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现场照20113月是法国省议会选举,本省半数议席(30个)需要改选,全部参加显然是不可能的,仅仅PS(社会党,法国最大的反对党)给我的资料里就有20个候选人,日程表里2月平均每天有2个选举活动,3月(第一轮投票320日)平均每天10个,更不要说UMP(人民运动联盟,法国总统执政党《注:法国分权以后,地方由经选举产生的议会执政,所以总统和地方执政完全可以分属不同党派》)在28个选区都推出了候选人,还有欧洲绿党、法国共产党等中小党派。所以我只能选择有典型意义的参加,比如竞争比较激烈的选区,有重量级人物助选的,等等。24日晚参加的活动则是两者皆有,以下为现场报道:和 pablo

 

上周就收到了这次活动的邀请:UMP省议会候选人Pablo CADORET(照片里比我矮的那个)的选举开幕会(见集体照片)。有两个看点:一、有两个重量级人物会到场力挺:本地区的国会议员Louis GISCARD D’ESTAING(法国前总统德斯坦之子,照片里比我高很多,带蓝色领带的)、现任法国内政、海外、地方行政和移民部长Brice HORTEFEUX(法国政府排名第五位部长,照片里带紫色领带的);二、2004年本选区的选举结果是UMP36%64%大比分输给PS,而且该选区也是现任省议会主席的选区,但是这次主席脱党参选,所以PS另推了候选人,这样对UMP来说就有获胜的可能,但是PS的省竞选总顾问Sabatier(前省委书记)却告诉我:很有可能是两个社会主义者一起进入第二轮。面对如此激烈又微妙的选战形势,本党的部长和国会议员自然要亲自上阵为他摇旗呐喊。

 

     晚会租用了一个餐厅的VIP部分,我到的时候,Pablo CADORET已经早早在那里和大家打成一片了,41岁,职业经理人,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竞选,就进入这么一个竞争力超强的选区,实在是勇气可嘉。之前,他已经在几次党内活动中被介绍给大家了,而这次晚会的官方名称是“省议会候选人Pablo CADORET竞选纲领发布会”,算是正式宣布启动选战活动。所以,在每个桌子上都有两份文件,一是简要纲领宣传单;二是捐款表格。(注:与美国不同,法国对政党的财务管理非常严格,不允许任何企业捐款,个人可以,但是有上限,所以由国家给符合条件的政党和候选人报销,UMPPS两大政党的活动经费中就有约50%来自国家补助,这样会大幅度减少资本家对选举的操纵。)这次晚会的费用就在Pablo的选举基金中列支,正常情况下,无论他是否当选,都是可以由国家报销部分的(UMP是大党,过报销标准(5%得票率)很容易),所以我们也算法国式的公款吃喝啦。不过应该说这是民主的成本,不然的话,因缺乏监督而导致的贪污腐败损失何之千倍万倍。

 

和D’ESTAING法国太子党,前总统德斯坦的儿子:现任国会议员D’ESTAING在正式开幕前也到了,他来自本选区的(注:法国577个国会议员,来自577个国会选区;本省有61个省议会选区,D’ESTAING的国会选区里包括了Pablo的省议会选区),所以和大家都很熟,我也凑上去,问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问题:

法国观察站:作为国会议员, 您出于什么理由支持候选人,只是因为你们在同一个党派吗?

D’ESTAING: 三个理由. 第一,我们在同一个党派,这是事实,我当然要支持他;第二,我们都在同一个选区,我们都住在这里,对本地选民有共同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也有共同的价值观,支持他也是捍卫我们共同的理念;第三,我认识他四年了,了解他的为人和能力。2007年国会选举时,他为我的竞选出过力,所以从那时起我就了解他了。今天来支持他,也是为了鼓励他为地区居民服务的理想。

 

点评:两人都是完全依靠选票而立足的民意代表,所以支持的理由就非常体现这个特点:选区共同的本地利益和选战本身的相互支持。

 

他很高,法国观察站也有183,在法国人里也算高的了,可还是矮了他一点。合影的时候,他还特地把外套脱了,呵呵,很注意形象,这个举动感觉很亲切。身为前总统儿子,毫无疑问在选举中具有相当优势,尤其是在党内支持方面,但是归根到底都是平头老百姓一票一票选出来的,前太子要是摆出个视平民为草芥的姿态,不仅选不上,估计连党内的提名都不可能,因为这会给本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如果说有继承的话,可能更多继承了其父的良好声誉吧。

 

而他的回答可以说没有所谓的新闻口径,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完全不回避本党利益这个首要原因,也不否认是对Pablo以前支持的回报,不来虚的,这个我很喜欢。所以,我更有兴趣知道下一个更高级别的要人内政部长Brice HORTEFEUX(法国无副总理,排名第五的部长可能相当于国内政治局常委了)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Brice HORTEFEUX,法国内政、海外、地方行政和移民部长。法国政治家一般都是从地方选举一步步走向全国的,而权力结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金字塔(从底层建设开始),相当稳健,这和自上而下的铺设方式完全不同,不存在因顶端受冲击而导致整体倒塌的可能。本地区就是他的根据地,Hortefeux来的比较晚,因为官最大,所以晚会也是等他到了才正式开始,而他来了以后,从进门到台前,和每个人都一一握手问好。

 

发布会开始后,先是Pablo谈了他的竞选纲领和主要政策取向,重点在于“造反”: 因为多年以来都是PS在本地区执政。还谈了国家和省之间的关系,预算和治安问题。然后是D’estaing发表支持讲话: 这是给候选人一个机会为我们的地区出力, 表现他对本地区的热爱和志愿. 为了所有本地居民可以享受本地区的各种便利和优势. 最后是Hortefeux: 这是一次特殊的选举,候选人很有进取心,这是他第一次竞选,我们都要支持他. 重点讲到了治安问题: 装监视摄像头,这是他作为内政部长的近期重点工作, 所以利用这次机会也来做宣传。

 

点评:候选人可能是第一次竞选,感觉有点紧,略显经验不足。而两个要人支持者的讲话一方面表达了支持,另一方面也为自己的工作做了宣传。主要的作用还是在于号召当地的党内大佬(本选区多个市议员和省议员也到场的)和积极分子支持新人,来巩固基本盘,同时两个要人各自阐述了对竞选纲领的看法,传授大家如何利用各自人脉去影响周围的选民。打个商业比方:候选人和纲领就是产品,希望大家去进行口碑营销。

 

正式会议在大家共同表示全力支持Pablo的欢呼中结束,最后是冷餐会,虽然有很多好吃的,不过我主要兴趣还在部长身上。但是已经有几个记者在那里排队等候了。他看我等了一会,好像有点不耐烦,非常热情地安排我插队,让我也享受一下中国面孔的特殊待遇。和HORTEFEUX

 

法国观察站: 作为内政部长,您出于什么理由支持候选人,只是因为你们在同一个党派吗?

Hortefeux: 首先我看过他的计划,认同他的竞选纲领,尤其在治安方面的政策符合国家所倡导的方向,体现了省和国家之间的默契。其次,支持他主要因为他的素质和能力,鼓励他的意愿;最后,支持本党候选人代表了我们的团结一致,是我应尽的责任。

法国观察站:您觉得您的支持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选民的投票呢?

Hortefeux: 投票情况很难预测,不过我的政治生涯从这里起步,长期担任本地区主席,我对他的支持肯定会稳定本党支持者的选票。

 

点评:Hortefeux相对D’estaing而言,身份比较特殊,首先是法国内政部长,近期又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在公共场所安装监视摄像头的治安新措施(左右两派争议很大),另外法国历来是中央集权国家,经过权力下放后,中央政府如何和地方政府保持协调一致是很重要的问题,所以他的第一关注焦点就是候选人的政纲里具体的策略是否和内政部及国家层面的工作是否协调,是希望通过支持本党成员竞选地方议员来影响地方政府的决策(注:28日晚,法国观察站将参加由本市UMP议员和市政府及警方负责人就该议题的对话,晚些时候另有文章和大家分享。);第二,他长期担任本地区党主席,去年底刚卸任,所以对老部下(其实应该说本党家庭成员)是比较了解的,支持他也是他的党内义务。

 

我还问了Hortefeux最后一个问题:请您对华裔法国公民说几句吧? 根据法语语法,这个短语的表述次序是:公民法国华裔,所以他一听到公民,马上就说公民中国的(因为他知道我是民主政治观察家)?显然这是个敏感话题。我说不是,是公民法国华裔,(我可不能让法国内政部长干涉中国内政,绝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也仿佛松了口气:我希望华裔法国公民能够积极参与国家的政治生活,融入公民社会,让我们一起努力把法国建设得更美好。针对华裔族群对政治的淡漠态度,他强调“民主非常重要,是天赋人权,我们在法国应当好好享受这个权利。”

在聊了些其它问题后,一起合影,给我们拍照的是欧洲议员的助理,一个漂亮的法国MM,她还一个劲地对部长说:我们早就认识啦。的确如此,我第一次到UMP地区党部拜访就是她接待我的(注:相关文章因无时效性,等选举专题结束后再发,有MM靓照噢。)

 

点评:

一、面对问题反应很快,实话实说,也不放弃宣传机会,回答很智慧,大家可以品味最后一句。这和他们长期直接面对媒体而建立的基本能力有关,不需要什么法国内政部新闻司的手下给准备新闻口径。这点从法国电视里也可以看到,除了法国政府是由预算部长兼任政府发言人外,各部没有特定新闻发言人,基本上都是部长直接接受记者采访,问啥答啥,自己部门的事情很清楚,去总统府开会也自个去,这和某国部长开会要带一堆专业助手,回答记者问题要分管领导,相映成趣。可能法国只是一个6500万人口,GDP世界排名才第五的小国吧,没多少情况是部长不知道的。所以当手下的一定要知道,对领导保护的越好,反而让领导丧失了面对公众的勇气和智慧。

二、我和他说话拍照,身边没有秘书、便衣等闲杂人员挡驾,也没有一个群众演员表达对这个法国政治局常委深入群众问寒问暖的感谢。虽然这是我在法国碰到的级别最高的官员了,但是感觉非常亲近,就像邻家大叔,说话没有一点官腔、套话和空话,尤其是实在。因为我还问了他一个问题:现场有多少便衣保护您?因为根据我在国内的工作经验,这样级别的官员,安保级别是非常高的,公开出场的话,从接触什么人到记者采访,都是需要预先设计、踩点到模拟好几遍的。法国再民主再弱小,也不可能忽视排名第五的部长的安全。所以,我也非常感兴趣知道他们的系统,虽然有点不礼貌,部长先生倒是很不介意这个问题,直言相告一个数字,比我们大家想象的都要少得多。本来嘛,他们的官员来自选民,老百姓不仅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手里的选票还决定了他们的政治前途,他们喜欢老百姓还来不及呢,当然更希望亲自接触真实选民以获得好印象。即使如他有便衣,但是现场我完全没感觉,该采访就采访,想拍照就拍照,更不会问:你,你是哪个单位的?

 

所以,真的得感谢法国的自由民主精神,让我可以在伏尔泰的祖国扮演一个独立记者的角色,零距离地和省议会选举候选人、内政部长、国会议员沟通交流,并和朋友们分享民主选举的第一现场。虽然德先生和赛先生这对同性恋成为中国的明星历经了百年而从未过气,但是竞争性选举这一西方民主制度的基础依然仿佛离我们那么遥远,法国观察站的努力是希望所有对未来充满期待的朋友们不仅仅在高屋建瓴的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关注民主,而且更有兴趣掌握基层民主的细节和真实案例,以了解民主制度的实际运行及不同身份的公民(选民、民意代表、官员等)在民主制度下的真实活动和想法。所以,在专业参与和研究法国政治之外,我会尽可能多地和大家分享活生生的现场和语言。

 

以此篇作为选举报道专题的开幕,有吸引大家关注的意思,其实我更多地希望把镜头对准法国普通公民和基层政治家,因为这些才是离我们未来最近的实例。部长,国会议员离我们太远,哪怕民主了以后,但是地区的民意代表,普通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却是我们都可以期待的。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

双方都发送到 15/07/2020 04:31

很不错的系列文章。 不过17年大选和今年市镇选举,楼主没有也弄个专题?

陶赟 15/07/2020 10:36

17年起,忙着写自己的书了。

mv68mjat8p 11/12/2019 14:27

They get to trace their name over and over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