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如果我不上电视辩论,人类既少了智慧,又少了乐趣。正如我40多年的人生,无非证明一点:所有的失败都是女神嘲笑我不够更旷野。 战争是西方文明的常态,和平是例外,所以西方的和平主义者是极端反战者,而圣母病是其文明极端野蛮性的另一面。和平是中华文明的常态,战争是例外,所以中国的和平主义是建立在理性和人性基础上的信仰,而非脑残的迷信。改造人类的战争狂人和拯救圣母都需要中华文明的援助。 这个世界没有巧合,如果你们不相信是神在指引一切,那只是因为你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神。 我是典型的上海男人,喜欢下厨,并以此为乐。然而也像遥远的华夏先祖,开天辟地起来毫不犹豫。...

大家好,我今天开始写《中华文明 复兴 讲话》这本书了,我把内容暂且分为 100讲,边写边讲,每一讲1200字左右,5分钟上下,播出时间不定期,因为要根据我实际的工作来安排,写完一部分,播出一部分。所以,今天的《文明之声》节目就开始播出《中华文明通俗讲话》这个系列的第一讲:前言之《浪漫与自信》。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除了以色列、美国和印度,在法国,在欧洲,在全球,根本没有政教分离的问题,只有伊斯兰的问题。无论投入多少科研经费,多少叫兽,多少媒体关注,多少全民运动,只要不承认这点,所有研究成果不仅是垃圾,而是是毒药。即使在以上三国,人类历史走到了今天,只要没有伊斯兰,绝无政教分离问题。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们沉默是因为对这个愚蠢的世界丧失了兴趣。 底层人民的思维方式与气质与上流社会迥异。民主以后,平等给了底层拒绝学习上流社会思维与气质的合法理由,甚至赋予了拒绝本身一种反抗的荣耀。所以西方在打倒贵族后,社会整体文化素养是下降的,或越来越low,或越来越无理智的装逼。阶级不断固化,而底层却从不反思自身的问题。...

要真正读懂钱穆,必须具备比他本人还要广大的视野、更伟岸的格局和更雄壮的行动力,因为他就是为 “这样的人”而写作的,也终将因为“这样的人”,他才会成为自孔孟之后中华道统承前启后的第一人,他的思想才会在国人心目中获得真正的地位,并弘扬于世界。他这样的命运造化,其实和孔子是一样的。而“这样的人”,就是本书院要培养的人。 钱穆( 1895-1990),历史学家、文化学家、政论家、教育家。虽然 “一生为故国招魂”(余英时语)已经成为各类研究或评论钱穆之文章的关键词,但此语远远不能代表钱穆的思想、功德及后世的影响。因为就晚年的钱穆而言,他本身就已经是我们那个故国之魂了,所以他要以他的“魂”来复活那个故国的“体”,以他的“魂”来觉醒那些可以复活“故国之体”的“创世英雄们”。...

三线城市经济区具备百万级人口的核心城市和十万级人口的城市群,已经可以和法国第一级地方行政区-大区相仿,只要中华文明复兴,包括海归在内的本土精英回流掌握地方实权,完全有能力进行相对独立的国际竞争。下可带动四线和乡村发展,上可刺激一二线提升领袖世界之能力,应是中华全面复兴之关键。 瑞士面积4万,人口800万,不过相当于中国两个三线地级市,未来中华文明复兴的经济计划或以重点加强以三线城市为核心的区域经济,使之具备相当于瑞士的国际竞争力为目标。因为中国是超级大国,国际竞争力应当下移至地区,一二线已有自发发达机制,而三线才是要国家引导的重点,可建设成50个瑞士。...

Raymond Aron(1905-1983)是法国自由主义大师,政治学家和社会学家,20世纪最伟大的法国知识分子。大家可能注意到我在上篇导读中评论美国的索维尔时用的是“美国保守主义大师”,而这次对阿隆则用“自由主义”,这是非常重要的英美系和法系政治光谱的区别。 通常而言,西方政治思潮可左中右三分,现代的“左”起源于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不是大革命的革命派,那是民主化初期的左),一直向右扩展到社会主义(桑德斯)和第三条路的社民主义如克林顿、布莱尔、施罗德和马克龙。“中”历史最悠久,是现代自由主义和民主制度的鼻祖,在英国从洛克、密尔到...

就硬件而言,文明的竞争力远远强于野蛮。但是文明有文明的战争法则,野蛮有野蛮的战争法则。除非文明和野蛮共同遵循野蛮的战争法则,否则文明必将被野蛮消灭。 我们正悲伤地看着那个不愿正视现实的老欧洲的死亡。穆斯林终将占领欧洲,这是他们最后的顶峰。 在伊斯兰教改革之前,所有穆斯林进入中国的因私签证都应暂时中断,直至其教改革成功并获得世界公认。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静静地等着。 中华帝国屹立世界顶峰数千年,屡次死而复生,简直是人间奇迹。 帝国的扩张以短期来看,目前还保持成功状态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以屠杀被征服地人民加移民的俄国,另一个是以文明同化蛮夷的中国。而从长期来看,俄国的命运不会比蒙古帝国更好,真正永世的帝国只有最先进文明的中国。无论古罗马帝国和英帝国都因缺乏教化蛮夷的超先进文明能力而成为过眼云烟...

Thomas Sowell (1930年6月30日 -)是美国保守主义大师,既是经济学家也是社会学家。虽然 87岁了依然笔耕不辍,经常发表专栏文章传播其理念。他的文章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通俗易懂,以事实和小故事讲出被白左及一切装逼犯们扭曲的真理(微言大义)。其专栏文章都很短,一次讲一个小问题,是针对普通民众的常识启蒙,也可称之为针对政治正确的反洗脑。这是他最大的社会责任感。而美国网友在其视频下的评论也很有趣:Thomas Sowell is a king among men. Why did he...

尊重法国人民的选择,我希望法国有新的一页,但打败勒庞并不意味着打败伊斯兰化和贫困。我们赢的不是选举,而是重建祖国的责任。 本次法国大选最大赢家:个人是不能亲自上阵的卸任总统奥朗德,而政治思潮的最大赢家是接近第三条路的社会民主主义即社会主义中的右派,克林顿、施罗德和布莱尔是代表。 奥朗德是法国的代表之一,但法国左翼极其强劲,所以始终无法如布莱尔改组工党一样改革社会党。因此党内右翼众大佬通过支持表面中间的候选人小马跳出社会党党内初选而独立参选,从而达到破坏了社会党传统建制的目的。比如社会党初选胜选的官方候选人阿蒙在第一轮只获得了6%的选票,创下最低得票记录。小马为头马(选举需要明星候选人,不是有实力的大佬就可以登场的)的社会党右翼根据民意的提高和对手的愚蠢,在选战之中不断重组政治力量,达到实现法国式第三条路的目标。...

我去年暑假里写了本书,书名是《 Tao président : la Renaissance au XXIe siècle 》 ( 陶总统: 21 世纪的文艺复兴 ) ,以今年 2017 年法国总统候选人的角色为作者全面展开我对法国乃至世界的看法,法语是由我朋友,一个退休的国际法法国教授修改的。今年初所联系的法国十几家出版社全部拒绝出版,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我深信理解法国人民和其真正的精英比如我的法国朋友们,但对普通知识精英缺乏了解,而正是他们主导了法国教育和文化领域。我的书没有出版原因可能很多,比如我写得不够通俗等等,但从最近形势和我在法语...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