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说汉民族没有信仰大多数是出于对汉文明的不够理解,汉文明中信仰的成熟早于宗教文明,汉文明的世俗化并不代表信仰的缺失,恰恰相反,是对信仰更人性更理性 更忠诚的升华,因为成熟的文明和人格并不需要假借宗教之名来灵修。嘲笑汉人没有信仰如同歌颂美国现代宪政而嘲笑古罗马的民主。

 

看了2000年美国60分钟杂志wallace对江的专访,不谈政治立场,确实非常精彩,综合其他资料来看,江应该是这个政权里最懂得国际表述也最有气场的领导人了。即使这样的人,以后体制内也不会有了。

 

如果中国民主化不是自上而下方式,且原来利益集团依然保留既有特权和所得利益的,西方现有权力集团是不会支持的,这就是说西方现有的执政党和最大的反对党以及相关的资本集团。因为面对一种革命性的民主化可能带来的权力更替和风险,西方宁可要一个专制的中国。所以,中国的民主化过程必然伴随着,或前或后,一场剧烈的全球性社会革命。

 

在现有体制下,凡是没有足够能力却可以爬到高位的,一定是干了坏事的人。

 

2008年是一个伟大的转折点,是觉醒的起点。

 

失去边疆地区的中国如同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一个始终为自身安全担心的大国对外部世界的态度不会是友善的,这对世界和平和人类发展没什么好处。

 

那些没有勇气参加社会进步的精英群体必须寻找一个借口来嘲笑和讥讽那些先行者,而否认自己的胆怯。

 

西藏从未当过西方的殖民地,因此西方人把西藏当作神话—— tsering shakya. 这是否是西方无法接受西藏竟然曾经很早就被纳入中华版图的原因呢?

 

最棘手政治问题的解决需要的往往不是智慧,而是胸怀,一是足够包容且立足未来,二是要有承担骂名的准备。

 

有些台独主义者却惋惜大陆文革时民国没能反攻大陆,是很有趣的也是意味深长的心理。

 

民主既是权力斗争的手段,也是目的。

 

现场提问:你怎么看待孔子的问题。 秦晖:因为远古的人,从时政的角度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不清楚,我们得到的信息,孔子是一个好人,我们是很尊重他,这个问题不是非常重要的。 ———— 超级喜欢这个回答,尤其是最后一句。

 

岂有百姓困穷,而国家自求富强之理?今言富强者一视为国家本计,与百姓无与。抑不知西洋之富专在民,不在国家也。—— 郭嵩焘(1818411日-1891718日),晚清政治家,中国首位驻外使節,曾任駐英國、法國公使。

 

大民族领导人对小民族的恩惠往往被小民族记入个人恩惠,而不代表整个大民族的友善,但大民族领导人对小民族的压迫却往往被理解成民族压迫,这是无法改变的民族问题的非理性思维。——秦晖

 

人数庞大的民族应当理解弱小民族内心的担忧和恐惧,国家也是如此。

 

西藏问题并不应该是主权归属的问题,而是在漫长的民族竞争历史中胜出的一方应该如何按现代的普世价值来保护藏人的人权和自由,以及藏文明的传承。

 

公民身份意味着有选举权,被选举权,言论自由等一切公民权利,而人民一词则并不代表严谨的法定权利,所谓的人民社会就是要剥夺人民的基本人权和自由,把公民社会变成现代奴隶社会

 

台湾有人才,如果独立了,这些人才都会大材小用,会很可惜。

 

体制内是人才逆向淘汰,这一方面使得当权派的战斗实力逐年下降,另一方面使得更加接近民众的反对派日益强大,距离临界点不远了。

 

无论未来中华民主模式如何,都将影响世界,因为中国的实力,以及基于中华历史传承的文化内涵:中华文化,尤其是政治文化本质上是超越国界的,是为一个领袖 国家而匹配的。更不要说中国人传统的大国优越感和长期积累下来急需发挥的大国荣誉感都不可避免地让国人乐于和全球同胞分享民主成功的喜悦。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