为中华文化里没有民主)。须知道没有文化的独立,就没有国家的独立,只有建立了台湾本土文化,才有可能有独立的台湾国。(这并不意味着“只要”:只要有本土文化就可以独立)。所以,李必须抹黑中华文化,即使撒谎也再所不惜。从这点来看,就可以理解为何1989年,时任立法委員的陳水扁要挑起“素书楼事件”,迫使95岁高龄的钱穆搬家,一年后逝世。因为根据钱穆对中华文明的诠释:中国是有着古典宪政和民主传统的。...

<< < 10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