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Michel de Montaigne 真正的爱情能够鼓舞人,唤醒他内心沉睡着的力量和潜藏着的才能。

 

年龄,头衔,可以使谬论成为真理。它们唯一的积极意义是:让真理不成为谬论。

 

做学术的好处在于:既不用迎合权贵,也无须讨好庸众。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论语 。这句被反儒分子解释成孔子的愚民政策,这完全是错误的,这里的不可应做不能够解释(梁启超),即没有办法让他们知道为何这么做。孔子把树人作为立政之本,又首创平民教育,打破知识垄断,怎么可能以愚民为政策呢?

 

男年六十女年五十无子者,官衣食之。 ———公羊传(汉初)

 

如果那些先贤还在世: 孔子必定是反政府洗脑运动的领袖;墨子大概会成立一个反三公消费的抗议团体;老子则是反城镇化的先锋;至于孟子嘛,显然会公然举义旗,成为反抗军的首领。

 

王道无近功

 

君,臣,父,子,友,都是对等的道德和责任关系,儒家只有这五伦,并无三纲。三纲之说应源自法家的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天下治;三者逆,天下乱,为后世儒家五毛党取悦君权的卖身契。

 

虽然西方的贵族按血统论,但是古代西方只有贵族才有机会接受教育,所以贵族的修养和品质根本来源于教育,而不是血统。中国古代贵族和平民阶层流动,而平民教育相当普及,所以中国的贵族不以血统和阶级论,而以道德修养为标准。

 

周朝开始,同姓不得婚,因此求婚于异族是氏族扩张的必要方法,而各华夏诸侯国与异族番邦也多有通婚,为华夏文明拓展和同化的重要基础。

 

和法国小朋友吹嘘说我大学时代成绩最好的课程是中国革命史,他很奇怪,共产主义学那么好为什么会反对共产主义呢?我说那些支持共产主义的都是共产主义没有学好。

 

Hobhouse 财富的其他巨大来源是金融和投机活动,往往具有明显的反社会倾向,只因为我们的经济组织有缺陷才成为可能。” “自由主义" 1911

 

胡耀邦有心向善,却无力回天。因此留下一个警示和一个教训。本质上以已为鉴,讲了一条真理。

 

研究孙文,需要领悟和体会到他的痛苦和无奈。

 

要有仁爱之心,也要有释然的胸怀理解并接受世人不可逃避的命运。—— 仁爱常有,释然难得。

 

在一个动荡时代,一个愚昧时代,先锋群体的作用不是拔苗助长,不是超越历史条件追求过于理想的目标,而是踏踏实实地,最大限度的保护尽可能多的未来国家复兴需要的人才。

 

公众需要时间觉醒,这种觉醒往往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而且常常好了伤疤忘了疼。过于怜天忧人是欲速则不达,既不能救世也白白枉送精英的性命,孙文的教训。

 

在和平时期,杰出的人物往往被视为敌人,这要么是出于嫉妒,要么是出于另一部分人的野心,后者由于普遍的无知而被视为俊杰,或是被不关心集体福祉,只想讨众人欢心的人推到前台。 只有到后来身处逆境时,这种无知才会大白。—— Machiavel

 

20世纪的共产主义浪潮唯一的力量来源是俄国,所以原因必须从俄国找从欧洲找,而不是对本国文化的否定,更不能用本国的文明当作替罪羊。

 

香港的悲情在现在,在大陆民主之前;而台湾的悲情在未来,在大陆民主之后。都有解,又都被错过。

 

英国模式的成功未必在于对人权和自由的尊重,恰恰相反,可能是新老贵族联合对平民阶级好不手软的镇压。

 

英国模式早期本质上是特权模式,随着民主的深入,比如工党的崛起,才避免了平民革命。香港政治制度虽然继承了英国的法制和自由精神,但因为没有民主,所以 社会不公不平等问题日益加深,70年代和过渡时期的民主改革均被大陆否决。97以后民主没有前进,自由却在倒退,未来城市革命的风险越来越大。

 

当棺木落地时,墓土撒上时,我站在墓穴的东端,让我的小儿子站在西端。环顾周围寥寥的旁观者,我说:啊,潘恩先生:我的儿子站在那儿,代表美国向您致 谢。而我,则代表全体法兰西人民!’”——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的葬礼。因为他反对宗教,所以到今天依然是被埋没的伟人,这是西方人的耻辱。

 

拿破仑是个土包子,始终摆脱不了一个乡村贵族的本色。

 

香港城邦自治的诉求是对大陆民主进步的绝望,以古典城邦民主为精神依托的幻想。因为在经济和资本力量远远超越了城邦边界的今天,香港平民阶级根本无力对抗 反民主的利益集团。即使是台湾地区民主和自由,也要依靠国际和台湾本身的军事力量而维系的,香港不具备这个条件。港人是和大陆人同命运的。

 

北美革命与其说是殖民地对于宗主国的反抗,莫不如说是人民对于人权落实到现实政治的渴望。美洲革命的思想源泉其实是来自于欧洲思想家们的进步理想,而 这些理想却很现实地无法在本国业已成型的难于动摇的政治制度下实现,但是新大陆却提供了一张白纸,殖民地人民就有机会成为新社会的新公民。

 

实际上:法国大革命是英国革命的继承者,而不是另辟蹊径。法国模式可以算是英国模式的完善。

 

没有世界民主运动的新进步,也不会有中国的民主。

 

如果右派说地球是圆的,我们难道也要否认吗?—— 加缪

 

1936年以前的法国共产党归在反共和制的一类,因为:没有党内民主;接受第三国际(莫斯科)的领导;终身效忠于党;服从党内等级制度等等。其实大部分党员都不懂共产主义理论。

 

1944年法国解放以后,共产党系的地下抵抗组织拒绝解除武装,他们希望保留军事力量继续革命,建立一个共产法国,直到斯大林命令他们放下武器。因为后者认为法共不可能在法国获得武装革命的胜利。

 

除了民主法制外,香港还有第三条路可以成为内地的模范和向导: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模式。这条路不仅建立在前两个基础上,而且还将发展这两个基础。以此出发的香港社会运动是应当超越单纯的反贫困和本土意识的。

 

拿破仑对民主的背叛粉碎了欧洲人的梦想,却加深对美国革命的崇拜,这是美国影响欧洲的历史根源,即使那时的美国还是那么的弱小,但美国是自由的圣地 所以不能说美国化是霸权主义影响,而是成功的美国让失败的欧洲无比羡慕,但他们不是仰慕强权,而是羡慕自由和对自由的觉悟。

 

Edmund Burke 反对法国大革命,指出法国革命不是建立在传统政治制度和现实下的进步,而是根据一个无先例的意识形态和构想而设计。——— 我同意他的说法。但就中国社会现实而言,很幸运,中国有先例:中华民国。

 

法国大革命前,贵族们拒绝放弃经济特权,他们不愿意纳税,因为他们为国家贡献鲜血和生命(贵族们有为国家作战的责任和义务)。即使如此,大革命还是爆发了。

 

1949—2022是中国历史的特例,代价高昂的出轨。

 

当那些有天赋的出身贫寒的小中产们发现:即使出卖良知也换不来他们所期待的卑微的未来的时候。

 

如果没有制度性监督,捐款等于养贪官,只有两个正面意义:一,加速政府腐化;二,是对个人胆怯于公民责任的心里补偿

 

监督政府的一切救灾措施,包括灾后重建工作,是比捐款更有效更持久的民间责任。

 

法律之剑不能到达的地方,讽刺之鞭必定可以到达。 - 普希金

 

把法西斯主义的目标与俄国共产主义的目标混为一谈是不正确的。前者由刽子手自己颂扬刽子手,而后者更富有悲剧性,竟由受害者来颂扬刽子手。————加缪

 

L'une des seules positions philosophiques cohérentes, c'est ainsi la révolte -- camus

 

未来无须论证,毫不怀疑,信。

 

法国小朋友要参加一个比赛,设想2020年代的世界,我说,那将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无数人将以和那个时代相逢而激动,中国将成为全世界进步力量的圣地。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