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1128日周一中午, 我在法国社会党总部参加了新闻发布会. 当日主题为经济, 因为法国劳工部刚公布了10月的失业率情况 : 在就业中心登记找工作的人数环比增加1,2%.所以社会党新闻发言人Hamon对现总统萨克奇的批评猛烈. 其实,我见多了党派之间的这种相互攻击, 都是批评对方有余,本身措施寥寥. 于是,我就向发言人Hamon先生提了这个问题 :

 

« 如今,我们讲了太多的财务紧缩, 这些是节衣缩食的办法, 但是关键还是要有经济的新增量. 请问社会党有没有具体的措施来促进法国经济增长 ? 比如提高法国产品在新兴市场的出口, 尤其是中国市场. 因为在2010,法国出口中国只有140亿美元,而德国有800亿 ? »

 

Hamon 先生首先解释了法国出口落后德国的原因 : 1.德国出口中国的机械很多2.法国中小企业的竞争力不如德国. 其次,他在欧洲层面上介绍了社会党的经济政策,主要依托欧洲银行加强欧洲内部的团结互助来应对危机.

 

于是我问了第二个问题 :

« 您是否认为法国并不必然需要欧洲外的市场 ? »

Hamon马上说,,不是的,欧洲外的市场也很重要. 然后谈到中国市场.

 

我接着问了第三个有点挑衅性的问题 :

« 在社会党内,有没有真懂得中国经济和中国市场的专家呢 ? »

Hamon当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他分析了中法贸易的情况,毫无悬念地把法方的高逆差归咎于两个因素, 人民币低估和中国市场没有欧洲开放. 最后,他还表示,法国政府应当更多同中国政府谈判来要求同等地开放双边市场.显然他把中国政府对于提高法国产品进口的作用夸大了,也违背了市场基本规则.

 

虽然,Hamon先生很有耐心的解释,很客气,但是我还是有一点失望. 确实,问题难了点,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左派还是执政的右派,都没有法国经济增长的答案. 我问社会党这个问题其实并不是为难他们,恰恰相反是为了提醒他们 : 要把优先地位留给经济增长,而不是光知道财务紧缩 ; 眼光要投向全球,尤其是中国市场,因为未来5年中国进口总量将达到8万亿美元.

 

可惜,法国人哪怕是社会党的发言人也理解不全面, 怪不得他们在全球化竞争面前节节败退,和固步自封的思维方式有关.

 

可能这样的来回问答很有趣. 新闻发布会后, 法国第一收费电视台canal+ 对我进行了采访, 问我们是否相互理解了问题和答案, 用了réciproquement  (互动)一词. 我说相互理解没有问题,但是他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说的具体措施,就是一旦社会党胜选执政就马上可以采取的政策, 他的回答只是一些笼统的想法. 面对电视镜头,我强调了三点 : 1.发言人没有真正回答我的问题,因为他没有答案.2 社会党内没有了解中国市场甚至是新市场的专家3.希望法国左派开放眼界,投射到全球视野.

 

这三点相当有力的评论使得在场所有法国记者十分诧异. 我知道他们心想这个中国人太过直接,或许还有点傲慢. 我理解他们的惊讶,如同理解法国自信背后的无知.

 

 

其实,法国社会党乃至整个法国和大部分法国人并不理解中国市场和中国经济, 他们同样并不懂得中法贸易法方巨额逆差的根本原因,或者懂得而不愿承认.

 

最糟糕的是他们都不知道: 他们并不懂.  

 

 

评析 :

首先要指出,面对法国社会党,我是一个来自欧洲之外的外国记者, 当发言人回答我的问题时,不仅面对法国公众,而是面对世界舞台. 社会党不执政久已, 但是他们相信明年将重回爱丽舍宫. 然而他们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来应对即将到来的挑战吗 ? 来面对全球 ?欧洲并不能代表国际化这个词,因为欧洲一家 ;法国和前殖民地的关系更不代表国际化. 如果社会党赢得2012年大选,该党将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的执政党,必然成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角色. 我希望他们可以因为我的参与,开始熟悉并适应这样的视野升级.

 

其次, 发言人Hamon可能混淆了两个角色 :

1. 他自己的角色 : 社会党发言人并不是法国政府发言人.我并没有问为什么法国出口不如德国,而是具体的提高出口之措施. 但是他像执政党ump的发言人一样,给我解释了原因, 可能他觉得天然地应当像所有法国爱国者一样掩盖法国在国际贸易上的弱点, 尤其是面对一个中国记者的时候. 坦白说,我非常友善地提这个问题,因为社会党多年不执政, 所有法国的问题都可以推到执政党ump头上.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个话题来批评对手 : 比如对20082月执行之出口扶持政策的评估和对法国国际贸易局的工作评估,等等.也可以借此介绍社会党的新举措. 非常遗憾,他错过了.

2. 我的角色 : 我现在是记者,传递信息给中文受众,而不再是过去的政府新闻官,并不代表政府. 所以是中国大众接受他的说明,以政治谈判伎俩而故意编造的错误回答, 要么让中国人嘲笑社会党的能力缺乏, 要么加深法国在中国人心中的负面印象.

 

 

再则, 社会党缺乏国际贸易专业知识.这不是发言人的错,他并不是万能的,所有专业回答都需要专业团队进行新闻口径的设计.依我看来,这个专业团队运作并不良好,因为至少有两个关键性错误 :

1. 2010,中国进口了14000亿美元,仅此于美国,为世界第二大进口市场, 怎么能说中国市场不够开放呢 ? 别人能卖,你们法国人怎么不能 ?

2. 人民币低估确实是贸易逆差的重要原因,但决不是根本的. 如同第一条解释.其实,反而是法国自己的固步自封,使他们丧失国际竞争力久已.

把责任推给他人是很容易的, 反思自己的问题是困难的. 但这不是法国的精神,也不是战胜中国市场的方法. 法国社会党的经济学家们应当踏踏实实地做研究,找到真正的解决方法,不然他们执政之日,就是法国崩溃的开始.

 

最后,直到今天,当法国人购买力下降而不得不选购那些便宜的进口商品时,社会党还没有意识到法国乃至欧洲都已经没有单独依靠自己而创造经济增长的能力了。

 

其实,真正的挑战并不是经济危机,而是全球视野和开放的精神。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