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其实,在某些情况下,剧烈的社会进步之所以爆发,并不是因为有成功的可能,而是因为对旧体制彻底的绝望,这种绝望导致曾经是最卑贱最苟且的奴隶也想用最后的生命换一分钟人的尊严。 40 岁以下的中国人可以远离政治,可以假装 ” 冷漠 ” ,但不要轻易出卖灵魂, “ 殉葬 ” 是不用排队的。 西方对中国毫无办法是因为只有中国人才能对中国有办法,而美国的现实主义和美国式的骄傲从来没有重视过这些对中国有办法的中国人。 “ 官民互相寬恕,力爭和平轉型 ” 在中国只有一个可能:民间反对群体的综合实力和其精英领导层的能力和智慧不仅令官方恐惧,更关键的是令官方长老层自惭形秽。除此之外,本人浅薄,不觉得有它途。...

初学法语时的小作文,翻译成中文供大家一笑。 1906年的中国,在各个方面都有很多变化,有政治的进步,文化的发展以及科技的广泛运用,让我们换一种角度去看吧。 政治方面: 中国最后一个专制王朝清政府发布《宣示预备立宪谕》,宣布仿行宪法。 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在1906年的《革命方略》规定:一、国民皆平等以有参政权。二、大总统由国民公举。三、议会以国民公举之议员构成之。四、制定中华民国宪法,人人共守。以上四条,确定了一切国民的平等参政权,普选制度,议会制度以及法律至上的原则,条条都指向专制主义,是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的完全意义上的现代民主国家模式。这意味着几千年的皇帝统治开始走向崩溃!...

说白了,在现有体制下的成功者多半都是屌丝,因为他们是爬上位的,最终都会被扒光扔出来。中国的贵族只在民间,他们不屈服于权力和利益,恪守人的良知和中华的传统价值。 贵族以废除自己的特权为革命目标,而屌丝以获得老贵族的特权为革命目标。 阶级出身不是决定性的了,但综合来说,气质是决定性的,贵族和屌丝,这两种不同气质的革命对社会的影响已经被历史证明了。事实上,贵族更适合新时代,而屌丝依然属于旧时代。 这些 ” 华裔 “ 因为你们是中国留学生就不遵守法国最低工资标准,他们敢这样对法国人吗?当 ” 歧视问题 ”...

最近时间有限,忙于研究法国外交政策,所以不系统化和文学化本文,仅抛砖引玉几个建议: 既然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受“领导高度重视”,就先谈几句: 首先,领导重视或许只是一个姿态,表明自己有文化也有危机感,或许只是看知识界的反应来看谁是他的“忠诚“的粉丝,也或许是用这个噱头引导媒体报道来证明自己的“新存在”,你应当明白“新存在”的意思。所以不必那么“追领导”。 其次,无论领导重视与否,这本书是绝对值得一读。怎么个读法呢? 托首先是个政治家,其次才是学者,但是纯学者写书和学者型政治家写书是完全不同的,要能体会托的这个两面性,政治家写一本对他政治生涯毫无意义的书多半是因为寂寞,寂寞于自己的天赋和时代的错过,我曾经夸张的说:如果托早生...

无论革命还是改良,有一日要来无人可以阻挡,一日不来,无人可以强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当下的彼此妥协,互相尊重彼此的底线,让时间去做决定。凡是公然破坏此和谐底线的,都有颠覆现行政权的嫌疑,如果不严厉查处坨及其背后主谋,国无宁日。 在没有英雄的时代里,他们怕我们太空虚,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他们怕我们太悲伤,在没有勇气的岁月里,他们反复教育我们:人是要有骨气的。 总的来看,不少异见人士屌丝情节太重,尤其是面对西方。实际上,如果缺乏中华传统文明孕育的贵族气质是很难支撑起未来的战略构建的。 社会进步之艰难真的不是保守力量多么强大,而在于书生气过重。...

你们冲在前,我们去告密;你们去死,我们赚钱;你们挣来的民主,我们也有份。 -- 这是一个现实的中国,一个严重分裂的民间社会。 美国的成功与强大增值了它的模式和经验,欧洲的古老和困境贬值了它的价值和创新,中国的失败和苦难让我们对传统愤恨不已。此三者都是不明智的。 哪怕只是呐喊一次,也会感受到胸中的畅快,因为自由最真实的快感来自对不自由的反抗。 没有自由的自觉心,任何社会政策都无法带来平等。 力量来自实力和信念,从来不来自数量。 只有丢掉包袱才能轻装前行。今天不站出来的,永远不会站出来,错把包袱当支持力量是...

逃离法兰西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苏嘉鹏 实习生 夏以华 2013 年 1 月 10 日 1508 期 杰拉尔 · 德帕迪约: “ 法国政府将成功、创造力、才华和任何与众不同的事情都看做制裁的对象。 ” 奥朗德: “ 他应该反省申请其他国家的国籍意味着什么,因为我们为作为一名法国人感到自豪。 ” 出走的富人们 还有比这更 “ 高帅富 ” 的移民吗? 2013 年 1 月 6 日,法国影星杰拉尔 · 德帕迪约( Gerard Depardieu )在俄罗斯索契拜会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后,他到莫尔多瓦共和国首府萨兰斯克参加了俄传统的欢迎式。在那里,身着俄式长袍的德帕迪约展...

智慧并不是只和灵性有关,最重要的是慈悲心。 人民有反抗暴政的权利,无论采取何种方式,这种权利是具有宪法地位的。 基础养老金不应该有亏空一说,因为国家要对基础养老金承担全部责任,所谓的收支不平衡应当由国家财政补贴。基础养老金应当是全面覆盖的社会互助模式,不能 用普通商业保险中谁投保谁受益的概念。在国库充裕,公务开支极大浪费且腐败的情况下,坚决反对借 “ 养老金亏空 ” 为名,提高企业和个人缴费率。 历史以百年,千年为跨度来筛选人物和故事,少年人基本无社会交往,往往受这些人物和故事的影响很大。短期看过于虚无缥缈,除了境界毫无所得,但如能成功跨越人生最初无趣的几十年,就会发现这些年少时的影响会刻在骨子里,永远无法抹去。...

有一个关于中国古代政治分权的公案,我觉得非常非常有必要讲一下。这不是说中国民主要“复古”,也和重新“尊儒”无关,而是说中华传统文明从来不是宪政和民主的制约因素,虽然自崖山一役( 1279 )后中断了 700 多年。而后人往往以最近的这 700 年历史来看待所谓的“中华文明”,其实已经完全走样了。 这段公案发生在北宋太祖乾德二年( 964 ),以下节选改编自钱穆的“中国历史上的政治”一文: - 中国政府的一切大权,并不都在皇帝手中。唐代最高政令有三权:发布命令权(中书省),审核命令权(门下省),执行命令权(尚书省)。皇帝的敕旨要由宰相副署才能生效。宋太祖乾德二年,前任宰相都去职了,皇帝要下一个敕来任命新宰相,但旧宰相都去职了,找不到这道敕旨的副署人,这在当时政制上不合法的,不成其为皇帝正式的敕旨。于是这道敕旨,就发不下去。因为不经宰相副署的皇帝敕旨,是史无前例的。于是宋太祖召集了很多有法制经验的大臣,来开会讨论这个问题(有点象宪法法院的模式,笔者注)。有人说,唐代曾有过一次未经宰相副署而由皇帝直发的诏敕,那是恰值文宗时“甘露之变”,旧宰相已经去职,新宰相尚未产生,皇帝敕旨暂由当时尚书省长官盖印,这是由执行命令的长官来代替了发布命令的职权。但这一提案,立即遭到反对。他们说,这是唐代变乱的例子,现在国家升平,何能援照?最后决定,参加宰相府会议的大臣,盖章代发,于是由当时参加政事的开封府尹赵匡义,盖了一个印,才完成那一件颁布皇帝命令的手续。试问这样的政治,能不能叫做皇帝专制呢?...

所谓的实力并不在于反对的声音大小,甚至那是非常不重要的,真正的实力在于专业能力,对各项社会政策乃至经济政策的分析和决策能力。关心自由的核心是有足 够的能力关心确保自由的各种制度设计,从深厚的设计理念到最终呈现的制度选择。而在这条路上我们既做得不够,也还有很多有力可以使的地方。 你绝望吗?看看曼德拉,中国人民不会比他更漫长更悲剧。 什么才是真正的坚持?是在最悲观的时期也绝不放弃针对最乐观未来所需要知识的学习。因为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思考。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中央集权国家,人民的素质绝对是统治者培养出来的,如果有暴民一定是政府培养的。换言之,担心民主后涌现暴民是没有必要的。这是保守力量用来恐吓人民而阻止改革的阴谋。...

<< < 10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