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通向顶峰的道路充满艰辛,淘汰率极高,而决定到达高度的往往既不是能力也不是运气,而是那种自然而然感知的命运,那种天然的自信。社会阶层的流动之所以是 极少数,只是因为绝大多数社会阶层从未把更高等级阶层当作自身理所当然的命运,即使他们对阶层晋升充满了理想和努力。

 

 

成功的人生其实99%是运气,虽然另外1%也必不可少,而且数值巨大。但那99%之于人即使是神也无法掌控的。所以赢者往往恒赢。

 

除非是极其特殊的原因,以个人专业生涯未有成功之记录的人,却能带领社会改造而成功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而从历史来看,由此者为首而发动的社会改造往往会变成灾难,即使是出于极其善良的动机。

 

据说上了黑名单,感觉好光荣,没有白做中国人

 

 

如果说朝闻道,夕可死是正确的,那么在法国安静地读书,就是天天死去活来了。

 

 

即使对话也是接受与否,而决不是要求与否的问题,非此王道而不会成功。

 

 

不绝食不对话才是王道。

 

 

法国人民的暴动早在大革命前已经席卷全国,但最初的动机只是为了面包和发泄不满,最终促成革命的是自由和平等的信念,因为理想虽然不能成为暴动的导火索, 但可以把暴动转变成更有力量的为了自由的革命。因为公众需要为暴动的合法性和持续性树立一个更伟大的理由,一个创世纪的梦想。

 

(法国大革命)全国性的三级会议集中了所有的期待和政治力量,结果只有两个,建立新体制,或革命,因为所有政治力量都下了注。

 

中产阶级是典型的首鼠两端的机会主义群体,他们渴望暴力而拒绝任何风险,他们宁可通过行贿来交换一些局部利益,而绝不会冒险成为改革的中坚。过渡时期的 中产阶级往往是腐化和猥琐的一帮。中国当代的情况似乎也证明了这点。

 

 

大陆的牛市来了,可是我的资本在漫长的熊市中不断缩水,而且已经在法国的新生活里化得差不多了。不过,当股市支援我来法国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它的历史使 命。虽然现在快身无分文了,但始终觉得非常幸运,是决定一生成败的那么幸运。应当天天梦里笑。

 

 

大陆的精英青年应当至少掌握一门西方民主大国的语言,英语法语或德语,才能更加贴近民主的前沿,能够观察一个足够规模的完整的且有历史和变迁的民主实体。 仅仅满足于只需要中文的台湾民主的关注中,如果只是看台湾的话,对未来中国的民主甚至具有相当负作用。

 

西方政坛的游戏方式正在进化,老一代的看上去已经赶上了并会享受第一波成果

 

 

远离了那些足以毁掉天赋的世俗世界,才能拥有人类的智慧和文明,离开中国是发现一个真我的必须,有幸当时拥有这样的勇气可以人造一个灵性的世界,并,在此重生。或,这是真正的复活。

 

 

苏东欧的崩溃是民主的胜利吗?我看未必,大体上应该是专制自身的崩溃。

 

 

电视剧往往刻画出一种主角光环的假象,但从历史来看,倒是真实的,有些人对历史进程的巨大影响确实不可阻挡。有时看似小人物的无心之举改变历史,但他们其 实并不是是小人物,他们是天使或魔鬼的化身而亲自适度参与这段人类的游戏。

 

 

家族传统和血亲遗传当然不是绝对的,但肯定是非常重要的,184812月以法国农民为主体的普选投票给没有明确政纲只有波拿巴姓氏的拿破仑三世并不是农民的非理性行为,相反这是来源于他们朴实的生活经验。

 

 

神无法创造一个救世主,当他手里没人可选的时候,恰好魔鬼抽到了好牌,那么人类就遭殃了。

 

 

英国法国任何一个政治家只要在希特勒发动战争前提前动手,就会扑灭二战大战,但正因为大战被消除了,这个英雄就会在过去和今天以及未来被人民和历史记录为战争贩子。所以,二战最终爆发了。

 

 

读书的先后次序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在少不更事的时候读雨果,那就是失败人生的开始,至少完全与我的理想相反。幸运的是那个时候我读三国和报纸(80年代),当然也有儿童时代、少年文艺等符合年龄特征的作品

 

戴高乐不相信美国人和英国人是绝对正确的外交政策之起点。

 

 

在和平时期,杰出的人物往往被视为敌人,这要么是出于嫉妒,要么是出于另一部分人的野心,后者由于普遍的无知而被视为俊杰,或是被不关心集体福祉,只想 讨众人欢心的人推到前台。 只有到后来身处逆境时,这种无知才会大白” - 论李维,马基雅维里

 

 

如果不相信奇迹,就得相信有前世了。或者,奇迹来源于前世。

 

 

一定程度上的社会阶层的固化是社会稳妥进步的必然。因为每个社会阶层扮演其社会角色的能力、心理要求和社会责任是完全不同的,这些要求即使不是与生俱来 的,也是经过长期家庭教育培养的,社会阶层在没有足够准备的前提下突变往往有着不幸的结果。比如扭曲价值观下的暴发户,或者超越现实的婚姻。

 

 

如果19世纪碰到西方挑战的是中国汉族世袭政权,应当和满清异族专制的应对方式完全不同,中国会比日本更早现代化,更早也更稳妥的现代化。因为主体民族执 政和异族部落奴役是完全不同的执政理念和伦理。另外日本之所以迅速开放本质上是儒家文明本身的开放性所致,而满清奴役下,中华文明已亡。

 

 

如果变革者无法撼动这么一个由古老文明支撑的社会,那么说明他们并没有觉悟到真正发现这种文明的力量,也没有智慧到可以让这股力量向着未来进步的方向运 动。社会和文明之所以抵抗变革是因为两者间还没有足够融合。文明的进步力量来自文明自己,但某些时刻需要一些刺激。

 

旧体制下充斥着巨额来源非法的财富,这使得社会进步的成本大量降低,而收益大量上升,一旦达到某一个临界点,当变革的主要动力由价值观转变成更为现实的经济利益或社会晋升的欲望时,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变革了。

 

 

德国工业资本家和容克农奴制度妥协了,其后果就是灾难性的军国主义。而美国如果用妥协代替南北战争,则美国民主也会荡然无存。-- 政治和经济制度之间在基本人权自由上的错位不可能用妥协来解决,最终一定是自由制度赢得胜利,差别在于代价大小,德国模式最大,美国小点。

 

 

从历史来看,伟大的历史时期其实就是神为某一个或几个人度身定制的。

 

 

其实,最终掘坟的主力就是自干五。

 

英帝国(含殖民地)彻底废除奴隶制1833-1838年,法国第一次废奴1794,彻底废奴1848,丹麦(含殖民地)1848,俄国1861,荷兰(含 殖民地)1863 美国1865内战后。林肯最多只能算美国人的英雄。其他国家的人追捧林肯实在没有必要。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