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法国政坛和新闻界这些天几乎乱成一团,所有焦点集中在一个词:降级(法语:dégradation):
法国国家主权信用被美国标准普尔公司从AAA降为AA+,这对法国是个重大打击,不仅在于提高法国在资本市场的借贷利率,还会导致银行放贷的标准更加盈利,可以说对继续复苏的法国经济再次落井下石了。而且对法国人的心理打击更大,这个骄傲的高卢雄鸡就像被活生生拔了根鸡毛一样叫唤个不停。

因为萨克奇总统一直以来把保持法国的AAA评级作为经济领域的重要工作目标之一,所以这次降级可以说是对他最直接的打击。而他的对手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奥朗德则心中窃喜,公开当然不能叫好,毕竟全法国人民都要付出代价,但他还是找到了攻击口径:“这是对萨克奇政策的降级,而不是对法国的降级!”

看,政治讲坛上斗的就是这嘴仗,奥朗德虽然是左派而不是戴高乐主义者,却把戴高乐拍法国人马屁的本事学到了。戴高乐在二战后期法国解放时的演讲里就宣称“法国人解放了法国。” 因为他深知法国人因迅速败给德国还投降的心灵创伤,所以不得已用此谎言来重新鼓起法国人建设家园的勇气,当然法国地下抵抗组织也是发挥了一些作用的,所以他这个话还不算标准的谎言。而奥朗德这个说法明显不符合事实,甚至刚好想反。因为还有4个月法国就要换总统了,按目前的民调,奥朗德他自己当选的可能性最大。而评级公司降级当然首要看未来的偿债能力,如果加上社会党目前对削减赤字毫无诚意的态度,降级其实就是对未来法国整体上的降级,或者说对左派可能执政的反对票。所以,奥朗德后来又发表了一个声明说:“降级是对今天的右派,而不是对明天的左派。”这就更扯了,明显欺负那些丝毫没有金融知识的左派无产阶级。

其实,降级本来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所以金融市场并没有猛烈下挫,反而因利空出尽而展开新一轮反弹。但是,我想说的是,三A评级其实只不过是法国的经济马其诺防线,保住评级就和以马其诺防线抵抗德国入侵一样无用。

马其诺防线是闻名于世的保守和过时战略之象征。当莱茵河对岸的德国人非常清楚地展示了复仇计划之时,法国当局依然指望这个庞大的水泥怪物来保卫法国的安全。即使法国拥有当时伟大的装甲兵作战专家-戴高乐将军,但是他摩托化突袭的理论却从来没有被法国重视过,除了德国人:古德里安将军,德国装甲部队的缔造者。可怜的戴高乐向法军总参谋部反复强调了要改革战略,不能自我陶醉在马其诺防线后面,但是根本没人听。相反,希特勒却受他的著作启发重点建设了德国装甲部队和闪电战术。

可见,法国的保守是根深蒂固的,而且屡教不改,即使伟大如戴高乐,在他没有成名之前也无法阻挡法国的溃败。现代经济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全球化背景下,只有积极进攻才是唯一正确的战略,尤其是要根据经济形势的发展而及时调整战略。只会躲在美丽乡村的别墅里哭泣,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其他人头上从来不是解决办法。保卫三A评级只是一种法国人自我安慰的幻想:“我们还和过去一样好。”可事实呢?除了法国人,其他地球人都知道。依我看,降级非但不是一个坏消息,相反是一个非常棒的来自市场的警告,它告诉法国人保守的旧法国经济模式已经过时了,如同上帝给长女(法国是传统的天主教国家,有上帝长女的雅称)最好的礼物来让她觉醒。因为市场看不到法国经济的增长点在哪里,而这恰恰是唯一解决财政赤字的办法。

无论右派还是左派,目前来看,没有一个总统候选人推出令人信服的措施来解决法国经济问题。萨克奇的财政紧缩也好,奥朗德的新增6万靠国家付工资的教育岗位也好,贝鲁的生产在法国也好,等等之类,都只是在重复建设马其诺防线,更不要说大张旗鼓地以同舟共济为名来分享财富,因为连增长都看不到,何来财富?仅仅瓜分富人的存量财富就可以解决危机吗?

如同80年前戴高乐的装甲作战理论是当时军事战略的未来一样,重新构建法国经济模式使之更有活力而获得增长才是今天的当务之急。我希望未来法国的执政者可以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努力地看一看未来。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