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协会(法语:association)是法国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一般分为文化体育比如各类体育俱乐部、话剧团等;社会工作,比如环保组织、援助流浪者组织等等;专业研究,比如智库、基金会等;政治类,比如某党派议员联盟、对外关系协会等;还有一类以族群组建,以捍卫本族群在法国社会的利益,基本是少数族裔,比如穆斯林组织、阿尔及利亚裔协会、亚裔协会等。这些协会以民间社团形式弥补了政府行政职能的不足,丰富了法国公民的业余生活和改善社会不平等现象。因此几乎所有协会都或多或少地享受政府补贴,以支持其日常活动,比如我参加的击剑俱乐部拥有一个含有7条标准比赛剑道的活动场,还有免费的专业教练,却只要每年200欧(1700rmb)的会员费,正是得益于当地市政府的赞助(相当于一半的俱乐部支出)。

而根据法国法律,所有对协会的赞助必须经过相应议会的批准,因此除了上述官方口径的理由外,出于选票目的(协会有会员,而会员有选票),各大政党和议员都和相应协会有密切联系,动用公共财务补贴来换取选票和支持是家常便饭。 这种机制其实也无可厚非,本来各党派就是不同利益阶层的代表,而且这些赞助最终还是花到老百姓身上。但是,弊端也不少,比如赞助相对封闭的族群社团往往并不利于少数族裔真正融入法国社会,有些赞助往往落到议员及其朋友的协会手里,而赞助党派社团等于用公权力继续保持执政党派的优势地位。所以法国民间对这些赞助的批判由来已久,只是鲜有见诸大媒体的,原因很简单,能够批准赞助的自然是当选议员,而当选议员绝大部分来自两大寡头政党:人民运动联盟(ump)和社会党(PS),各有其媒体拥趸,自然不会自揭其短,所以就成了一个话题禁区(法语:tabou)。

目前以民调20%位居第三的法国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就以反对UMPS(UMP+PS)两大寡头党为诉求赢得了不少法国民主失望者的支持。上述“协会赞助”的弊端自然就成了他们批驳的论据之一,为此还专门做了详细调查(法国公共支出透明,相关数据都可以从公开文件和网上找到的),这不,调查完成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我也受邀前往。

新闻发布会由党主席、2012年法国总统候选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亲自主持,披露了不少数据:
1、2010年有10亿4840万欧元的“协会赞助”支出,比2009年增长了21%,与此同时,法国的债务已达GDP7,5%的1500亿欧元。
2、SOS RACISME, (反种族主义协会由社会党操纵,扶助其政治活动):490 000 €
3、AFAVO, (某地区非洲妇女协会):130 000 €
4、ELLER, (土耳其协会): 85 500 €
5、Gabriel Péri基金会, (参议员、前法国共产党总书记Robert Hue领导) : 990 000 €
6、Jean Jaurès基金会, (前总理,前社会党第一书记 Pierre Mauroy领导) : 1 400 000 €
7、展望与创新基金会,(前总理,ump第一副主席拉法兰领导):320 000 €
...

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认为赞助那些族群社团完全不符合法国利益,不仅是反过来加强了少数族裔更封闭的社团主义,而且也是党派获取选票的伎俩,而对于那些有议员担任主席的基金会更是直接用公款来为私人或党派利益服务,这些都不符合法国的民主原则,是一种“客户主义”的假民主。她觉得应当优先考虑那些援助儿童、残疾人的协会以及文化体育事业的俱乐部。

我虽然第一次知道她举的例子,但我也亲历过地区选举,参加过市议会,那些候选人都要轮番会晤各协会寻求支持,当选以后自然对他们的补助网开一面,而市议会里批准的协会赞助名单是厚厚的一摞。我还看过她任职大区议员的议会(会议实况视频公开上网的)会议,当她要求社会党议员解释赞助理由时,直接被议长很粗鲁地叫停“住嘴!”,这个片段让我非常吃惊,显然意味着她的提问触及了法国政坛的潜规则。

当然,国民阵线本身当选议员非常少,基本享受不到这样的“民主分肥”,所以我认为他们对现行“协会赞助”制度的批判也是一种出于己方利益的选战策略。所以,她讲完之后,我就提出了质疑:

“如果您的政党拥有比现在多的当选议员,您是否还坚持同样的观点? ”

“当然,因为政党应该在选举之前就决定自己的立场。我要强调:现有的协会赞助制度已经蜕变成政党用来吸引客户群体的真实手段,也就是说:该制度已经成为了选战的俘虏。在法国创立协会是完全自由的,每个人都有权利创建一个协会。但真实的问题在于:哪些协会可以由国家提供赞助?是否对这样的赞助制度有所条件限制?我觉得应当限制给那些社团主义协会的赞助,而且要评估协会真实的活动情况,并且要控制国家赞助和协会自有资金之间的比例。我想很多法国人其实并不知道这些事实:有那么多的协会接受国家赞助,以及赞助的重要性。我相信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基金会每年从国家拿走那么多钱。”


她说的是有道理的,民主制度虽然是“最不坏的制度”,但也无法避免各党派围着选举这个核心利益打转,“协会赞助”沦为“选战的俘虏”自然也有相当比例。即使提出改革的国民阵线也有自己的私心:一是打击主要竞争对手:人民运动联盟和社会党,二是批判族群社团(通常是外国裔和外国侨民组成),以取悦自己的拥趸(法国民族主义者)。但是,她举的数据和例子都是事实,客观上让这些所谓的话题禁区完整地展现在法国人民眼前。正如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败选演讲中提到的“需要反对的声音”,民主即使无法避免弊端,也给反对的声音提供了空间,保障了人民充分的知情权,至于最后如何立法,就有选民投票产生的议员去决定了。

而此话题留给我们中国人的思考是关于未来的:以后中国民主了,在此方面的立法如何才能规避法国目前存在的前车之鉴呢?

 

本文非网络媒体版发表于《 青年参考 》( 2012年02月08日   03 版),以下为链接http://www.bshare.cn/burl?id=51JBX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