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为何占Z要以堵塞交通围堵政府办公的方式进行呢?因为香g人没有普x,不能像法国等完全民主国家一样可以选举自己地方议员和政府,所以争取自由的运动必须 要有一定压力。而在法国游行都有正常安排,因为他们手里有真正的选票。所以商家和其他市民应该向政府施加压力要选票,而不是怪学生多事。

 

 

号召坚持需要运动领袖有足够勇气承担历史责任,这或许决定多人伤亡的,所以没有高格局的人无法承担领导责任。面对专制,从来没有不流血的胜利,参与者要有 准备,领导者更要有准备,这个和打仗一样,再优秀的指挥官也无法保证零伤亡。决策需要以成功为核心,要有勇气有公心。软弱和幻想一样可悲。

 

 

任何运动都需要领袖,香g有组织者而无领袖,几次关键时刻都是人民的高素质填补组织者的能力不足。但是在真正的危急时刻,再英勇的人民也需要一声伟大的号 召,而香g或许就因为缺少这一声号召而功败垂成,所有社会进步的支持者在未来都应当依此为鉴。

 

 

任何社会运动尤其是革命,都要指向成功,而不是所谓的展现勇气和文明。没有确保成功的智慧和信念就不要进行总动员。人民的勇气来之不易要珍惜,而不能用来 过家家。不能因为个人理想而动员,却没有勇气直指胜利而退缩。人民要的是成功,而不是一场游戏。人类怕的不是牺牲,而是失败

 

 

没有必胜的把握和目标就不要进行只有必胜才配备的总动员。抗争是可以,但要急促而常态化,要明确不是以决战为目的。常态化的目标是宣示存在和积累经验。常态化不应该进行总动员。

 

从法国百年革命史来总结。革命是历史大潮,无可回避无法催生,革命之成功从本质上可以这么比方:确保革命次日面包提供平价足够数量更好吃,人人都买得起长 期买得到。当然现代社会的面包有着更广泛的意义。对于社会进步的努力根本上不是为了革命而革命,而是建立对革命次日面包的供应能力。

 

几个大学校长不亲临现场保护学生,却在僵持时刻呼吁撤离,暴露了其真实嘴脸。因为香G城市地形,等八路出门了再撤也来得及。更何况它们敢出八路吗?校长伪善至此,日后学运只会激进化。

 

法国是一个毫无生气的国家” - 拉马丹在1839年总结了当时法国整体的精神面貌。 1848年二月革命爆发。

 

 

究竟有多么歹毒的政府,会让全世界担心他们会在全球视频直播中敢于用武力对付和平集会的学生。这种政府的存在本身就是全人类的耻辱。

 

其实不撑输一辈子只是就人格而言,在实践中没有那么糟糕啦,再输8年而已。

 

所有关于改良与革命之争,伯克与潘恩之争,无论码多少字,显示了多么渊博的知识,从本质上都是废话。因为人民起初都是维稳胆怯的,所有的进步性革命都是对改良的绝望。

 

 

公开点名批评五毛党: 王振民 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g 的问题上,法国的留学生基本不说话(个别说过话的偶知道的,就不要出来证明了噢),说明从大范围整体上,这代留学生和百年前真正的爱国几代天地之别。

 

2014一代的香G学生,而立之后不仅是香g的中坚,国语说得好的可以是中国的中坚,同时也是世界民主新浪潮的中坚。

 

抗争是为了嬴,而不是为了世界的赞美。切记。

 

所有有实力的支持来自对嬴的渴望,对嬴的评估,对嬴的投机,而不是来自赞美,因为赞美是那么的柔软而没有嬴的力量。

 

G14一代,香g一定有未来。大陆有负14N代,是未来中国的负债。

 

g本次的社会运动怎么可能是西方煽动的呢?西方目前的政府和掌权集团胆小如鼠,政治精英不再,根本不想使自己处于左右为难的地步,煽动起来一旦重演历 史,他们怎么办?制裁与否都是他们无能力无气魄可以承受的。再加上任期所限,谁都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中国人安心奴役偶尔发牢骚而已。

 

当学生在社会进步的第一线挺身,而"社会贤达"却猫在窝里发通告,这个社会是没有今天的,但一定有明天。大陆有的只是昨天和后天。

 

1922胡適:我們的政治主張 政治改革的惟一下手工夫我們深信中國所以敗壞到這步田地,雖然有種種原因,但好人自命清高確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好人籠著手,惡人背著走。因此,我們深信,今日政治改革的第一步在于好人須要有奮斗的精神。

 

咱們又是二千年來沒有什么階級制度,全國四萬萬人都是一般的高,一般的大。一個鄉下農民,只要他有本事,幾年間做了當朝宰相,并不為奇;.。。。所以政治上自由、平等兩大主義,算是我們中國人兩千年來的公共信條。- 梁啟超 :辛亥革命之意義 19211010

 

梁启超1903年访问美国:在拜訪科學家摩爾根時,摩爾根向梁送贈一句名言:凡事業之成就,全在未著手為開辦之前,一開辦而成敗之局已決定,不可復變矣。

 

 

 

胡適:「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年輕人的興趣都在體育,娛樂,結交異性朋友;而在變態的國家,政治太腐敗,沒有代表民意的機關存在,那麼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

 

人民热烈地歌颂那些坚定的反抗者远远超过了坚忍者。但往往是前者的浪漫导致了失败,而后者的务实才将胜利慢慢地赋予人民。前者如雨果之流亡于第二帝国之 外,后者如梯也尔和甘必大坚守在第二帝国的反对党阵线上。- 注:第二帝国是类自由民主的帝国,非其他专制可比。

 

如果不能预见大陆民主化后的中国,也不会预见未来半个世纪乃至一个世纪的世界。从这个角度来看,不懂汉语就无法领导世界。

 

 

究竟是何种原因才能使一个民族的国家实力与社会文明可以领先世界近2000年之久(至宋末)?如果不是连续几十世的雄主不绝,那就是制度先进。

 

太过年轻的运动领袖无法执掌胜利后的政权,这一方面足以证明他们的"天下为公"之动机,另一方面也使得他们的个人理想同"赢"的公共利益之间有所差异。

 

 

今天不只是纪念,更是为了凝聚未来。

1010 18:46 来自 iPhone客户端

 

44公里4小时58分。人生第一个马拉松献给今天40岁的我。 11公里62分,22公里2小时12分,33公里3小时28分。全程无抽筋损伤,最后55公里因感觉有抽筋预兆半走半跑,速度控制得当,完成5小时以内目标。

1011 22:07 来自 微博 weibo.com

今天准备了一文一武两份礼物给自己的40岁生日,马拉松算是的,的是准备写一篇文章和有缘的诸君分享,题目暂定为年轻人可以为中国民主化做 什么,年轻人定义扩大到有青春的心,该文将全面而简要地阐述我对民主,中国,全球社会进步的思考,准备方式及其未来之展望。

 

Impossible n'est pas français 原来是拿破仑说的,居然今天才知道。 我想无论多少年之后,法国对我最大的影响总是这句话: 不可能不是法国的风格。

 

拿破仑三世喜欢奢侈生活,没有钱就向(国会)要,很直接完全公开,财务透明。他死后的遗产也并没有超过一般中上水平的中产阶级,其中很大一部分还是来自他 继承其父亲在意大利的产业。- 第二帝国强大的经济支撑皇帝的个人排场而不是贪腐还是足够的。

 

普选权的落实并不能在一夜之间把奴隶变成公民,过去他们听主人的,现在他们只是在选主人,或者凭选票而撒泼。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甚至是血的教训,他们才能有尊严地适应公民这个新角色。

 

就政治力而言,最近几十年来,李登辉在华人世界遥遥领先。

 

 

陶醉在梦想的道德高地上的文人们,因为看不到默默耕耘的士子们而自命清高。大众却不知就里的追捧前者,却忘记了罗马是需要建设的。

 

面对时局的自然状态既是信念,也是在理性与灵性之间的自由。

 

谈基本法是港人有专业却缺气质的实例,也是决定能否"赢"的指标。

 

拿破仑三世长期被批判,不仅由于色当的失败或政变,实际上是那些无能而只会占领道德高地的文人政客在他卓越的执政能力面前自惭形秽而心生的不满。他不仅坚 持普选权,而且长期关注工业化和全球化给时代带来的革命,同时注重避免英国式的阶级矛盾,如此重要的议题却是其同时代的共和派所忽视的。

 

民主制度如何能吸引顶级政治家是个问题。通常后者因远远领先于同时代的政治精英而不愿意与之为伍,更不要说和他们妥协苟且了。所以顶级人物往往远离政坛,除非有一天人民因巨变而惊恐万分,在绝望之中寻找真正的英雄。

 

公然跳出来的狗素质是越来越差了,实力派对前途看得越来越清楚,宁可沉默也不开口图短期利益了。

 

从未来各种可能来看,中俄很难避免一战。俄国人应当主动退回欧洲而避免亡国。

 

 

特首候选人提名委员会的结构本质就是法国大革命前的三级会议,完全是中世纪的东西,还好意思拿出来充当21世纪的普选提名委员会。欺负香港人特温和,没有巴黎人民的革命精神。

 

 

政治家的个人崇拜运用得当的话是能大大减小社会进步代价的。法国大革命期间的旺代农民被保皇党裹挟对抗共和政府而遭到毁灭性打击,和农民之愚昧直接相关。 而第二帝国能够和平有效地把愚昧保守的农业国法国带上现代化全球化的道路就完全是拿破仑三世的孤僻却强悍的个人能力了。

 

在很多历史学家眼里,人民的角色是那么的矛盾:他们有时是开辟历史的英雄,伟大的先驱;有时只是像小丑一样胡闹,或者令人同情的自我毁灭。直到今天民意依然反复无常缺乏理性和坚持,所以即使为了社会进步的伟大理想,也要非常谨慎又谨慎地和民意互动

 

其实他们还是蛮自信的,对台港输出大量陆生就是对洗脑效果绝对的自信。真的,看看大多数陆生,甚至留学生的言行就足以证明了。

 

法国如果没有两个拿破仑,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如果没有雨果,问题不大,虽然后者也很重要。但前两者决定了法国的国运。

 

我对那些反复质疑2022和路径的意见及其个人毫无兴趣,但对所有即使不信2022也不知道路径就努力学习准备巨变次日的人充满敬意。

 

从历史来看,带给人类最巨大灾难的不是保守的反动派,而是浪漫的小清新们。他们因为占领了道德高地而更隐蔽地将无知的民众带入想象的深渊,他们或自己 创造灾难,比如雅各宾派,或帮助屠夫上台,如49前的知识分子。今天的他们依然是中国社会进步两大阻力之一。

 

从肉体上去除愚昧的社会进步的反对者是提高社会整体觉悟程度最有效也是最血腥的方式,这是法国大革命中对旺代农民的方式,也是恐怖政策的理由之一。而拿破 仑三世则用了看似非理性却也足够有效的方式达到了这一目标,完成了法国公民社会的塑造,代价最小,社会国家个人却全面进步。

 

年轻人不要被那些美丽的幻想所欺骗,而要务实再务实非常务实。应当明白在理想和可能性之间永远存在一些距离是不可能超越的。鼓足勇气把不可能当作理想不仅 会毁掉自己,对国家和人民也完全没有好处。社会进步唯一成功的方式是在理想和可能性之间寻求共识。

 

就文学而言,雨果的九三年非常不错,用基于现实却完全不可能发生的故事编造了一个革命和人道之间的矛盾,足以欺骗所有缺乏成熟政治学修养的读者。而从政治 思想而言,完全不及格。法国人是非常幸运的,他们是在强大而稳定的三共时期读到了它。

 

去掉沙皇主义和共产主义,俄罗斯一无所有,它的崩溃是蒙古帝国式的。

 

不要总是拿"被历史,被全世界抛弃"来自慰,事实上被抛弃的:永远是没能力赢的一方,比如现阶段的人民。

 

没有大秦帝国统一中华,华夏族必被同时代完成统一的匈奴所灭。哪里还会有华夏文明?

 

复国以后,考虑到精英短缺,可以给予日本侨民国家级选举和被选举权,或方便其入籍以吸引大量自由派日本精英移民中国。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