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西方人研究民主,研究集体决策,细致到非洲小部落全体部民会议和印度古乡村的议事会。中国古代社会文明高度发达,怎么就没有看到研究朝廷决策的细节,也没 有乡村自治的细节?是我孤陋寡闻,还是国内压根就没人重视本土民主模式 

 

对正当防卫定罪就是禁止公民自发反抗犯罪,一要打击民间正气,其后果是制造人民内部矛盾以转移焦点;二要加强公民对官方暴力机构的依赖,成为真正的奴隶,且不会,不敢反抗任何压迫。

 

民生艰难,连活命都是奢望了,那些改良派,宽容派,我看都是投敌派。

 

看了几个相关研究,非常失望。强调一下我的观点:未来中国民主制度的研究和设计一定要向前看。现有制度经验都是工具,而不是标准。

 

在非自由派穆斯林眼里,大陆机场设置祈祷室并不代表非穆斯林群体的宽容和友好,而是代表了伊斯兰扩张主义的胜利,所以除非非穆斯林以及自由派穆斯林死绝,不然伊斯兰的扩张决不会停止。中国民主后,决不能,也决不会走欧洲斯坦化的罪恶之路。

 

伊斯兰教不利用中国未民主的机会好好把自身的自由化,人权化同中国民主化运动结合起来,共同创造未来的美好共同家园,反而利用世俗社会的矛盾进行自身极端主义的扩张,这是寻求全面覆灭的节奏。

 

最大的困难不是来自对手,而是来自内部,只有孙文这样伟大的人物才能有耐心和一大群小清新从失败走向成功,再从成功走向失败,国父唯一的错误是没有放手让一场彻底的失败来教育人民,这点上他没有戴高乐的洒脱。

 

中国学者对西方民主运作实务真正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因为如果有,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如此贬低中华传统文明了。

 

那年,孔子会流亡海外,孟子被枪杀,朱子蹲大狱,如王阳明在,至少可守住长江以南半个自由中国,至今日应该北伐成功了。

 

革命是当代儒家的使命和责任。反对革命的儒家决不是真儒家

 

古代国家局限于现实条件,国家元首只能世袭,而儒家推崇人人可为尧舜,机会平等,所以没有世袭传统,所以在古代只能担任政府首脑。而在民主化的今天, 儒家要想摆脱被反复利用的命运,只有一条路:直指权力核心,而不是捧权力的臭脚。

 

罗马共和国把财富和政治权力挂钩,这和罗马对外征讨掠夺财富相关,所以罗马有文明而无道德。古典中国政治权力分配依据中道德永远是第一位,而且执行严格的 政商分离。而文明能够延续而复兴,是因为有永续的精神,人内在的道德,所以罗马亡后,永无复兴之日。而中华帝国却屡次复兴。

 

从实际效果来看,1974年法国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到18岁未必是一件好事,这或许直接导致了1981年社会党上台后法国因激进左派政策而导致的一系 列灾难。虽然社会进步提高了青年的教育水平,但也降低了他们对社会的真切了解,所以现代社会18岁公民的务实精神远逊于过去,政治倾向过于乌托邦化。

 

相对西方民主化后用神圣的共和标示物取代宗教标示,中国就没有公认的神圣标示来确认民族身份。我觉得是中华文化足够强大而不需要物化的标示,同时 汉字和字母文字系统不同,汉字本身就是物化的标示,也是世俗化的根本基础,因为中国人不需要假借其他外在物体来集中人民对标示的认同。

 

人人可为尧舜有两层意义:一是提高了对平民(所有人)的修养要求,二是降低了修养要求的标准线,使之更加普及化和普世化。这两方面上下的联动,让儒家 思想可以用千多年时间来持续地构建全体中国人的道德修养,即使最普通的人也可以具有一些贵族气息。——多么美好的过去。

 

儒家思想的真正精神将会导致对统治者无德无才的不满。 ”——冯友兰———儒家哲学具有宪法效力,是要对统治者实施违宪审查的。所以自儒学成为国学正统之后,各朝代更替按现代标准而言是执政集团的更替(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古代中国的宪政可以说绵延千余年

 

如果奴隶暴露了些许自尊的野心,即使只停留正在分点主子的肉吃的那么微小的平等愿望里,那也会遭到主子的镇压,非但连汤也喝不到,还会把命丢了。奴隶如果要有自由和尊严,只有彻底革命打倒奴隶主。

 

中国人最终要明白:我们对民主自由的追求不会因为任何暴力事件所改变,不会因为恐怖袭击而诉求强权政治这副毒药。但也别指望西方可以伸出援手,从美国到台 湾社会,充满对x_j伊斯兰运动的支持,对恐怖分子的同情甚至叫好。他们支持的不会是一个自由的强大中国,而是一群他们可以操控的玩偶。

 

x_j问题很复杂,尤其在中国,往往是披着族群,人权外衣的宗教问题。英国,法国,美国等民主国家够人权够自由了吧,法国连公立泳池都有特地时段单独向女 穆斯林开放,逃过伊斯兰恐怖袭击了吗?没有,都没有。伊斯兰运动不仅敌视现代民主,而且也不放过任何一个企图改良的自由穆斯林。

 

—”我看见了上帝“—”不,你看见了自己

 

"让我们用最后一位教士的肚肠来扼死末代皇帝!"——狄德罗。这就是法国启蒙思想家对待王权和神权的态度。

 

西方现代民主的建立是世俗文明在对抗王权和神权两条战线上的胜利,而大陆人却想用神权来对抗专制而建立民主,这不仅和历史经验相悖,而且和民主的核心理念 世俗化冲突。或许短期有些攻击力,但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以宗教形式来进行的社会运动都是饮鸠止渴,后患无穷。

 

东方的新基督徒往往有一种逼格,仿佛信了上帝,就有主当他们的摩登大哥了,可以比那些没有信仰的凡人高尚了。其实早期基督教在罗马帝国传教时,是 依靠凡人柏拉图的思想体系释教来说服有教养的罗马人的,而柏拉图比耶稣早生了400年。而且基督教神学的建立极其依赖世俗且多神的古希腊文明。

 

时间是最好的照妖镜,年轻人有足够的时间等那些大腕主流褪去画皮,同时别忘自己要坚持勤奋进步,因为历史终将依赖你们来拯救。

 

中产阶级的顶层可能有机会跑掉,而大部分仍将生活在大陆,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面对大众依然是少数,他们无法依靠选票单独决定自己的命运。如果他们远离这 场运动,他们将丧失在运动中获得超比例影响力的机会来弥补选票数量的不足。毕竟作为精英群体,他们本来是可以在运动承担更大责任的。

 

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对未来民主中国的世界领袖地位构成实质性挑战:一个留学过中国的美国总统。 美国人确实还是世界之老大:在华外国留学生中,韩国6万多排第一,美国25排第二,超过日本21

 

西方哲学的包容性相当差,这既是基督教神学的后遗症,却也是现代民主的起源。

 

黄俄知道中国人民胆小如鼠怕极了白俄,而未来关键时刻81军未必能象以往一样对同胞开枪,所以请白俄军入华绞杀民主是大概率。因此不准备对俄作战的就不要谈民主了,可以等死。

 

政治是如此的卑微和强大,政治从不决定真理本身,但没有政治,真理无法惠及人类,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人都是相对弱智的

 

神学不应是关于神的认识,而应是神的人性,哲学则是人的神性,由此两者构建了完整的人和神,两者是一体的。

 

人类的苦难有两大来源:一是专制,二是装逼。前者取利,后者取名,相对合作,各取所需。

 

从全球局势来看,未来百年内拯救人类文明只能靠中国人了。西方装逼犯太多,已经错过了自我修正的拐点,不到最底部不会反弹。而民主制度已经固化,没有强大 的外来刺激也不会有新的进步。只有中国还算一张白纸,还有占绝对优势的人文文明支持。有中国在,是21世纪人类最大的幸运。

 

人的神性是超越理性的认识,是人之灵性和神的结合,是人的神性部分的觉醒。

 

13世纪欧洲基督教神学理论看似把哲学从神学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了,实质上是神学对人类文明进步的妥协,因为人类理性的发展直接冲击了神学的生存。如果基督教不分离神学和哲学,那么神学将被理性文明彻底击溃

 

西方文明基于抽象的字母文化,所以西方哲学就以清晰性为终极目标,而中华文明基于具象的汉字文化,所以东方哲学就以混沌性为终极目标。两者如果能够融汇贯通,才算达到人类文明的高级阶段。

 

西方世界事实上的分裂是产生一元思想的背景,而中华实质上的统一就更倾向多元融合。字母文字的抽象性是神权诞生的土壤,而具象的汉字必然导致世俗文明。

 

相信神的人们啊,如果说人需要神来指引,那么神也需要人来拯救。中华文明作为人类唯一的世俗文明,是人和神的交汇点,是双方共同的乐土。真的信神,就应该体会到神的苦心和期待。

 

西方社会的进步,国民素质的提高是伴随着虔诚基督徒数量的减少,宗教越来越被当作文化而不是宗教。而中国大陆却呈现相反的情况,从中长期看,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宋亡后华夏亡国至今,700年间三次异族野蛮统治,国人气质品行尽毁。这种历史罪责为我立国以来最大。治国之道在于应时应势,书生误国害民,而博个人清誉,实在很可耻。

 

当历史大潮再次涌起的时候,如果还是有些人没有被扑倒,实在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遗弃古老文明就象掉司埋怨父母不是一代而羡慕其他二代。父母能够遗传给后代智慧,身体和修养已经足够幸运,发现不了自己的潜力,提升不了血液里的贵族基 因,主要还是自己的努力不够。上天待华夏族不薄,2000年庇佑如此幸运,其后数百年坎坷算是代价吧。——“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

 

如无秦在北方匈奴统一之前也一统中华,华夏族灭,中原尽没,哪里轮到书生来论道。秦早亡,因其历史使命以完,有过属实,但功在千秋。书生指点江山,如不从 务实出发,非但自己会死在夹边沟,还拖累亿万同胞遭受奴役。看各古国曾有的文明和结局,华夏族能有200年坚持之大秦,实在是很幸运的事。

 

 

坚持很重要,自然会有进步。12年开始补英文,13年暑假猛攻一阵,这个学年有三门课全部是英文阅读材料,在youtube上订阅了些实用的英文频道,这 样慢慢积累下来,只不过2年,阅读能力大提高,听力也快到了临门一脚的地步,只有口语还差。年轻人还是要坚持把英文和翻墙学好,人生会有不同境界。 11年暑假开始慢跑,最初从一次3公里,慢慢加到10公里,后来基本稳定在10-15公里/次,一个月50公里,假期多点,学期少点。144月最长跑了 25公里/3小时,也不过3年时间达到了。以前总以为此生与马拉松无缘,现在看来希望很大,坚持很重要,其实并不需要太久再说减肥,国内时有过195斤(身高183),于是控制饮食,游泳,从千米/次到3千米,最高到5千米,常常6点起床去泳池,1年后体重降到170。到法 国后反弹到185,又减,跑步代游泳,现在饮食正常,体重稳定在160,关键是腰围从1米减到82,甚欢,因为从来没有梦想过会这样瘦下来,坚持很重要。

 

若没有成功的政治实践,即使是最完美的政治哲学也不会被大众所承认。人至贱是因为人至愚,天然被强权所折服。若不是近现代西方民主国家富裕强大,中国人怎么能看得起亡国2000年的雅典之民主制度呢?

 

在心灵的彼岸依然有着平等的不同格局,每一次止步不前并不意味着失败,而是通向更适合的彼岸格局。这种两个世界的对应是天然的历程,与生俱来,无法回避,也不可阻挡。

 

研究神学或许要抛开所有一元教,貌似都是伪神学。

 

天地中的人是神的神。

 

中华文明起源于全球视野(古人认为华夏即世界),西方文明起源于本土视野(古希腊罗马人知道还有其他国家),所以中华文明以凝聚共识普惠天下,而 西方文明以复制而扩张。面对今天全球的多元文明和种族的现实条件,西方文明是力不从心的,除非西方选民支持武力方式推广普世价值。

 

从现代意义来看,国母和国父对应,是指创国团队之女性成员,所以秋瑾可以算国母,宋氏二姐妹不能算,而彭将军顶多是押寨夫人。

 

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我思故我在相比之差别,可谓王者之心的差别。

 

东西方文明至今未能完全融合的主要责任还在于中国人自己:虽然学贯东西者有,但西学东进以来,中国之全球地位不再,所以中国学者,即使最杰出者也天然地缺 乏驾驭世界的王者之心去领悟中华文明,所以不能尽得其精髓。简单讲:缺乏和文明相匹配的足够的心灵高度去寻找无限。

 

天赋不是神的恩赐,而是人赋予神的力量。天赋是人类的神性,是神的信仰。

 

 

140531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