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1.关于歧视:

 

首先承认歧视全球都有, 上海人,北京人还有歧视外地人呢. 法国也有,不能因为我没碰到就说没有. 但是,我觉得更多的歧视是因为理解和心态的问题. 亲妈打亲儿子,打得半死,亲儿子再闹也不会说歧视,而后妈多说一句,小孩就大大不平. 中国学生享受了和法国学生同样上课迟到1小时以上,法国老师照样笑脸对你说早上好的待遇, 但是无法理解老师的法国式的取笑. 我们的孩子太容易为自己找一个敌人,或者说找到敌意, 这不是他们的错, 国内那么多年教育,有哪一天停止过亡我之心不死的结论? 有个学生去看医生,法国医生说你来法国以后,还是留下来不要回去了.同学很不爽, 觉得法国人很不友好. 而我恰恰相反: 我想在法国医生眼里,一个吃三***牛奶的国家,至少不够食品安全. 就算法国人过于自豪,但可能这个老实的法国医生完全是出于善意的建议.

resf

 法国有一些声势浩大的运动,叫做支持无身份运动, 简单讲就是有求政府给非法移民合法身份的. 200963,在克城就有他们的游行示威. 2010年初还联合当地媒体一起要求给一个非法多年的中餐厅老板合法身份.还有无国界学生为续居留不成功的外国学生经常去省政府示威,他们的理念是应该由大学校长来决定哪个学生可以在法国合法读书,而不是省政府.而且,在法国,小孩上学报名是不需要户口的(法国教师还都算公务员), 哪怕你是非法移民, 学校不会因为你没法国户口不让你读书,相反学校老师,教育工会和法国同学及其家长都会上街游行抗议本国警察在校门口抓走他们的外国同学(前几年巴黎就有过一次大游行支持一个中国非法移民的孩子). 而根据2006年一份抽样调查,73%的被调查法国公民支持非法移民合法化. 想象我们民工的孩子在大城市里怎么上学的, 真是有点脸红.

 

这里建议华人朋友们放松些心态, 多想想<人性本善>, 宽与待人,严与律己. 就算真有不入流的法国人歧视,只要不是涉及切身利益,大可一笑了之. 还有不少法国人歧视美国人没文化呢. 可见,作为大国公民,被歧视其实也很正常.

(注:www.falanxi.org   法国观察站)

 

 

2. 关于爱管闲事:

 

记得以前上法国文化课,老师发了一篇1968年的文章, 是评论美国人登月的. 作者开头大肆赞扬了人类的壮举, 后来话锋一转,大肆抨击一番, 理由是在全球那么多人还吃不饱饭,战争等那么多问题下, 发达国家只围绕自己的利益去耗费大量金钱搞这些工程, 却不肯打破国家的界限去支援第三世界,是非常不对的. 不知道当年美国人有没有同仇敌忾地全体抵制法国货. 虽然我认为抵抗饥饿和探索宇宙同样是人类的需要,但是我还是理解了作者善意的想法, 但是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他们反对奥运批评世博的想法呢? 相互理解的思维总比充满敌意的思维好.

 

每年6月初和20101210, 全体法国媒体无一漏网地报道了同一条中国新闻, 连我们这里的山区日报都没有漏掉. 我在想是否要抗议他们的记忆太好,心肠太热呢? 如果邻居家的大人打小孩,中国人大多不管, 而据说在美国,邻居是要报警的. 如果大人在楼道里往死里打小孩,估计中国人看到了也会上去劝劝, 要是一个酒鬼父亲打孩子打到把刀子都掏了出来,我想中国人也多半会报警,就算中国人有不管别人家事的传统,但是涉及小孩的生命安全,实在不能闭上眼睛. 所以要理解法国人老喜欢睁大眼睛到处看看. 对待批评,应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一个号称要复兴的超级大国这点气度如果没有,要被老祖宗看不起的. 尤其是国家的新闻发布会, 那是一个沟通的渠道,而不是一个战场, 说白了,即使你认为是一个战场,也要在姿态上表现出宽容. 建议国新办,外交部调整新闻发布思维, 加强新闻业务学习, 动则给国际社会扣大帽子的做法已经过时了. 尤其是那种把扔鞋子提高到破坏中英友谊的高度,从新闻发布技术而言,简直是个笑话,专业技术含量过低了, 操盘模式还停留在文革阶段, 没有与时俱进, 对中国形象也没什么好处.

 

3. 关于西方的新闻价值和负面报道:

 

2009年初,中欧新闻界在布鲁塞尔举行论坛,谈到东西方新闻价值的差异。当然忠于新闻事实是共识,但是中国记者认为报道应该考虑社会影响, 而欧洲记者则认为最重要的是真实,至于社会影响,那是读者的自由. 但是我想记者应该没有权利去替读者选择真相, 因为对于真相的思考是人民的权利,社会影响也是人民选择的权利. 中国记者的社会责任感太强了,以致超越了对新闻真相的忠诚, 这有点看不起读者理性思考能力之嫌.

 

而从新闻角度出发, 不正常的事情当然是新闻, 法国人不会报道法国美女们裸露上身在公园草坪上大晒日光浴, 放到中国还不是市民报的头条. 所以不正常通常是根据媒体受众的习惯思维来判断的. 我们不喜欢看到西方对于中国的负面报道, 那是不理解他们对不正常的定义,这个和他们是否反华大半没什么关系,只是有太多国人看来很正常而在西方眼里不正常的现象而已. 动则以反华来号召民众, 那是冷战思维的延续, 要不就是绑架全民来维系不正常的行为. 而作为老百姓的悲剧在于太容易被绑架了.

 

记得20086月返法, 我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办登机,东航有个小伙子对我说,法国对中国那么不好,去那里干吗? 这样的说法,让我想到四个字任重道远”. 不过,想起年轻的时候那么喜欢的一本书<中国可以说不>, 再比较15年后的自己, 略有一点欣慰, 时间可以让人成熟. 年纪大了,应该更宽容更理性.

 

201012,法国国家级主流媒体大肆报道中国留法学生丑闻,说都是些考不了国内大学的淘汰者来法国. 中部地区第一大报la montagne(山区报)却做了整整2个大版为中国留学生正名.采访了学生,教授等:进入不需要入学考试的法国大学并不能和能力低划等号.”

 

20101210日法国第一大报lemond(世界报)同一版面刊登了两篇完全不同立场的评论,一篇是上海文汇报驻法老记者完全拥护我党决定的报道,法文写得超级棒.还有一篇是国际中文笔会主席的,里面用了一个中文词来比喻西方知识界的意见诤友。深有感触,人交朋友要交挚友交诤友, 说好话又不要本钱,谁不会, 关键时候能够批评一下自己的才是真哥们呢. 要自我陶醉看看中文报纸, 要冷静思考看看外文报纸, 不是挺好.

 

总结: 理解不等于全部赞同, 但是没有建立在理解基础上的敌视是狭义的,而对不同意见只对抗而不去理解则是无知. 无论法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对华人有多少偏见,至少这里有一个自由而多元呼吸和思考的空间和权利, 就算以后碰到什么歧视或不满,我还是可以自由地在广场上举起抗议的牌子, 不用担心法国警察会把我遣送回国. 深深体会所谓的发达国家,其实并不在于经济, 而在人的自由和可以预见的安全. 但是自由恰恰是最重要的生产力,而可以预见的安全则是前进的基础.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