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本报记者 殷楠 《 青年参考 》( 2012年02月08日   15 版)


    中国留学生小沙,3年前来到法国攻读热门的计算机工程师学位。此前,他的留学经历顺风顺水,毕业后留法工作似乎也并无障碍。然而,法国内政部长盖昂发布的限制毕业留学生在法工作的通函打乱了他的规划。
    眼下,法国接收外国留学生的标准变得更为严苛,外国留学生在法办理各种行政手续也更像是在“受难”。一些外国留学生甚至因为办不到工作签证而成了“新黑户”。
    “除非中国留学生应聘做中餐馆大厨,否则,很难获得工作签证”
    小沙,25岁,3年前从北京一所大学毕业,前往法国攻读计算机工程师学位。由于这类人才在法国比较稀缺,每年都会有几千个缺口,所以在当时来看更容易在法国找到工作。今年,他本打算暂停学业,先在法国工作一年再继续深造,这样对他毕业后找工作更有利,但现在,他的计划因为法国政府的一纸“通函”而不得不做出调整。
    去年5月31日,法国内政部长盖昂发布了一份限制毕业留学生在法工作的通函,法国接收外国留学生的标准变得更为严苛,留学生在法办理各种行 政手续也更像在“受难”。目前,这份通函带来的后果愈发显现,不少留学生成为“新黑户”群体,找不到工作,也续不到新居留签证。
    在接受采访时,小沙向《青年参考》记者解释了这份通函的细节。首先,它限制了工作签证的发放数量,而工作签证和移民有很大关系。在法国,留 学生想要移民,在签证上就要经过这样的程序,首先申请学习签证,在法国完成学业后毕业,若能找到签订无限期工作合同的岗位,就可申请工作签证,工签是一年 一签的,拿到两年的工签后,就可申请5年居留权,之后再申请10年居留权,这时就能同时申请入籍了。所以工签发放数量减少,让很多留学生无法再走工作移民的路。
    其次,通函还对法国需求的稀缺人才类型做了变动。一直以来,不是所有专业、任何学位的留学生都能比较容易地在法国找到工作,法国政府有一个 规定,只有某些人才稀缺领域和职位可以招聘外国人并发放签证,而且要求一定的学位,法国政府会发布一个领域和职位的需求列表,一般来说,理工科的硕士和工 程师比较受欢迎。但去年,通函将小沙攻读的计算机工程师专业剔除出了该列表,这让他在法国的工作前景很不乐观。
    “如果有企业把不在这个列表里的职位给了一个外国学生,那么在申请工作签证时,移民局就会要求企业提供一个证明文件,证明这个职位法国人做不了,只能外国人来做。除非是中国留学生应聘做中餐馆的大厨——显而易见,你比法国人更适合这份工作,否则,很难获得签证审核。像我这样的计算机工程师,企业要怎样才能证明,这个软件只能我来开发,法国人干不了?”小沙说。
    现在,小沙只能采取“迂回战术”,一边寻找实习机会,为最终获得长期工作打基础,一边继续学习,以备今年工签不过。
    小沙告诉记者,如今在法国找工作越来越难,以前由于外国员工工资相对低一些,还有很多法国企业愿意聘用留学生,但随着工签申请越来越复杂和艰难,嫌麻烦的法国公司更倾向雇用本国人了。
    去年毕业的留学生情况更糟,即使找到工作也可能被驱逐
    然而,相对于那些去年毕业的留学生,小沙还应该庆幸了,因为他的师哥师姐们面临的麻烦更大。
    去年,很多中国留学生没有关注到签证收紧这个动态,5月31日通函出来后,很多人还没有申请APS(一个提供给毕业生在毕业以后找工作的签证,期限为6个月),都等9月份毕业实习结束后申请一个为期3个月的短期居留证,再 去找工作,而这个时候通函已经开始发威了,法国各个大区的移民局都开始限制工签的发放,这让留学生们傻了眼。要是持有APS的话,申请工签会比较方便些。
    小沙说,他身边一些不愿仓促回国,又不想成为“黑户”的朋友,只得转而继续申请相对容易的公立学校或语言大学,为的是多获得一年的学习签 证。还有些人选择与当地企业签订有限期工作合同,先干着再说(每个有限期合同最多持续2年,对于外国留学生来说,最多能签两个这样的合同,除非之后找到的 工作是签无限期合同的,否则就要离开法国,因此法国政府并不限制有限期合同工作签证的发放)。另外一些人则离开巴黎大区,前往法国其他地区碰碰运气,希望 那里的工作签证能容易申请些。
《青年参考》记者发现,即使留学生在法国找到工作,也不一定能签下工作签证,前阵子,法国《世界报》报道称,有3名找到工作的留学生仍面临被法国政府驱逐出境的窘境。


    通函争议大,法国高校公开“庇护”外国学生


    法国政府颁布的通函,其实引发了很大争议,不仅留学生强烈反对,就连法国的高校、教育团体和左翼政党也都对此颇为不满。甚至右翼和执政党内部的意见也不统一,比如高等教育部和法国雇主协会就是反对的主力。
    法国《欧洲时报》报道,新近从法国名牌高等专科学校(巴黎高等商学院、巴黎理工学院、政治科学院等)毕业的外国留学生成立了一个“5月31日团体”,强烈要求撤销盖昂通函。
    巴黎索邦大学等高校更是在1月10日公开举行了一个“庇护”外国留学生的仪式,多所高校的校长和教授通过“领养”外国留学生的方式,保护他们不被法国政府驱逐。
    巴黎索邦大学妇女史教授米雪尔•佩罗女士说:“我觉得这封通函愚蠢至极,违反理性,而且极不公正。对此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必须挺身反对。”她“领养”了24岁的摩洛哥女留学生泽娜布•本斯利马纳,后者因为通函出台失去了一份在保险业找到的工作。
    参加“领养”仪式的还有法国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奖得主阿尔贝•费尔、巴黎七大校长樊尚•贝尔热、波尔多三大校长帕特里斯•布伦和南特大学校长伊夫•勒柯因特等。
    法国名牌高等专科学校会议(CGE)和大学校长会议(CPU)也强烈批评这道通函。大学校长会议主席路易•沃热尔认为这道通函“非常不恰当”。很多教育界人士认为,“假如我们找不到解决办法,就再也吸引不了留学生”,“从长远看,这具有灾难性后果:今天失望的毕业生,明天若晋升要职,就不会拥护我们的经济”。


    执政党为大选拉票,通函初衷宣传大于实际


    法国政府之所以在去年推出这样强硬的政策,根本原因还是为了在今年的总统大选中拉拢更多的选民。
    在接受《青年参考》记者采访时,驻法国的观察学者陶赟表示,今年是法国的大选年,现任总统萨克齐的民调一直低迷,在24%左右徘徊,长期落 后于左翼政党社会党的总统候选人奥朗德,同时极右的国民阵线这次却卷土重来,民调在20%左右,由于法国大选是两轮多数,第一轮的前两名进入第二轮,所以 随着法国经济和治安的日益恶化,保守的国民阵线可能会继续瓜分执政党人民运动联盟的选票(两者同属右派阵营),不排除执政党在第一轮就被国民阵线淘汰,这 是有先例的,2002年国民阵线就淘汰了当时执政的社会党。所以法国内政部高调推出此政策的核心用意是为选举考虑,以取悦极右选民,初衷应该是宣传大于实际。 目前,法国政府已有适当放宽通函政策的意思和举动,1月中旬,有关方面已经向全国各省省长发出新通函,要求省政府单位向取得法国“高等专业”文凭的某些外国留学生放宽发放工作签证的规定。
    不过法国问题专家也表示,移民问题一直是法国面临的一大难题,不论是哪个政党执政,限制移民、有选择性地引入优质移民这一政策大趋势都不会改变。
    陶赟表示:“外籍雇员的工资相对法国人较低,从而冲击了法国人才市场,相当于劳力倾销。无论谁当选总统,如果你是准备以低工资来和法国本地 人竞争岗位的,留法会越来越困难。但是,中国学生和北非学生是不一样的,虽然政策是一刀切不分国籍的,但在实际操作上,法国公司雇用你的理由就非常重要 了,中国学生有强大中国经济和市场的支持。如果你能为法国产品出口中国市场而工作,就会很受欢迎,去年就有中国学生工资不高但因此而顺利转工签的。”

 

 

以下为链接http://www.bshare.cn/burl?id=51JmU

 

注: 2002年总统为右派,总理和政府是以社会党为首的联合政府 。 接受采访时未提起社会党当时执政, 是编者后加,也是对的,因为实际执政就是社会党。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