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埃及人民其实很苦,他们面临的不是“最好的选择”,而是“最不坏的选择”:一边是肯定世俗化,但未必民主的军方,一边是专制加神权统治的穆斯林兄弟会

 

简介 

法国国家电视24台(国际台)对话栏目2013824日播出,对话埃及电影人Amr Waked,谈埃及事件和未来。

 

Amr Waked:埃及电影人,影片Winter of Discontente(不满意的冬天)的演员和联合制作人,该电影为2012年威尼斯电影节入围作品,讲述穆巴拉克倒台的故事。本人也是政治运动积极分子,2011年参加示威要求穆巴拉克下台,2012年参加示威要求穆尔西下台,支持政教分离,是典型的埃及自由派。

 

字幕编译和评论: 陶赟   

 

 

 

嘉宾主要观点: 

 

“无论是穆斯林兄弟会(代表宗教组织,译者注),或者是工薪阶级(代表普通人,译者注)等那些认为宗教可介入政治的观点,我都不赞成”。

“穆尔西集行政和司法大权于一身,这是犯罪行为,他摧毁了我们梦想的民主。”

“军队支持人民来反对一个试图集权的民选总统”

“我曾经参加过非常多次示威游行,只要我发现里面有人拿着武器,我就离开回家了,我从来不和武装人员一起示威游行。”

“我们看到那些画面,那些把孩子们带入有武装人员的示威队伍里,究竟想干什么?

他们是为了(用孩子做肉盾)来保护那些武装人员。“

“是否有一个政变拥有3000万支持者(签字联署要求罢免穆尔西的人数截至630日已有2200万,这是军方以人民名义罢黜穆尔西的重要依据。译者注)?”

“不会,我不认为(会有内战),内战是因为社会结构巨大的不同,比如叙利亚,有逊尼派和什叶派导致社会分裂。但在埃及我们没有这样的教派分裂,我们都是逊尼派。只有极少数基督徒,他们不至于分裂社会,他们能和温和派穆斯林共处。”

 

评论: 

 

关于穆尔西的宪法性总统政令(20121122日颁布,12月被迫废除):

 

该政令扩大了总统权限:规定总统有权任命总检察长、认定总统发布的宪法声明、法令和政令在新宪法颁布和新议会选出前为最终决定,不受宪法法院审查。

 

依据宪法精神,该政令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是违宪的 

 

内容上:总统自行扩大了自己的权力,且其政令不受宪法法院审查,把总统凌驾于宪法之上。 并不是总统因为通过民选就可以在任期内为所欲为了,他的职权必须受到宪法和法律的制约,而即使通过修宪赋予总统“专制地位”也是违背民主宪政的,比如拿破仑一世,三世,袁世凯,希特勒等。虽然各国宪法内容不同,但基本精神是一致的,比如基本人权和自由,三权分立,违宪审查等,即使修宪也不能改变以上原则。比如德国联邦基本法(德国宪法)的修宪条款就明确规定基本人权条款不得修改。

 

形式上:按照宪政体系的法律等级,宪法要远高于总统政令,所以总统并没有权力发布产生宪法效力的政令,无论埃及法律体系如何,这个做法必定是不符合民主宪政的。这也是节目中Amr很嘲笑穆尔西的。“这不是胡来吗?”

 

因此,随后引爆的朝野严重冲突,就不是埃及执政党和反对派之间的政纲冲突,而是对宪政和民主根本原则的本质分歧。这不是埃及世俗的反对派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民主素养接受“他们不喜欢的施政政策”或接受“不喜欢的法律”,这是总统在公然践踏宪法,是穆斯林兄弟会当权派在以实际行动摧毁埃及的民主和自由。法国右派反对派可以接受左派总统和议会通过的对富人加税的法案,但决无可能宽容到左派总统宣布宪法委员会对总统政令没有审查权,因为这是法国民主的生死问题。

 

至于后来穆尔西废除了该政令后,反对派依然不依不饶,那只能说是他们看穿了他的“狼子野心”,人民对他的信任已经完全丧失。

 

 

关于军方罢免民选总统穆尔西行动的合宪性探讨

 

根据宪法精神,人民有权反抗并推翻暴政和专制统治,即使采用暴力方式。因为这是面对压迫时,人民维护基本人权和自由最后的权利。

 

鉴于穆斯林兄弟会和穆尔西已经严重践踏人权和宪法,即便他们是通过民选方式上台的(希特勒也是),所以反对派及其支持者要求他们下台是合乎宪政精神的。

 

只是军队的介入是否合宪值得探讨。首先因为笔者并不在现场,所以只能先相信目前已经公开的信息是真实的,比如非常重要的2200万人联署的请愿书。其次,军队介入合法性的判断往往很复杂,因为当时的紧急状况很难预估未来,所以除了显然的“军事政变“,最好的方法还是“以观后效”,前看民意支持度,后看军队是否还政于民。大家可以看看土耳其几次军事政变,还有哥斯达黎加1948年内战。

 

国家政治,尤其是转型期政治的复杂性不是可以死扣“形式上的宪法”所能解决的,有很多内情并不为外部人员所知。民主转型是实务而不是学术理论。埃及军队固然有错,草率了些,但未必没有得到民众足够的支持。“究竟有多少人愿意生活在神权统治下呢?”

 

如果仅仅是因为军队有着“军队的外衣”使得介入人民反抗神权就变得非法,那么武昌起义呢?法国大革命呢?至少,目前就定调埃及军方“违宪”还太早。

 

另外:埃及军方的行动不能和当年台湾“红杉军”要求陈水扁下台等同,前者是面对一个走向独裁的总统,后者只是在普通司法层面陷入困境。

 

 

关于政教分离和伊斯兰神权,对中国人而言相对陌生,因为中文里其实并没有政教分离的说法,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神权统治,也没有宗教战争,所以比较复杂,今天就不探讨了。

 

  结论

 

有一点是毫无质疑的,即穆斯林兄弟会就是要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一个可能比伊朗更糟糕的,却是由逊尼派掌权的神权国家,穆尔西只是他们的代表和工具。这是迄今为止,阿拉伯民主革命停滞不前的根本原因,伊斯兰极端势力在人民民主运动中浑水摸鱼。

 

在政教合一的国家中是决不会有民主,自由和人权的。伊斯兰教盛行的埃及,目前30岁以下的文盲率还高达20%,所以民主化进程的先决条件是政教分离,我们看到即使在文盲率相当低的突尼斯(30岁以下2%),还有穆斯林暴徒暗杀多个世俗派反对党领导人呢,何况是埃及。

 

所以,埃及人民其实很苦,他们面临的不是“最好的选择”,而是“最不坏的选择”:一边是肯定世俗化,但未必民主的军方,一边是专制加神权统治的穆斯林兄弟会(伊朗加朝鲜)。当然,笔者也为那么多无辜者的伤亡而难过。但也要提醒各位,一不能把埃及军方清场同对平民的屠杀等同,二要理解埃及人民对自由的向往和对代价的承受力,三不能象曾经幼稚过的左派那样思考,比如60年代在巴黎街头高喊着支持胡志明,歌颂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法国无知青年。

 

站在道德高地鼓吹或批判他人是很容易的,但最坏的后果却是由当地人民实实在在承受的。最中肯的批判是应该将心比心,既不讳言“政治非正确“,也要有勇气去承担代价。

 

最后,因为中华文明早熟于宗教文明,因此中国始终都是世俗化国家,在民主化转型过程中决不会碰到今天伊斯兰世界的问题,中国的民主化从大方向来说只有一步之遥。

 

 

相关知识点拓展推荐:

政教分离      宪政下的总统权力    违宪审查      人民反抗暴政和专制的宪法权利 

1960527日等随后几次土耳其军事政变     埃及的伊斯兰极端势力和基督徒(科普特人)的冲突。

越战中的西方媒体      穆斯林极端分子的“媒体包装术”   欧洲/世界的伊斯兰化(注意某些过于保守主义的言论)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