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中国人的精神是成为:灵魂自由的倡导者,善其身而济天下的贵族,人文文明的守护者

 

贤哲的智慧不因国家之弱而失去力量,不因当时的功败垂成而失去光辉,不因无知的反对而失去影响。

 

 

勇气是在最悲观的时候看得到赢,智慧是在最失败的时候看到怎么赢,坚忍是在最成功的时候看到还没有赢。

 

在我眼里的世界是一个即将巨变的精彩无比的世界:中国的民主化,世界民主的更新,全球性的文明进步。我非常庆幸可以亲眼看到这一连串的历史奇迹,很难理解那么多悲观情绪从何而来。

 

政治学研究要解决现实的问题,而不是想像中的问题。当代西方民主制度堵住了政治学家进入权力岗位的可能,政治学研究就越发脱离实际,成了象牙塔里的纯学术。另一方面,政治学研究越脱离实际,民主的危机就越加剧,得不到解决。

 

革命的种子从来不是革命者播种的,恰恰相反。

 

为了政党的短期利益而弱智化选民最终将摧毁政党制度本身。有必要回到民主的源头:西方的古希腊和东方的诸子百家时代来重新认识政治和民主。

 

97年第一次上互联网,下载了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从培训教材到章程的全套资料,正是本单位急需的。从那以后,互联网成为职业生涯中屡次重大转折的关键。 07年靠一份对法国大选sarkozyroyal竞选网站的对比研究获得巴黎政治学院的预录取来到法国。现在又要研究网络时代的民主制度更新。非常有意 思。

 

 

要尊重台湾民意,除了民主与专制的原则问题外,首先要从台湾本地文化和地理等条件出发,了解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了解他们对未知的恐惧和好奇,了解他们固执和柔软的内心。

 

从街头政治起家的民进党经过这么多年,依然没有建立足够的执政能力,是对所有中国民主运动参与者和支持者的警示。

 

在民主制度下,大家都是公民享有同等权力和义务,可以有减小不平等的政策,但不该有特殊的民族政策。如果一定要有民族政策,只有两条:鼓励通婚和世俗化,

 

日本战后放弃战争权是对其历史罪责的惩罚。满人因融入中华文明大家族而豁免历史罪责。如果他们不愿当中国人,必须剥夺其豁免权。满人如果以满语复兴为起点意图脱离中华文明,当追诉其历史罪责。

 

几乎所有西方学者对民主进步的研究,都类似于研究在天朝开听证会或乡村自治。天朝不动权力的基础,西方也没有动。所以西方民主从普选以后再也没有进步过。

 

应当鼓励并创造足够条件有利于女性参政,但不应该通过法律强制规定议会或政府里男女人数各半。

 

知识分子要掌握权力,而不是被权力所掌握,才能保证社会的进步。从这个意义上说:宋亡以前的中国持续在进步,而宋以后的中国持续在退步。

 

在互联网时代,世界需要中国。只有民主中国才能为世界给出一个新民主的标准。

 

寂寞是你找得到知识,却找不智慧。

 

李登辉无法预见大陆民主化,他没有错;我却看得到,我也没有错。

 

台湾本来可以成为中华文明的挪亚方舟,她却执意要做一个弃妇,那不如就成全她好了。

 

两岸政策应当做方向性调整:复国以后,两岸不是统一的问题,而是中国是否同意台湾加入民国的问题。民主化后的大中华,如果卸掉台海问题这个包袱,不仅可以确保国民个体的利益,也可以更轻松迈向世界领袖之路。

 

筹码?台湾的每一块筹码都建立在大陆劳工的血泪和生命上,建立在大陆人民被专制剥削的财产和福利上。台湾人要自由可以理解并支持,但不应该猥琐到以自由为名谈筹码。这样道德水准的台湾,我是看不上眼的。

 

国民党是靠不住的,已经被证明了。民进党也是靠不住的,正在被证明。任何理想化台湾可以实质促进中国民主的梦想可以醒了。中华民主因民国而复兴,同样将复兴民国。

 

无论是言论和行动,极端化是短期成就革命领袖的捷径,法国大革命,中国共产运动都是历史教训。台湾学生反服务协定也正在复制这种历史悲剧。——时刻警 惕个人政治野心和利益导致民主运动走向极端化,更明确的讲:对左派,尤其是极左始终要睁大眼睛。

 

民进党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天然的执政党,所以反抗就成了其全部的政治活动。政治交锋时的心态非常重要,需要不在其位,而自视在其位;视在其位的对手而不在其位。

 

反对党也要有贵族气质,才能赢过百年老店。

 

台湾人要面对现实,做能够成功的事情。台湾,香港唯一避免大陆化的方法是大陆民主化。任何逃跑怯战的逃跑主义,孤立主义都注定是失败的,因为台湾,香港无法逃跑。

 

大浪淘沙,现实是如此的残酷,每次历史事件都会淘汰曾经的大牛。这次台湾学生运动中,自由派阵营也倒下了很多曾经的先驱。真正的复国精英将在未来10年里慢慢涌现出来。

 

你们看不到我眼中的未来,那没有关系,但请不要说服我相信你们的悲观。

 

反对也是有比例原则的,面对非法政权,任何形式的反抗都是合法的人民起义。面对合法的民选政府,公民反抗是要考虑尺度的。

 

本次台湾学运是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重大事件,大陆自由派,国民党,民进党,台湾民众将重新考虑未来策略,各方力量将重新组合。正面影响:那些真正能赢到最后的将逐步浮现;那些能真正赢到最后的策略将逐步清晰。

 

如果大陆民主以后,台湾公投结果是统一,今天抢占立法院的人民基本上有变成台版北爱共和军。因为对这部分台湾人来说:台湾人和中国人是两个民族,无论大陆是否光复,独立是他们永久的选项。

 

年轻人或许认为反抗是荣耀,但是真正的荣耀是为了人民长远利益的努力。非法反抗是手段,不是目的,更不是个人政治秀。非法反抗是选项,但不是必选项。

 

台湾人是高素质人,中国人是低等动物。台湾人和中国人因此是两个民族,这是台湾独立的理论基础。

 

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西方民主一直没有显著的进步,反而倒退了?因为政客越来越多地取代了政治家,而学者的水平没有提高到能出先贤的程度。

 

专制统治毁灭思想,而神权统治屠杀灵魂。

 

没有执政经验,也没有务实精神,是法国大革命最终导致恐怖主义的关键。知识分子需要脚踏实地去研究具体政策应当如何在理想状态和实际操作之间把握平衡。乌托邦精神如果落实到执政实践就是杀人利器。

 

民进党应当把自己定位成当代中国民主化的先驱,而不是台湾独立运动的先驱,才能从根本上捍卫台湾人民的利益。

 

诚实的政治家应当告诉人民什么是现实,即使人民需要时间理解。只有站在现实基础上的努力才是有效果的。

 

台湾离大陆太近(不是新加坡),同文同种(不是韩国,日本),台湾不可能不受中国巨大影响。大陆民主后,台湾的未来只有两种:独立后精英出走大陆,台湾沦 为仰仗大陆鼻息的卫星国;复归民国,开创新中华。或许也有第三条路:引入日美外部军事力量抑制民主中华的影响,但这可能吗?

 

这次台湾学生运动历史性地挽救了国民党及其支持者。他们应当清楚地明白台湾人民的心声。事件的重要性不会亚于当年开放党禁: 当年是挽救国民党的合法性,这次是直接粉碎了蓝营的台湾梦。没有大陆的国民党在台湾没有任何合法性,始终是要被推翻的外来政党。蓝营除了自裁,决无可能本土化。

 

国民党作为保守的右派,理应对提高台湾经济富有责任,但蓝营资本家和精英选择了更容易的改革方式:外迁,因为离开台湾比改革台湾容易太多;而民进党作为左 派,原本要关注平等以提升自由的质量,但绿营却把本土化作为政治重点,丧失左派基本的政治责任。所以,蓝绿都失败,除了光复大陆,台湾没有未来。

 

 

我没有生错一个时代,只是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寂寞是最忠诚的情人。

 

清末的主流是君主立宪,49年前的主流是反国民党,二战前的西方主流是绥靖政策,二战后到萨特死的主流文化是左派亲共,主流从历史来看结局都和社会进步相 反。目前中国民主化的主流是顶层设计,而反对顶层设计的自由派中的主流是美式联邦制,过个10年,我们再来回顾这段历史吧。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