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真正的新自由主义(注一):社会革命

 

这是我的私人读书笔记,不是完整的书评。摘录一些有意思的原文(加引号部分),也记录自己的有感而发(注二)。

 

Hobhouse提议把教育放到促进平等和自由的首位,把军费节约下来放到非宗教的,免费的,普及的教育。支持殖民地自由,反对自由契约对人权的漠视:反对童工的使用。

 

Hobhouse如果幸福可以用勺子喂给每一个人,那么恩赐的专制就是最理想的制度。”“如果人们必须为拯救自己出一份力,就必须号召他们参与社会共同的工作中去 (普选权),如果要他们有责任感,就必须让他们承担更大的责任 他解释了自由的基础是受限制的,举例关于劳动保障的成本,个别雇主不遵守必然提高其竞争力,所以其他雇主也不会遵守,所以必须强制。—— 所谓的中国模式

 

Hobhouse  “财富的其他巨大来源是金融和投机活动,往往具有明显的反社会倾向,只因为我们的经济组织有缺陷才成为可能。他建议要把财富的社会成分和个人成分分离,社会财富应当交有国家来统一根据公共利益来处理。他是有道理的,比如地产的收入增殖是全社会共同创造的,就现代意义来说:一个好环境(环保,治安,高素质劳动力等)促进的财富增长也是全社会共同创造的。

 

旧自由主义为了抵抗君主专制而取悦大资产阶级,新自由主义在民主大局已定的基础上为了抵抗大资产阶级垄断而召唤人民。1970年后的新自由主义是垄断资本的复辟,所以未来10年仍将回归到19世纪末的真正的自由主义,但是单纯的回归古典不足够力量,需要引入东方的自由主义。

 

早期的自由主义借助自然法和自然权利(天赋理论,这种策略体现在法国启蒙时代的大百科全书里)来对抗帝制极权和神权是因为当时人民没有足够觉醒,在长期神权统治的影响下,对上帝和自然的崇拜无法接受人类自身定义的自由权利。随着人类的觉悟和教育程度的提高,人类开始相信自身的力量和自身具有定义文明权利的自由,自由主义就发生革命性转变,走向追求人类自身梦想的理想之路。

 

除非军事实力差距悬殊,否则先进文明(民主政体)无法抵御野蛮文明(专制政体)的入侵,因为后者底线更底,且充满了对屠杀的狂热。就民主政体而言,法西斯这种组织性极强的大众政党能够在20—30年代获得选战的胜利也是如此,他们的自由派对手因民主而显得软弱。

 

1819世纪欧洲古典自由主义利用资产阶级来对抗王权的情况不同(资产阶级是第三等级而非统治阶级),中国的现状是红色资产阶级,他们是政权(统治集团)的一个部分,或源自权力集团本身,或后天加盟权力集团,他们本身享有权力而抵制民主,所以他们和其代言人鼓吹的自由主义是披着民主外衣的对国民财富进行瓜分的肮脏诉求

 

 

注一:中文语境里的新自由主义其实是指早期的自由主义,那种过于强调个人和资本自由,而无视社会和国家责任的原始自由主义的回归,是旧自由主义,而不是新的。而从政治思潮的演变来定义新自由主义,则就是社会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为Thomas Hill GreenLeonard Trelawny Hobhouse

 

 

注二:我读书的方式不是历史的,而是带着对今天和未来的思考在书中寻找可以刺激灵感的东西,也不忠实于学术上的权威观点和分类,仅仅留下对自己有价值的思考,当然也是个人思想进步阶段性的思考,和各位书友分享。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