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西方集体反华,我们怕不怕?绝对不怕。我们要不要一个友好的西方?当然还是要的。 中华文明要照亮天下,而不是与天下为敌。有智慧的文明可以化敌为友,而只有最高贵的文明才能教化天下。 今日之西方有两个绝对的政治正确,第一是赞美伊斯兰,第二是批判中国。前者引发西方社会内乱,后者使之无法受益中华智慧和中国经验。因此,西方正在末路上狂奔不止。 两百年来,西方一贯反华。中国贫弱时,他们嘲笑我们。中国强盛起来后,他们就天天羡慕嫉妒恨。 但是,自去年香港问题和今年疫情以来,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抨击是火力越来越猛,覆盖面也越来越广。即使在过去相对友好的法国,也是如此。不过,这里有正负面两个现象要先加以特别说明。...

越研究法国文明,就越觉得法国文明不是西方文明,而是更接近儒家文明的西方文明升级版。除了法国文明,其他西方文明都是自私主义和神权主义占统治地位的文明。法国文明是唯一具有儒家世俗主义和普世精神的西方文明。这说明,儒家文明就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方向,越高等的文明就自然而然地越儒家化 。 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中国的出路在儒家的现代化和民主化的大复兴。儒家如何复兴?儒家的复兴在于用儒家思想改造后的西方民主来改造儒家自身。 儒家古典民主在明代达到了极限,非但跟不上时代的进步,其固有之弊端更是发挥到了最恶劣。不借助西方现代民主思想进行更新改造,儒家就无法支撑中华帝国的现代化。满清入关,用部落极权取代古典儒家来维持帝国运行。马列西来,加速了古典儒家的灭亡。今日西方文明的危机,却是儒家复兴的大机遇。...

政治忠诚的实质是对个人忠诚。这就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网,从基层到高层。所以,一个敢怼美国的国家最高法院不敢直接批评武汉一个社区的派出所,而这个小小的派出所居然还敢公开叫板最高法院含糊不清的批评。如此荒唐的事情,在帝王时代都不会发生 。 基于“政治忠诚”的选拔体制,底裤掉了满地。 按视野和思维能力来看,西方落后中国几千年。他们始终无法明白借鉴他国成功经验的重要性。 故宫纵横的丑闻。如果有民主,从商的商誉受损,直接少赚钱。从政的,掉选票。都有惩罚机制。没有民主,就没有制约,也就有了肆无忌惮的逼逼。同样的丑闻,在民主国家反而不会和现在一样搞到载入史册的地步。人民之所以愤怒是因为除了愤怒和积累愤怒到最后清场,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西方文明自由落体式的坠落,他们还不知道,也不懂得。从权利而言,戏子与士大夫是平等的,但戏子更能影响大众,本身学识却差,职业病又好装逼瞎吵吵,一旦干政必亡国灭种。所以斥之为下九流是对民主精神缺陷的补救。既不剥夺其民主权利,又最小化其危害,实在是大智慧。西方必亡,中国必兴。 不能在两代人内坚决打击肃清蛮族暴乱的民族都将灭亡 。 华夏族进化程度最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治大洪水。在全国范围内治理洪水,不仅要智慧,也要有集体协作,而且是长期高效地写作,要守纪律,安于本职工作。只有满足以上条件的基因才能活下来,任何要个人主义瞎逼逼的基因都被淘汰了。...

以下译自我的法语书,法国三部曲之第一部:《中国的托克维尔在法国:12年法国民主历险记》 从西方视角来看,中国貌似是拒绝民主的。但实际上,她从未停止过学习民主和研究最佳的民主化模式。 2012年1月26日,法国总统大选期间,在巴黎的梅达露公馆(la Maison des Métallos)里,后来成为法国总理的瓦尔斯,当着20多个法国和国际媒体记者的面,表达了他对我要做“中国的托克维尔”的担心:“中国政府会允许您向中国人民介绍法国民主吗?” 他并不知道,不久以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的网站上转载了一篇我写的关于比例代表制的文章。虽然这看上去是对“西方民主”的宣传。...

未来百年,领导世界实际是一个梦想,任何强大的国家都将被邪教摧毁。因为,它们没有决心和行动来捍卫文明,后代子孙只能时时刻刻撅屁股,然后自相残杀。 哲学家和诗人长期以来一直把思想分成三个部分:信息、知识和智慧。互联网聚焦于信息领域,极大地促进了信息的传播。可是,过度抓取信息可能反而抑制了知识的获取,让智慧更加遥不可及。- 基辛格 - 网络时代就是弱智们的狂欢时代。 地域歧视是非常合理的人类保护自己的天性。因为所有的地域歧视都来自没有地域共同荣誉感的坑货。而所有的地域声誉也都来自集体荣誉感下的个人自律。尤其在经济和国际政治领域,凡是没有地域歧视概念的不是破产就是亡国灭种。...

历史学家看长周期,百年,五百年一千年。一般知识分子好逼逼,比不读书的普通人还愚蠢,因为他们只有鱼的记忆,却以上帝视角看人类,所以走向白左,白左左的亡国灭种毁绝人类的道路而洋洋自得。西方一神教世界的解决方案只能两极化,要么元首再现,要么白人绝种。只有引入儒家更新西方思想才能得救。 封闭国家的时代,落后地区的高出生率被医疗水平、战争等因素造成的高死亡率制约,人口的增长不会超越其经济发展水平和土地承载能力。而在全球化下,各国封闭体系被打破,落后地区得到国际医疗等各项援助后的婴儿死亡率大减,人口增长迅猛,大大超越其文明进化、经济增长及土地承载能力,大量人口就汹涌奔向相对文明、生育率低下的发达国家。其结果就是人口和文明大替换,人类末日...

今日台湾大选,蔡英文获得了 817 万票,遥遥领先韩国瑜的 552 万票,创下历史最高记录,显著超过马英九 2008 年的 765 万票。 首投族几乎都是天然独, 40 岁以下绝大多数都是仇中反中,还有香港反送中等等,各种因素下,蔡能赢,不意外,但赢那么多,实在令人震惊。可以说,从民意而言,台湾是彻底丢掉了,而且随着天然独的增加,老一代中国人的离去,台湾必将成为汉奸日奴之岛。所谓“统一”,已经不可能了,只会是“收复”。 因此,全体爱国者都应该深刻反思,为何在祖国大陆全面大复兴,重登世界顶峰,而台湾日益没落的情况下,我们居然失去了台湾的民心?...

如今的时代,学术界被西方脑残统治,知书未必达理,女性是西方弱智思维的第一受害人。通情才能达理,人生幸福的秘诀。 传统伦理没落,西方拜金主义猖獗,人类最高贵的文明变成低俗代名词,人类最伟大的民族变成小心眼。所谓成功者的标配没有一项是关于文化。作为21世纪的中国人,读过钱穆的书才是真正的标配。 儒家传统凋零,士农工商崩溃。如今的时代,有钱人放屁都是香的,钞票成了智慧的同义词。人类因而越加愚蠢,大难临头而不自知,依然群魔乱舞,狂欢夜夜。 颜色革命之所以能成功,就是举国上下无一人有水平有胆识可以绝对自信地说:你们连何为民主与自由都不懂,还搞什么运动?先认认真真开一个民主自由的国际论坛再说。...

法国以国家之名把伟人们请进巴黎的圣贤祠而封为共和国的神。而我却推崇一个没有进入“封神榜”的《反抗者》。 他就是 阿尔贝·加缪 (Albert Camus) 。 实际上,是其子 让·加缪 (Jean Camus) ,给我带来对先贤祠与法兰西共和国精神最深刻的印象。 阿尔贝·加缪于 1960 年 1 月 4 日因车祸去世, 2010 年 1 月 4 日是其 50 周年的忌日。 2009 年 11 月,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希望在此时把加缪的遗体请进圣贤祠作为纪念,却被其子 让·加缪拒绝了。理由是:进入圣贤祠非其父所愿。...

<< <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