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文明有责任回应现实社会的需求。

 

西方的人性文明用了2000年才赶上中国2000年前的发达程度,而今天的中国反而要借助西方文明来重新复活我们古老的智慧。这个世纪是伟大的,是东西方普世价值观真正合流一统的伟大时期。

 

中国需要文明复兴,这是民主进步的必要条件,是前奏而不是后果。

 

中国的知识分子需要明白:向西方或其他任何一个文明学习都是必须的,文明之美在于交流互动,文明之进步在于相互补缺:在某些领域要虚心做小学生,而在某些领域也不妨坦然当大教授。

 

任何一个国家民主进步的经验都要学习,但都无法效仿,因为中国肩负着领导世界的天然责任。无论是甘地,曼德拉,昂山素季,还是戈尔巴乔夫,即使是华盛顿再 世,其能力和视野也不足以推动中国的社会进步。昨天和今天的部分自由派妄自菲薄,参不透中华文明的精髓是百年来失败的首因。

 

西方从本质上或许根本不关心中国人的人权和进步,统治阶层就不用说了,即使是在品性纯良的知识分子中,他们关心中国民主只是自己对完美理想的心理满足,所 以他们并不关心成功率,也不关心代价,而这两者却是我们中国人首要应当关心的,而不是其他,比如西方的赞美。

 

西方汉学的研究对象以及媒体关注的中国对象几乎全部是失败者,所以西方世界对中国民主进步自然没有信心。因为按西方标准值得关注或者推崇的对象几乎都走在 一条失败的战略道路上。所以可以这么说:凡是西方赞赏的民主路径失败几率接近100%

 

中华文明有着天然的领袖气质,这是文明复兴同样不可缺少的视野。

 

所谓,要从道不从君,用今天的话来说要尊重普世价值和宪法,而不是盲从主子或掌权者。

 

戴高乐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尊重人民犯贱的权力,并且能够坦然处置,不急不躁。

 

信心十足迎接未来十年的挑战。

 

中国的人渣都会成为美国公民

 

胡适是具有超级大国领袖气质的知识分子,他的英文演讲充斥着中华文明的优越感,自然不会在西方流行,而林语堂甘居西方英文秘书的角色,自然更受西方欢迎。 而西方的傲慢和无知使汉学一直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不能为西方社会进步所用,这虽然是西方的悲哀,同样也是东方需要自我反省之处。

 

当代中国的知识分子已经退化成西方语境的知识分子了,他们不再拥有中国传统文明定义下的知识分子的两大能力:一是执政能力,二是知行合一的能力。所以他们 就失去了历史上传统知识分子带领社会进步的权利,因此中国知识分子如要想推动社会进步,首先要补足以上两个被遗忘的传统能力。

 

非常幸运,出国之前已过而立之年,国学基础虽然薄弱,但基本完整。

 

年轻人一要有长远眼光,看清社会进步的趋势,现在继续站在人民的对面是连蝇头小利都没有的;二要沉得住气,踏实学真本领,看清社会现实,现在站在人民这边行动是注定失败的。对前景要乐观,对当下的主流意见要足够警惕。

 

蒋深受中华文明影响,欲以王道治天下,但天下未定之时,单纯的王道必败于强盗贼子,故平天下者当有王道之心,秉霸道之务实。后人当以为戒。

 

目前陆生的父母们大多是60后,即在该读书的年龄段遭遇文革的一代,因此有投机取巧的头脑却没有智慧,教育出来的子女唯眼前利益为重。两代人的悲剧。

 

曾经载过全家四口的老坦克,我的第一辆自行车,每次工作变动之际都会与我相伴,如战马一般忠实的战友和我一起奔向每个下一站的自由。30年后他的躯体虽然 不在,但灵魂长存,时刻激励我奋勇向前。

 

 

中国老百姓炒股是做散户,面对社会进步依然是散户,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民主的实质就是人民做庄。

 

 

如果把每个站点都视为真正的家,那不仅可以享受流浪的豪情,也可以欣赏安详的柔美。

 

幸福的一半来源于单身:可以追求干净纯洁不受污染的理想;也可以发现生活的细节之美;让人文的情趣融入物理的空间;一半异国风格,一半乡愁袅绕。

 

只有虚度的光阴才是浪费时间,任何一段奋斗的岁月都会对人生产生积极影响,往往在若干年后起到决定作用。

 

人民害怕变局中社会的动荡是因为人民没有能力在变局中维护社会的稳定,而到目前为止,他们在自由派中也看不到有这种能力的人和群体。所以,人民对未来是悲 观的,因为他们只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同理,任何把希望当作责任看待的群体和个人对未来都应当是乐观的。

 

你永远不会无聊的,因为你总是有梦想,有新的计划。最重要的是行动力,有方向就要前进,光想是没有用的,要竭尽所能去实现的才是真正的梦想。对未来的乐观源自行动。

 

为什么法国的生活就象梦幻一样呢?有那么多人无私的帮助和关爱,有那么多梦想可以一点点实现,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有努力就会有进步,有真诚就会有机会。

 

 

今晚一个法国小朋友来送行,是她帮我修改了我的第一篇面对法国公众的发言稿,我的法国政治活动的起点,天使般的姑娘。她的经典语录是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要走了,法国朋友来送行,聊到中国民主化的前景,我说会有一次决定性的斗争,但只有一次,即首战就是决战。

 

原以为巴黎是个极其现实的女人,其实她却是个非常耐心的情人,很聪明,有远见,更可贵的是她懂得在何时用何种方式替你做一个英明的决定。她耐得住寂寞,却也充满激情。

 

如果每逢关键时刻好运长在,不要以为那是上天对你的特别眷顾,恰恰相反,那是要求你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如果要谈理想,那么最高的理想应该是社会进步的实现,而不是个人名留青史。中国社会进步运动失败至今是因为有太多的人把个人名节放在了目标的成功之上了。 他们也许根本没有办法现实整体的进步,所以退而求其次之个人荣誉。所以从今日始,社会进步的方式务必求实效,求反思,求大义。

 

面对白痴一样的对手而不能赢,只能说明我们比白痴更白痴。这么多年来,非常遗憾,我们从未看到任何一个民主人士承认并反思自己的弱智。我想这是我们失败至今的根本原因之一。

 

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和中国学主流发生重大学术争议,所以目前还是踏踏实实学习法国民主来得好。

 

从五四到现在,从东方到西方,我们批判的中华文明和中国人其实都是被误读的中国人,更确切的说是崖山以后的亡国奴。被奴役的人是无法完全体现其真正的精神和标志的,因此研究对象应当最迟追溯到宋以前。

 

我觉得现在正是需要对中华文明和中国人进行重新定义的时刻,没有成功的定义就很难更深入推进中国的社会进步。

 

 

89年体制内从上到下都有很多支持民主的,为什么今天没有呢?因为有政治头脑的体制内人不会支持一条注定失败的道路,光有理想是不够的。

 

今天参观卢浮宫最大的感触是古埃及文明曾经高度发达,叹为观止,但被异族入侵以后就衰落至今,如今的埃及人已经不是古埃及人的后裔了。和很多比我们更悠远 更发达的古代文明相比,中华文明能够延续至今实在非常侥幸,但应该有其根本的原因。

 

 

发现社会中严重的问题后有两种态度,一是失望悲观,这是正常人的反应;还有一种是非正常的:社会完美固然很好,但一个不完美的社会正需要我们。后者是异类,是传统中国人,不是当代中国人。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