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上周五欧盟27国中的26国(除了英国)刚签署了挽救欧元区的协议,而民调一直领先的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奥朗德却明确表示反对,宣称2012年5月一旦当选将重新协商该条约,所以,今天的社会党新闻发布会就是围绕了这个议题而展开的。


在法国社会党发言人阿蒙(Benoît Hamon)发言的时候,我就在想:今天该出个什么题目考考他呢?要知道,在目前的金融危机之下,欧盟好不容易在最后时刻达成了协议,安抚了金融市场(周五欧洲股市是以反弹来欢迎此条约的),而奥朗德这个极有可能成为下任法国总统的候选人却公开唱反调,对金融市场肯定打击不小。 所以,我一边听他的发言,一边用手机上网浏览上午巴黎股市的情况,果然低走了。嘿嘿,我的问题也就有了:

“我注意到上周五的股市在协议达成之后是反弹的,而今天却下跌了,您认为金融市场愿意接受奥朗德重新协商条约的建议吗?作为民调长期领先的候选人和现任总统之间的立场如此差异,是否会吓着金融市场呢?”

阿蒙显然对这个问题没有丝毫准备,因为出席发布会的都是政治报道记者,一般不会问那么细节的专业问题。他大概不会想到其实我也买了少许法国股票,自然每天都会看行情,所以一开始他有点扯,不过到底是法国最大反对党的发言人,反应还是很快的:

“ 奥朗德将由法国人民投票而当选,而不是CAC40(巴黎证券交易所40大成份股指)来决定。法国人的意向决定了奥朗德的立场:他应该在哪些领域保持法国的主权,他应该优先考虑哪些方面。是法国人民选总统,而不是大资本家们!”

很漂亮的回答,口才非常好,这话让法国老百姓听得多舒服啊,本来嘛,大资本家绝大多数是右派,无论如何也不会投票给社会党的,得罪了也没啥损失。

其实,我的问题是很有难度的,因为从技术上说,我提出了一个两难的选择给社会党:作为反对党候选人自然不能为现任总统对手的成功拍手叫好,但是作为短短5月后可能的新总统,奥朗德必须承担起安抚金融市场和投资者的责任,这两个角色之间的矛盾在问题里充分体现了。如果阿蒙直接回答我,承认金融市场不接受重新协商,那么等于说奥朗德无视投资者利益,当然也不能说金融市场接受,因为事实摆在那里:今天股市应声而跌。而且,关于总统至于稳定金融市场的责任是需要大篇幅专业论述的,显然眼前的时间和准备都不足。所以,我的问题考的其实是他新闻发言的能力而不是专业政策。阿蒙显然在片刻慌乱之后醒悟了过来,用一个口号式的幽默来应付了过去。

不过,虽然发言人可以凭口才回避, 但是作为候选人的奥朗德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将实实在在地面对这个问题,因为金融市场的稳定不仅涉及到大资本家们,还关系到千万普通投资者的实际利益,而他们从2008年金融危机起就已经损失惨重了。如果他还希望获得这些投资者选票的话,还需要多下实际功夫,而不是轻易和金融市场对抗。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