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可以用来单纯提高自己的修为,可以用来休息,娱乐,锻炼身体,或者赚钱。而有些事情真的是事倍功微,但人不是完全理性而精确计算实效的机器人,所以有意义的事情即使收效甚微,还要做一做。

 

坚持理想非常重要,但坚持理想不等于不求实效,尤其不等于走一条失败的路。能唤醒最多民众的路从来不是因牺牲而感动的路,而是一条可以赢的路。

 

大众是最现实的,不要期望理想和道德可以指导他们的行为,那个悠远的时代已经早就过去了。今天和明天,拯救这个奇葩式的国家只能靠胜利者来说话,而这一次 的胜利者必须是那些真正值得尊敬的人们,而不是那些鸡鸣狗盗之徒,且值得效仿的方式。所以理想主义者一定要走一条能赢的路。

 

对政治对手打黑历来是民主制下的竞争行为,但选择过错种类很关键,对有些小节(比如婚外情)猛打只会让对手失分,而偷税行贿贪腐等是大节,沾上就完蛋,所 以中国民主后,现在的大小既得利益群体将整体退出历史舞台。而今天新一代精英当牢记洁身自好这个信条,不辜负人民的希望和时代的机遇。

 

毛做对了一件事:把国号改了。现在想来,简直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好的决定了。

 

民国初年国家虽然赢弱,但人民有品质有激情有希望,如今国家貌似强大,但民族精神和品质已经沦丧六十余载,未来建设比民国其实更加困难了。

 

中国的民主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福祉,也是全世界受垄断资本压榨下全体劳工的福音,更是世界民主政治摆脱资本和豪门操控的唯一出路。她还将保证一个真正通过个人努力而不是家族门第就可以提升社会阶层的人才流动机制。

 

如果无所依靠却必须活下去,那只能坚定的靠自己,如果意见领袖纷纷倒下,那就只会迫使进步的人民自我觉醒,因独立思考而不断提升公民能力。在这看似寒冷的 季节,当大V们抱团取暖的时候,正是公民独立人格养成之时。光明,不在领袖的食指前方,而在我们每个人越来越明锐的眼前。

 

中产精英们把持各个资源要道,自以为中国民主或国家稳定缺他们不可,却偷偷跑路或随时准备跑路。他们中凡是不愿意与同胞共同承担历史责任的,就让他们走好 了。其实,在旧体制下无数精英因为地域,门第,品格,机遇等因素没有获得公正评估和发展的机会,有他们在,中国稳定和前途就在。

 

在法国初期参加政治活动时,几乎每次都有法国人很耐心地提醒我法国民主有很多缺陷是不可以学的,而我的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的法语老师则从来不忘记在课堂上 面对一群外国学生嘲讽法国民主,这才是现代公民的气度和品质。而那些死撑脸面永远捍卫中国就是好的国人实在是有辱我泱泱大国之风范。

 

他们喝着吃着各种有毒的食品,他们呼吸着高污染的空气,他们为高房价为医疗教育而伤透脑筋,他们漠视勤奋的同胞们挣扎在生存线上,他们漠视孩子们被人为剥 夺上学的权利,而他们却一个劲地诋毁西方民主,嘲笑西方的社会福利,只是为了捍卫作为奇葩国奴隶仅有的尊严,因为他们是中国的精英阶级。

 

 

学习外语,不仅仅是职业或生意等物质利益的需要,更是宽阔眼界,摆脱思想禁锢获得全面认知的必须。或许民国时期很多大师未必外语很好,但那是一个外来资讯 完全开放,真实且与世界同步的时代。今天的中文资讯受到了严格的过滤,尤其是最精华最贴近人类进步的内容。年轻的朋友要多努力啊。

 

除非想做职业翻译,不然学外语的首要目标就是阅读和交流,而这些并不困难,除了最基本的单词量和语法,千万不要浪费过多的时间在这两方面,看得懂,听得 懂,你的口头或书面表达能被母语者理解最重要,哪怕有些小错误或中式表达,这些都不重要(使用时间长了自然会进步)。

 

今天中国人对世界的偏见几乎比废奴之前西方人对黑人的偏见更深。这种偏见生长在对自由和公平竞争,对人权和社会进步缺乏甚至是不了解的土壤上的。所以外语 教育一定要改进教学方法让小孩更愿意学习,交换生项目可以从初中就开始,将来的高等教育甚至要普及到每个有外语能力的学生上。

 

民主后的中国将和欧洲成为并列第一的世界最大规模经济体,基于中欧人民对平等和公正的共同理念和历史传承,中欧将联手对国际垄断资本和投机资本进行重点打 击,并影响美国选情促使民主党当选,这将使世界经济秩序恢复到有公正有人性的自由市场。国际垄断资本将淡出政治舞台。

 

直到北伐成功,三民主义学说和五权宪法在中国这块博大精深的土地上始终都是少数派政治思潮。甚至到今天,他还是少数派。

 

最有效产生思想的方式是行动和行动所产生各种反馈的再思考。

 

启蒙的工作依然非常艰难,还需要很多年,却并不在于那些装睡的人。

 

钱穆的书值得读,其价值超越了对中华文明和历史解读,往往可以触发对未来国家和普世价值的新灵感,中华的温情主义并不应代表浓烈的国族意识,却应是我们对人类文明进步应负的责任和贡献。

 

未来社会进步中和未来社会进步中和之后,学术界将全面迎接新时代,尤其是在人文科学领域,旧的价值观彻底被粉碎,得益于原来评估体系的权威层将全面崩溃,年轻一代学者如果 提前若干年按新的价值观调整研究方向,应该同样可以涌现类似民国的青年大师潮。之后,学术界将全面迎接新时代,尤其是在人文科学领域,旧的价值观彻底被粉碎,得益于原来评估体系的权威层将全面崩溃,年轻一代学者如果 提前若干年按新的价值观调整研究方向,应该同样可以涌现类似民国的青年大师潮。

 

民国时期,年轻的大师辈出是时代之必然:旧的评估标准和旧等级制度因为剧烈的社会进步而打碎,旧的权威如果不能掌握新知识和新理念来顺应新体制下社会 的新需求,就必然失去相应的等级位置,从而在整体上让位给那些有新思想和学识的新一代才俊。

 

日本不道歉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日本还没有觉得道歉也会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想起被杀的美国驻利比亚大使,他的死到底有多少价值呢?一个毕生致力于西方和伊斯兰世界和解的人,最终死在伊斯兰土地上的穆斯林手里。其实,他不仅是穆斯 林极端分子的工具,也是西方虚伪政客的棋子而已,当下的民主制度对伊斯兰运动毫无办法。

 

外行领导内行是维系专制统治的有效伎俩。

 

酒浓方知醉过,情重方知爱过;你不会做诗的我,就如我不能做梦的你。

 

没有辛亥革命,近现代中国几乎一无所有,且负债累累。法国大革命给了法国新的立国立业之本,这是最重要的遗产。

 

以孙文的智慧怎么可能看不穿袁世凯的心思,孙只是看穿了精英们的幼稚和国民们的惰性而已。

 

从目前态势来看,中国民主的胜利应该算是大多数海外华人的失败。

 

粗略的说:70后大体被体制收买(那个时代还算公平),80后时刻准备跳船(社会流动僵化初期),90后别无选择(社会流动彻底僵化,平民是永远的失败者)。

 

新大陆更加保守,因为他们无法摆脱流浪儿的脆弱,而老大陆更加激进,因为他们厌倦了死气沉沉。

 

时代变迁,德法可以组建联合军团,出云号如果为保障亚太地区和平所共用,岂不是更好。如果没有这样的胸襟,我看不到中国领袖世界的可能。

 

很多英雄人物因为时间错位而不能大展宏图,他们的黄金岁月消磨在中国社会进步的节点之前,确实很让人惋惜和无奈。所以,年轻一代如果不珍惜这么一个伟大时代的机遇和前辈的青春付出,很对不起上天的厚爱。

 

政治一旦作为职业,那么政客除了被许多人和许多的人玩弄于股掌,别无所得。他的所有的权力都只是那些人捍卫自己利益的工具。

 

人生是一场没有指定终点的长跑,路程取决于平均速度和耐力,前者由修为决定,后者嘛,完全依靠身体了。

 

家庭助力在哪都重要,但民主制下平民有选票维系公平,经济也发达,生活水平基础也高,即使寒门,通过努力也可达到相对满意的程度。而今日中国截然不同,寒 门的精英子弟即使很努力,能达到的层面也是非常边缘的,时间久了,无数精英凝聚在社会的中下层而无法提升,社会大洗牌就无法避免了。

 

过去,没有美国,哪里会有台湾民主?今日,有美国,哪里会有中国民主?

 

当老大是需要境界的,从古代中国到今日美国。

 

亚洲依然需要很多年才能达到欧美的境界。单从大众文化来看,欧美关注人类和世界,而亚洲仍然停留在人生阶段。

 

满清政府是一辆滑向悬崖的破车,无论朝野内外是否意识到危险,都已经无法改变它的宿命,因为惯性太大了。

 

中国民主化必然导致原有的权力和利益结构崩溃,因此社会动荡再所难免,却无法避免,作为成年公民,如果不打算出走,那唯一的选择是抓紧时间培养能力,以应国家人民之需。

 

改良或革命,并不应该以自身利益为考虑,而要以人民利益为首位,兼顾成功之可能性和正义的捍卫。

 

只有当大多数社会进步的支持者明白了革命也可以用非暴力形式完成的时候,才意味着一个有质量的转折点。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