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一个民族要获得世人的尊敬是需要代价的,不是所有人都自愿承担这种对整体民族有利而牺牲自己的代价。在一个正常国家即使是最自私的人至少也会公开尊敬这些牺牲者,而在大陆,人们公开嘲笑他们。 

 

 

根据法兰西二共时期各地区的投票倾向分析,在那些佃户占优势的地区投票更保守,因为佃户被贵族地主所挟持,他们并不能自由投票。而在自耕农占优势的地区,就是共和派的领地,因为他们是独立的土地所有者,有自由选择权。

 

缓慢渐进的社会革命既没有实际成效,因有连绵不断的反抗,也导致富人和保守阶级的恐惧而导致经济危机,既因为时局不稳,也由于他们有希望等待旧体制 (反共和) 的复辟。所以在社会变革中,要坚决的迅速的彻底的大洗盘,无论是右还是左都会对社会的迅速稳定和经济复苏有利。法国二共垮台的历史教训。

 

原子弹以最小的代价拯救了日本人,他们应当感谢美国人的勇气,而不是相反。

 

马克思主义与共和制度并不相容,有史以来。更确切的说,马克思主义无论其动机,起因,在本质上都是反民主和自由的。

 

"La vie est un sommeil, l'amour en est le rêve, Et vous aurez vécu, si vous avez aimé." - Alfred de Musset 生命是睡眠,爱就是美梦,您将享受生命,如果您爱过

 

启蒙有多重意义,最关键的意义是唤醒那些沉睡的可以改变世界的灵魂。

 

当人民还在胜利的狂欢之夜,革命党人就应该考虑该如何接掌政权,当然更重要的是次日的面包价格要保持稳定,且有足够供应。” - 所谓执政能力。

 

追求民主的路是一场人生的马拉松,人来人往,最终只有两种旅伴:有足够良知的人和有足够未来的人。

 

 

爱惜羽毛,随时随地。

 

爱世人,爱所有的地球人甚至外星人,爱中国人,同样的爱,或许是能成功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精英之基本胸怀。

 

185112月拿破仑三世政变夺权后立即扩大了被第二共和国保守势力缩小的普选权,在随后进行的确认其政变合法与否的全民公决中,150万弃权,65 反对,但足有750万支持。其实当反对政变的议员在大街上被枪杀之时,工人却袖手旁观。-- 如果政治精英忽视社会不公,就会给极端势力机会。

 

 

大陆的土豪们以为大陆民主化后他们一样可以用钱买到选票或影响力,如欧美一样。或许民主后的50年有着可能,但早期即使人民宽恕他们的原罪,旧体制的统治者也会把他们作为最后的祭品来取悦人民而苟延残喘。

 

 

"对无政府主义的强烈敌视,对人民深厚而柔软的爱。" - 雨果创办的《事件报》之信条。无政府主义的支持者往往缺乏足够的执政能力,所以更倾向于废除他们无力掌控的政府,他们自以为这就是对人民的爱了,却不敢承 认他们的能力局限。

 

 

圣花开的时候,天使拥簇而歌唱,一如他们的期待。

 

为何突然希望文艺起来,因为在政治学领域已经达到了阶段性的高峰。这样的不由自主的潜意识往往是人类智慧的本能。

 

生造一个词觉得很贴切,叫做:没文化的职业精英。

 

其实文化,视野,社会等级并不是人与人之间最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价值观,是善恶是非心。比如法国乡村农民和法国国际大企业老板或权威学者或许有着不同 的视野,但他们对民主制度的坚持是一致的。而在大陆或许他们对专制有着共同的爱好。这是大陆人和地球人的区别。

 

 

社会固化不能全怪社会,事实上家庭才是社会固化的元凶,偶有例外。而这鲜见的例外不是旧体制的埋葬者,就是新体制的创建者。进入现代社会以后,由国家(民主制度下)主导的国民教育和整体的社会影响会略为改善受制于家庭的社会固化。

 

项羽集团和刘邦,萧何,韩信等生于同一个时代是何等的不幸,因为老贵族的时代已经被嬴政终结,六国的反抗只是为大汉天下扫清最后的障碍。

 

 

8090后可以为中国的社会进步做什么呢?主要不是过程,因为这并不是你们的历史使命,何况你们也没有任何方向的过程主导权和发言权。你们的时代责任是 确保变革期间的社会稳定和变革之后的具体的社会发展政策,而这正是目前几乎无人有信心有能力有远见提前预备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

 

关于克林顿怕误伤300平民而放过拉登的段子有流传着,国共内战时美国人也是这么想的,当然大陆的知识分子多数也这么想。

 

法国用她的温柔在一点一点地弥补我那错过的青春。

 

实力比智慧更重要,的力量可以胜过千言万语的智慧辩论。知难行易。

 

能感觉到温暖的,都是因为出自真心,而毫无所图。法国纬度虽高,但却足够温暖

 

那几个舍了江山而要美人的男人并不觉得爱情有多么伟大,而是他们不缺江山而缺爱情,所以可以不惜一切来爱。所以不同群体的人的追求是不同的,完全不同

 

霍版的笑傲江湖里,岳灵珊临死时说始终只有妈妈相信大师兄。我更惨,连亲妈都不相信

 

西方乃至西方知识界(权威学者)都是靠不住的,他们不会愿意看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中国关系网络毁于一旦,他们是中国特权阶级和既得利益群体最大的支持 者。 所以他们支持的是体制当权派中的变节分子而不是来自人民的民主派。

 

 

真的爱你的女人或男人会珍惜你的梦想,而不是相反。

 

马基雅维利和勒庞的著作并不被学术界认可,但确实是政治学和心理学领域的巅峰之作

 

忠孝两全的方式是在围脖上拉黑老妈,这是一个极度变态社会的逻辑,如此丑陋而又有生趣

 

一路上心惊胆战的, 因为她居然用60公里的时速在山路上急转弯,还得意的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开山路. 还警告我,不要在转弯时大声叫喊, , 我叫是因为我怕呀. 年轻人, 哪怕是个姑娘,也是血气方刚. 猛然觉得自己成了老头.

 

奇迹总是在冲动中萌发,却依赖理性实现。

 

中国真正的精英并不特别,也就是非正常社会的正常人。可即便如此,也或不足百分之一的人口,因为抵制变态社会的影响,除了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纯净和坚强的灵魂。

 

大地是沉默的艺术家,旅行却可以和她互动。酝酿中的很多思路往往会在速度中瞬间绽放

 

每次到戴高乐机场总是会想起第一次到达后在心里说的话:靠,总算可以自由呼吸了。

 

按目前的情势,法国伊斯兰化和极右力量攀升将同时继续,未来政局将越来越纠结,或许是大乱而大治的前奏。

 

 

昨天旅游时偶遇一个法国右派,非常不喜欢共产主义,但是他出于礼貌,开始非常谨慎地对我说可能共产主义适合中国国情。这是中国和中国人在普通法国人心 中的印象,可以说是中共宣传的成功,也可以说是中国人民集体的失败。所以不要去责怪外国人为何对国人有偏见,而是要首先质问自己能做什么。

 

 

140813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